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专属区】《再見阿郎》

楊劍

香港電影業雖然在90年代中便開始兵敗如山倒﹐但杜琪峰的“銀河映像”單是在99年﹐便一共有3部作品推出﹐雖然不是部部旺台﹐但都大獲好評﹐除了不久前談過的那部經典作《槍火》外﹐全片在澳門實地拍攝﹐由劉青雲主演的《再見阿郎》也在黑幫題材的類型電影中摒棄顛覆江湖而回歸溫情。

《再見阿郎》故事描述黑幫大哥阿郎(劉青雲)出獄后本想從新作人﹐但是改掉不了積累已久的江湖惡習﹐更因此惹來澳門惡警的針對﹐而在另一方面﹐他以為可以找回手下取回從前的金錢﹐但卻發覺幾年不在江湖﹐實際情形已經改變﹐所謂的兄弟情也蕩然無存﹐需要拋下過去﹐作出改變來適應新環境。

他出來后到一名獨力撫養幼兒的寡婦(黃卓玲)打理的丈夫留下來的一所殘舊、生意淡薄的飯店度宿﹐結果本來擦身而過的人海偶遇﹐卻慢慢變成了互相扶持的親密關係。

影片難能可貴的是在處理這段男女關係含蓄的不落俗套﹐阿郎一向來愛我行我素﹐不懂體恤和關懷別人﹐但飯店內的母子,令他不知不覺去學習擔當一個父親和丈夫的角色﹐寡婦對他全無要求﹐當阿郎孩子對付惡警﹐她仍然認為暴力解決不了問題﹐而阿郎和前妻及寡婦3個人之間的糾纏關係﹐差點見諸暴力﹐但亦徒勞無功﹐其實這種劇情的安排設計﹐已經有反暴力意識。

影片中寡婦默默付出﹐最后雖然仍然守不住飯店﹐卻感化了江湖浪子的心﹐為自己找到歸宿﹐也替兒子“尋回”父親﹐所以結局不是悲觀絕望﹐而是充滿光明和希望。

《再見阿郎》無高潮疊起的劇情﹐沒有錯綜複雜的人物關係﹐也缺乏連場槍戰或肉搏的刺激視覺感官場面﹐就算是主角被警方暗盯﹐與惡警衝突﹐和往日兄弟決裂﹐都沒有過于火爆而懂得收斂﹐寡婦母子的感染﹐喚起了阿郎人心求安的本質﹐使全片流露溫馨感覺﹐而片中的澳門古舊建築物背景﹐也給人一種比較懷舊式的浪漫感覺。

與杜氏以往黑幫或警匪片必見的槍林彈雨﹐本片當然不合一般喜歡動作取勝的類型電影的觀眾﹐這也許是它當年票房失利的原因。
1.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