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的雨,淋湿了谁的心》

五月的雨,就像老天渲泄的某种情绪,似悲哀、似压抑,又似一种说不出的失落。它强硬的感染着我,让我原来想要享受假期的愉悦心情又蒙上了莫名的伤感。

望着窗外的雨,依稀又在耳边回响起那首久违的、曾令我心痛的旋律:

轻轻的离开你,请你别哭泣,请把我俩的过去忘记。这不是我不羁,也不是逃避,也不是我不爱你。你不要难过,你不要怪我,我也舍不得你,我也害怕孤寂,天上飘着雨……

“这不是我不羁,也不是逃避,也不是我不爱你……”我轻轻的吟唱着,思绪却被这旋律渐渐拖扯到窗外那绵绵的雨中……

缘 起

我与梅的相逢是母亲与嫂子的刻意安排,这其中只有我和梅是被蒙在鼓里的。

那年的五月就如同今天,天空中飘着雨,淅沥沥的,淋的人心里潮潮的。吃过午饭的我,本想要打个盹儿的,但就在我将要与周公相遇时,我听到母亲接到了一个电话,接着就看见她进来叫我,让我马上去嫂子的单位取一些东西。我揉揉已蒙上睡意的双眼,望着窗外的雨,心中有些不情愿。但最终还是没有拒绝母亲,便带上雨具,匆匆的走进雨中。

嫂子的单位离我家不是很远,走路大约二十分钟就能到。路上我一直在想,到底是什么重要的东西非得要我冒雨去拿啊?明天、或者后天天晴时去取不行吗?我有一丝怀疑,但这丝怀疑最终还是因为那是母亲的决定,而被我打消了。

第一次来嫂子的单位,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异样,但她单位的同事倒很热情,很快就将我领到了她的办公室。办公室里有四、五个人,我想我当时的样子一定是很狼狈吧,所以才让她们都笑出了声。我有些窘,胀红了一张脸,也跟着笑了笑。嫂子把毛巾和梳子递给我,叫我在这里等一下,她说她去去就来,便匆匆出去了。她虽走的匆忙,但在闪出门口的瞬间,我还是看到了她的脸,她在笑?!那种笑应该算是狡黠吧!!我突然有一种被人当成“傻子”的窘迫。我想,当我拿到东西后马上就走,我不喜欢看到她们的这种表情。

短短的十分钟,对我来说,竟感觉有一个世纪那样漫长。我直直的盯着门口,只希望嫂子能马上回来,好让我快些逃去。至于她们对我的热情问话,我只是漫不经心的支应着。

当门打开的时候,我如弹簧般的从坐椅中弹了起来,急步迎了上去。我想那一定是嫂子将东西取来了,可刚刚走出两步,我便着实的又愣在了那里。从门外进来的竟然不是嫂子,而是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女孩。女孩抱着一捆东西,大概东西很沉重吧,她显得很吃力,但看到我刚才那一系列动态和表情后,她居然无邪的笑了。女孩很美,但处在窘迫中的我已无心去欣赏了。我想我当时的样子一定是太傻了!站也不是,坐也不是,笑容僵在了脸上。

不知什么时候,嫂子突然出现在我的面前,她略带嗔怪的说:“嘿!你这木头,你就不能伸把手接一下啊,小梅可是在帮你拿东西呢!你倒像个少爷了。”我猛然惊醒,哦、哦的喏了两声,便伸手去接女孩手中的东西。谁知,忙中出错,东西没接住,掉到了地上,我与女孩同时去捡时,头又撞到了一起。霎时,办公室内又爆起一阵哄笑。我胀着脸连说:“对不起,对不起。”抱起东西,只与嫂子道声“再见”便逃也似的冲了出去。

这就是我与梅的第一次相逢,如今想起,也常常会为当初自己的表现而汗颜。

记得当我得知那不是一次偶然的相逢时,我着实很生母亲的气,怪她让自己的儿子在那里表现得太傻,太不成熟,给人一种不好的印象。母亲却笑了笑,不去理会我的责怪,只说:“你看那女孩怎么样?”我的心一动,便只有哑然了。

随 缘

我与梅正式接触应该是在第二天。在母亲的极力劝道下,我决定再去见见那个叫梅的女孩,毕竟她给我的印象不坏。至于她那边,自然有嫂子打点,是不需我去费心的。总之,在听到嫂子的口信后,我怀着一颗狂乱而激动的心,踏上了我的缘份之路。

外面依旧下着雨,如丝、如缕、如烟,我不明白为什么五月的雨会下的如此缠绵。是不是这雨真的就象那些人所说的,它营造的是一种浪漫氛围。但雨中的我,除了紧张与兴奋就真的没有感觉出任何一丝浪漫来。

梅是个开朗和体贴的女孩,在这次的“阴谋”中,她和我一样,事前是豪不知情的。好在她对我的印象并没有我自己想象中的那样坏。她觉得我单纯,象孩子般的单纯。如今想找一个纯净如水的男人是不容易的。她认为我就是她要找的人,所以,我们相恋了。

初恋的感觉是甜蜜的,热恋中的男女是世上最幸福的,我们彼此都珍视和享受着这种幸福。

为了庆祝我们的“偶然相逢”,她提议要去外边的饭店。对于她的决定我总是响应的。只是没有想到,这天她还叫了酒。对于酒,我却总是敬畏三分,一者是酒力不佳,再者是酒后那张大红脸,着实可以吓倒一票人的。但为了不扫她的兴,我还是没有拒绝。结果,两瓶啤酒下肚,我便醉倒在那里。她先是看着我坏坏的笑,后来发现我是真的醉倒时却慌了。不住的说着对不起,说:“我不知道你不能喝酒,我不该让你喝的,其实我只是想用酒烘托一下气氛,没想让你喝多的。”

但我毕竟还是醉了,醉后的许多故事都是梅事后讲给我听的。那夜我们都没有回家,而是依偎在街边的路灯下。她说醉后的我为她唱了很多歌,一首接一首的,唱的最多的就是那首《天上飘着雨》。这首歌本来是很伤感的,但她说我唱完后竟呵呵的笑起来,怎么叫也停不下来,象个任性的孩子,样子好傻。至于后来我是怎么枕着她的肩膀睡着的,她没有说,而是清晨我醒来时自己发现的。她一夜没有合眼,我的心里除了心疼就只有愧疚了。我想,生活中应该是我去呵护她,而不该让她来呵护我的,我并不是孩子了。

一个礼拜的假期一晃就结束了,我又要重回到工作中,只是工作中的我却多了一份牵挂,我知道,我爱上了梅。

每天下班后我都会与梅相约,我们的足迹遍布了这座小城的山山水水。她的学识很渊博,无论是文学还是历史,甚至是音乐、美术,她都不会输给我。她不是肤浅的人,她用她的魅力吸引着我。

“你以后有什么什么打算吗?”她笑着看着我。“打算?”我愣在那里。我不想给她承诺,所有的承诺都太过飘渺和脆弱。我沉默着,她只是笑,不再追问。

缘 灭

对于梅的离开,我始终不能弄明白是为什么。我能感觉出她是爱我的,我也爱她,可最终我们还是彼此都受了伤。

那天天气很热,热得让人发慌。但喜欢打篮球的我还是在下班时和其他老师们打了一场,然后大汗淋漓的拖着疲倦的身躯往家赶。

刚进家门,母亲就告诉我,梅打电话过来,叫我去找她。此时我才发现,我已有四、五天没有和梅联系了。这几天我光顾着下班打球,竟忽略了梅,我为自己的粗心而懊恼。顾不得一身的疲倦,冲出了家门……

那天真的很闷,闷得我有些眩晕。梅看到我时有点儿惊讶。我知道,我当时的样子一定是很狼狈的,所以很快就看到了她那无邪的笑,让我稍稍平定了心绪。

当街灯亮起的时候起风了,凉凉的,吹得我心里有点儿慌乱。牵着梅的手,我望了望夜空,轻声说:“要下雨了。”梅望着我,温柔的笑着,说:“这很好啊,我们原本就是在雨中相识的啊!我喜欢雨!”我笑了,说:“我也是。”

又是一阵风,杂着几多湿润,我发现我的心真的很慌乱。我长长的叹出一口气,想狠狠的甩开这种莫名的慌乱。“在想什么?”梅歪着头问我。“没、没什么。”我竟然会口吃起来。梅慢慢的转回头,望向远方的街灯,也轻轻的叹了口气。“我知道你没有想什么。”

天很闷,我知道雨马上就要落下来了,似乎一切也都在压抑中。我忽然发现的梅的双肩在微微的颤抖,我的心一阵刺痛。我猛的一把将她拉转过来,直视着她的双眼。她的眼里装满了泪水。为什么会这样?我感到茫然!!!看到她眼中的泪,忽然让我产生了一种想要拥吻她的冲动,而梅竟真的扑入我的怀中,我的唇便也落在了她的唇上。霎时,我感到一阵眩晕,心脏猛烈的跳动着……许久,她涨红着脸离开我,又望向远方那路街灯。我知道,此时的她和我是一样的,都把此生的第一个拥吻送给了对方,心情是久久不能平覆的。“你爱我吗?”她的眼睛不再逃避,而且问的直接。“我、我……”我真的感到很突然,怎么也没想到梅会问这个问题。其实这个答案在我与她相遇的第一天我就有了,只是面对梅的眼睛和直接,我竟语塞到把曾在心中千遍万遍叨念的三个字说成了只有傻瓜才能发出的“我、我”声。“陪我淋淋雨吧,我喜欢在雨中漫步。”她挽住我的手臂,紧紧的。我觉察出一丝沉重。

秋夜的雨来的静悄悄的。从刚刚的燥热到现在的突然的冰冷,让我措手不及。雨中的我们没有再说过一句话,只是静静的走着,任那如丝的细雨将我们彻底的淋湿。梅的脸上流露出一种漠然。“再为我唱首歌好吗?我很想听。”“好啊!你想听哪一首?”我很想打破我们之间这种难堪的沉寂。“哪一首都好,只要是你唱的就行。”梅将头靠在我的手臂上。

“轻轻的离开你,请你别哭泣,请把我俩的过去忘记……”我不知道为什么会唱这首歌,直到如今我也想不明白当时为什么会偏偏选中这首歌,而且还把自己的心情唱的很糟。若是没有雨水的遮掩,相信梅一定会看到我脸上的泪。“……我也害怕孤寂,我也害怕哭泣,天上飘着雨。”梅轻轻的合着,沉醉着。最后她轻轻的叹出一口气,松开我的手臂。“我想我们还是分手吧。”梅将头转向别处,不再看我。“你、你说什么?”我感到突然,更多的是不解。“我、我们还是分手吧。”梅始终不再看我一眼,仿佛她的身边已不再有我。

偌大的一条街忽然静寂起来,只能听到雨水捶打地面的“哔吧”声。雨中的我已被彻底的淋透了,心也凉凉的,透着一种难言的痛楚。“是吗?这是真的吗?”此时的眩晕已让我有些站立不稳。“是的,是真的!”梅转回头,一脸的痛苦,我分不清她脸上的是雨水还是泪水,因为我的双眼也已模糊。“好!好!既然你已经想好了,我是绝不会纠缠的。”我的心已痛到了极点,思绪也变得混乱。看到我的痛苦,梅泪流满面,“对不起!对不起!”“不用说对不起!你根本没有错,错的是我!”我的混乱让我丧失了最起码的理智判断力。“什么也不要说,我送你回去!”我执意要送梅回去。“不,不用,其实我……”梅很想说什么,却被我截断了。“我现在什么也不想听,你也不要说,我很冷,我只想回家。”我快速的转身,生怕让梅看到我眼中的泪水,就头也不回的消失在了雨中……

记得那年那场雨一连下了几天,似乎在有意的记录着些什么。而我却也多了一个习惯,就是每天下班后,望着窗外的雨发呆。

十年了,对于梅,我始终无法释怀。至于她的离开,我想她终究是有原因的吧?!但无论怎样,过去了便就成了故事,是故事就总会有结局的。只是我这故事的结局却留在了那年的那场秋雨里,心也从此被尘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