“我只是替死鬼” 許月鳳:受打壓難忍受

“我只是替死鬼” 許月鳳:受打壓難忍受
(怡保8日訊)
“變天與我無關!我沒有跳槽,只是退黨!”
那么那天为什么会出现在纳吉的记者会?

九洞區州議員許月鳳聲言,民聯的霹州政權早已出現危機,她只是民聯垮台的“替死鬼”!
就当你说的有其事,那么你为什么帮忙挽救民联的危机,反而恶化最后民联倒台?是什么居心?

本月6日現身贊比里在江沙王宮的宣誓就任大臣典禮后,就沒再露面的許月鳳,今日接受本報專訪,提及坊間指她為霹州政權易主的禍首時,堅決否認變天與她有關。
为什么你会出现在王宫?很稀罕去?不要告诉全世界你只是去参观王宫…

她直言,退黨不等于跳槽,大家必須把問題分開來看。
别再用“退党”“跳槽”的分别来蒙大家了,人民看得很清楚!
如果跳槽去公正党,回教党或退党但保持与民联结盟就不应该怪你,但你那种既退党脱离民联更与国阵结盟的做法,正确来说应该称为“反叛”“背叛”。

她說,霹靂州“變天”與她“退黨”純粹是巧合。
那么那天出现在纳吉的记者会也是巧合?如是无心让民联倒台,为什么当时在纳吉的记者会上既知道纳吉的目的又不立即澄清?哪有那么多的巧合!你当全世界是傻瓜!

她相信,這是民聯,尤其是行動黨將“變天”歸咎于她“跳槽”的政治預謀。
事实真相摆在眼前不容狡辩!

行動黨迫我走
那么为什么不走去公正党或回教党?非要与国阵黏在一起?

她說,霹靂州政局急遽演變,民聯領袖在事發前頻召開緊急會議,可能已知有變數,在政權出現危機時,便隨機找個“替死鬼”。
既然你知道政局发生变化,你还落井下石…你还是人吗?你不作出“背叛”谁能让你做替死鬼?

她語氣激動地如是反駁行動黨及外界謾罵她跳槽,是導致霹靂州變天的禍首,甚至是出賣民族罪人的言論。
要敢做敢承担!民族罪人,民主罪人,霹雳罪人,王八蛋,死溅人,吴三贵,许月鸡,许溅凤,全是你背叛换来的名衔。

她說,這番推論是有跡可尋的,民聯在事發前,頻開緊急會議,但不是每次都通知她出席。
明知道你有变鬼的可能,还让你去拿多点军情去卖?

“在大年初七晚,我在家看電視新聞時,始知行動黨林冠英總書長向媒體放話,指黨議員若在24小時內聯絡不上,自動取消議員資格,那正是盛傳我“跳槽”的時刻,唯林冠英根本沒聯絡我,瞭解真相。”
不会没有一个党员跟你是没有互相拜年的吧…怎么他们也联络不上你?

“接著,年初八晚我在家拜天公,從第三者口中得知行動黨漏夜召開緊急會議,但我沒被通知赴會,直至年初九林冠英宣佈革除我,那他們在年初八晚的緊急會議背后的議程是什么?”
那是你跟林公子的瓜葛,为什么要拿选民的支持人民的意愿来出气?

“是行動黨迫走我的!我唯有退黨,選擇做獨立議員,我已經忍無可忍,黨領袖打壓我,黨排斥我!”
已经黏上了纳吉,那还叫独立?恐怕是马华和民政不敢收留你,巫统你又没资格加入吧!

“林冠英的那句話,徹底傷透我的心,20多年加入行動黨,就在那晚坐在電視機看完新聞后,完全粉碎了,所以決定退黨。”
20多年了,不舍得离开不会离开,是你自己说的,当时没人强逼你。…结果既没有不舍得,没有一思念旧,还48小时后离开!全世界给你这个大话精弄得目瞪口呆!没有预谋?傻瓜也不信!你自己讲自己爽?

你这民主罪人还敢出来狡辩,真不知羞耻…王八蛋!呸

哇。。这些红色字是谁回复的?几好的一下咯^^

许月凤的罪名越重,就更显得行动党的失误越轻。。。

是許月鳳的回复?

虽然我是学生。。。但是也知道许月凤是个出卖华人的贱货 [s:17]

引用第4楼yeecheau于2009-02-14 23:23发表的 :
虽然我是学生。。。但是也知道许月凤是个出卖华人的贱货 [s:17]

如果她可以为华人带来利益,又怎么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