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小说】魔幻

第一次玩網路遊戲

西元2674年

「子碩!子碩!」一名美麗的少婦正試圖喚醒床上那個因為噩夢而滿身大汗的少年。

「喝!」子碩低喊一聲後,張開了那雙綠瞳大眼。

「子碩……又是那個夢嗎?」少婦一臉擔心的說。

「沒事了……」嘴上是這樣說,但心裡卻仍然戰慄。

黃子碩,是這個家的養子,養父黃泰、養母宮城杏子把他當成自己的兒子般的愛護,他還有一個妹妹黃子羽,是養父母的親生女兒。

原本子碩是一個非法組織從小用非常沒人性的訓練方法訓練出的頂尖殺手,已經有不少政治大老、一國領袖、企業大亨死在不過十三歲的他手上,因為任務需要,子碩的學歷與知識已經超過一般高中生的程度了。

在暗殺他的養父母這個任務上,他失手了,黃泰是一間電子資訊公司的總裁,本身還有經營道場,組織派他來暗殺的原因是因為黃泰的公司擋了組織公司的財路。先前就試過用狙擊槍暗殺,不過黃泰卻能徒手將子彈接住,接著要近身暗殺時,子碩卻被黃泰的日本妻子用武士刀給擋了下來,接著黃泰在不到一秒的時間內衝上去點了子碩的穴道,讓他連自殺都沒辦法。

後來,在各國政府、企業的聯手圍剿下,這個犯罪組織終於徹底瓦解,其中有二十來個從小就被擄來訓練的幼童、青少年殺手都被當時衝進去的軍人、特務收養。

原本只有編號而沒名字的子碩,就被這對夫婦給收養了,過了兩年,黃泰夫婦才讓他有了些人味,並按族譜取名子碩。

黃子碩不但長得俊美、學習能力超強,連運動都是一等一的好手,美中不足的是,子碩對五線譜及上面的蝌蚪可是完全沒辦法,而且因為殺手訓練,「老二哲學」已經成了他的本能之一,若非必要,子碩是不會和人爭第一的。

黃泰夫婦因為高興收養了一個天才兒子,興奮的將她們的所學全都傳授給他。

黃泰的家族是個武術世家,不管哪國哪門哪派的武功都有族人研究,於是黃泰便將內外氣功、拳法及一些養生的武功都傳給了他,而母親杏子本身也是武術世家,夫妻倆是在十四年前的武術交流賽上互相認識、結婚的,不過杏子擅長的是各種冷兵器的用法,從剛果叢林的土著吹箭,到各國的特有兵器,杏子全都能在半年內精通,加上子碩的天才,子碩還創了一套自己的武功。

遺憾的是子碩完全不是經商的料,這著實讓想將公司傳給他黃泰夫婦失落了好一陣子。

妹妹子羽是個異能者,在人類腦部高度發達,平均壽命有四百年的今天,一些如念力、氣功等等能力早已被開發出來,編入教科書內。異能則是在一般超能力外擁有的獨特能力,其功能因人而異。

不同於哥哥的運動能力,子羽在經商方面可是個連父母都驚嘆的天才,第一句話就是「便宜一點」(當時杏子正想跟肉攤老闆殺價,因為手上的子羽突然的一句話,老闆當場送了一斤五花肉,並當上了子羽的乾爹),殺價就像本能,學校辦二手義賣時只有她的攤位售完。

黃泰夫婦怕兒子和社會脫節,於是送他到子羽的學校就讀。

「兒子啊!你又做了那個夢嗎?」黃泰一聽到兒子又夢到那個沒人性的訓練,擔心的問。

子碩點頭,拿起桌上的吐司咬了一口。

「不過,好多了對吧!以前你可是直接抽刀躲在角落呢!」黃泰溫柔的說。

「與其排斥,不如接受。」子碩將父親在他第一次嚇醒時說的話複述一次。

「沒錯,而且殺手也是能救人的。」黃泰拿起柳橙汁喝了一口。

「好了!要談哲學等等再說,子碩、子羽,暑假有計畫嗎?爸媽可能沒空陪你們喔!」母端著一盤三人份的熱蛋糕坐到桌邊。

雖然黃泰一家非常有錢,但是黃泰和杏子知道大房子和長桌會讓人感到多麼的寂寞,所以他們當初就只買了一棟三層樓的透天住宅,看上去與一般小康家庭沒兩樣。

「沒。」子碩簡單的說。

「和朋友玩整~~~~~個暑假的魔幻。」子羽說。

線上多人連線遊戲在西元2000年開始蓬勃發展,到了2035年因為科技的創新,第一款百分之九十九真實度的線上遊戲問世,2099年時這已經是基本要求了,而長期的競爭下,只剩下不到十款的虛擬線上遊戲還存活著。

魔幻,是半年前開始公測的遊戲,因為裡面並沒有職業限制,除了種族特性和玩家本身起始數值外,沒有其他的限制,號稱自由度也同樣百分之九十九。

不過子碩只對古董單機遊戲有興趣,而且因為不善交際,所以未曾嘗試過網路遊戲。

「唉~我門也好想放暑假喔!」黃泰夫妻異口同聲說。

「老哥~暑假就陪人家玩魔幻嘛!」子羽在浮游公車上對著子碩使用水汪汪大眼攻擊。

旁邊那些乘客甲乙丙丁……全都看著眼前這個可愛的有點超過的女孩,不過因為旁邊那個眼神陰冷,臉上寫著「狠角色」的帥哥,到是沒人敢吃她的豆腐。

不過一旁的女乘客子丑寅卯……看著他的眼神和那些男乘客差不了多少。

「對嘛!二號,你也來玩啊!連我這個對網路遊戲反感的人都迷上了,你也來試試嘛!」一名壯碩的少年拍了拍子碩的肩膀。

這個人,是子碩那些少得可憐的好友之一,子碩一轉學他就主動和他搭上了。

原因無他,因為他也叫子碩,不同的是他姓張。

他戲稱黃子碩為二號,因為,他比黃子碩先來到這間學校的。

「張,你也有玩!」子說驚訝的說。

「前天註冊的,現在玩家直逼五千萬人呢!如果不是機台太貴,可能早就擠爆了。」張子碩抓了抓頭。

現在全球人口只有兩億多人而已,人類的壽命是長了,但是生育率也隨著下降,原因不明。

「家裡只有三台。」子碩的父母也有在玩,不過因為要工作,所以時間不長。

「老爸早就放了一台在閣樓了,要的話今天我門把它搬下來。」火就快點著了,子羽迫不急待的拿油澆上去。

「考慮。」哎呀,沒澆到火上。

「好吧!先給你我的ID,有上的話密我。」張子碩說。

「密?」黃子碩疑問的說。

「哇咧!忘了你沒玩過網路遊戲,看來為師得先把基本知識傳授給你才行。」張子碩用一副師傅的口氣說。

於是乎,在到達學校之前,黃子碩總算知道了一些網路基本術語及遊戲術語。

今天是休業式,因為校長和那些高層也都是迫不及待想放假,結果,不到兩小時,學校就空無一人了(演講加降旗不到半小時)。

「我的ID叫最強雜魚,別忘了!」張子碩在下公車前,再次提醒他。

「就當旅遊吧……」聽她那個正在幫他安裝遊戲艙的妹妹說,裡面景色可美了。

「老哥登入後就密『紫羽』吧!紫色的紫喔!」他這個妹妹就是不喜歡用別的名字。

看著他這個妹妹的背影,在想想現在的生活,總覺得自己真的是太幸運了。

這個家給了我無法償還的東西,就答應你的要求吧!

子碩躺進艙裡,將眼罩戴上,接著來到了一個像是希臘神殿廢墟的地方。

說是廢墟,卻給人一種充滿生機的感覺,和煦的陽光照在長滿了青草野花的神殿地板,斷落的柱子似乎正享受著它們以前無福享受的陽光,偶爾還傳來幾聲鳥叫聲。

「這……是遊戲嗎?」子碩懷疑的摸了摸神殿中央那不再運作的噴水池,那材質的感覺是這麼的清楚。

「玩家初次登錄,您好。」一個動聽的女聲在背後響起,原本子碩應該會反射的防衛,但是因為這個環境及捺動聽的聲音,子碩實在提不起警戒。

子碩轉過頭去,看到的是一個成熟美麗的女子坐在一旁斷裂的石柱上。

不過當那名女子看到子碩的面孔後,呆愣了好一會,接著滿臉通紅的低下頭去。

「視……視網膜掃描,登錄。腦波掃描,登錄。您……您好!黃子碩先生,我……是遊戲導覽員,您有任何問題都……都能向我提出,現在讓我……我們先來創造屬於您的人物吧」導覽小姐偷偷的看了子碩一眼,又把頭低下去。

這個導覽原怎麼這麼害羞啊?根據判斷,她應該是新來的吧!(子羽:我哥是個大木頭……。)

眼前浮現了幾個大字,人、魔、神、獸、精靈,底下還有以我的身體臉孔做成的樣本在底下旋轉著。

角色

「各個種族底下還有分支種族,選擇後還得選擇分支種族,如有疑問可以向我提出,順便提醒您,在魔幻中,等級是次要的數值。」導覽員玩弄著那頭過肩長髮,低著頭說。

「能全部介紹一次嗎?我第一次玩網路遊戲。」子碩看著前面那些人物,淡淡的說。

「呃!」導覽員突然抬起頭,訝異的看著子碩。

這個年頭沒玩過網路遊戲的人可以用「瀕臨絕種」來說,甚至很有可能全世界只差子碩沒玩過。

「人類,數值非常平均,但相對的並無特別突出之處。而魔族則是力量較高敏捷及體質平均,神族則是智力和力量較高但偏向智力,如果您想要魔武雙修,神族是最好的選擇。獸人則是力量與體質居冠。精靈則是敏捷與智力較高。以上都是大多數玩家的參數,還得配上玩家本身的狀況來做調整。」導覽員似乎是想給子碩一個好印象,除了不敢直視他外,語氣也變得專業。

「聽說還有種族特性?」

「是……是的(不小心又瞄到一眼),人類的隱藏數值─悟性很高,技能升級比其他種族快很多,其製作物品的表現也較其他種族好。魔族的恢復速度如果不受技能狀態影響的話是所有種族中最快的,其魔法攻擊力也是最高的。神族對不死系有天生的免疫力,對於魔法的抗性比其他種族高,神族用治療系的魔法摩力消耗量比其他種族少百分之二十五。獸人擁有被動的狂暴技能,在憤怒或瀕死時就會發動,其抗毒性也比其他種族好。精靈在遠距離武器方免表現極為突出,選擇精靈的玩家在使用與距離武器時會有準心出現,其輔助魔法的效果及時間比其他種族高。」導覽員說完長舒了一口氣。

「我對魔法沒興趣,神魔兩族排除,弓箭我自己就能瞄得很準……,看來只剩一個了。」子碩盤算著。

「人。」子碩花了兩秒決定。

接著,除了人以外的種族全都淡化消失,人字及角色模型拉近放大到子碩的眼前,大大的人字下拉出了一條清單。

「好的,接下來是人族的分支種族,請選擇。」導覽員說。

子碩看了一下清單,眉頭微皺。

「怎麼都是混血?」子碩疑惑的說。

只見清單上,全都是和其他種族的混血,半精靈、半獸人、魔人、神子下還有各個與其他種族分支的混血種族清單。

「這樣人類的素質就會較為偏向那個種族,但是還有兩的不是混血的分支。」導覽員提醒我。

子碩看了最底下的兩個選項,分別是純人類及利卡人。

「純人類就是完全不受其他種族血統的影響,利卡人的悟性較純人類低,但生產技能無論是在升級還是領悟方面都是全魔幻最高的,製作時消耗的體力也是其他種族的三分之二。」導覽員解釋道。

「純人類。」子碩毫不猶豫的說。

「好的,請問您的身高體形需要更換嗎?」

「不用。」

「接下來是美化度……子碩先生,能答應我一件事嗎?」導覽員左看右看後,跑到子碩身邊小聲的說。

「什麼?」

「您……能否增加美化一下給我看呢?」導覽員臉紅得像頻果。

「啊?」

「只……只要一下就好了,之後隨您調整。」接著導覽員雙手合十,低著頭拜託著子碩。

「……給妳一分鐘。」看著她那個樣子,讓子碩隱約看到子羽的影子。

「耶!」導覽員歡呼。

「一分鐘到了。」一分鐘後,子說提醒導覽員。

「呃!這麼快。」導覽員惋惜的看著子碩的角色模型。

「請問美化度要調整多少?給您特別優待,上限調整百分之四十。」導覽員似乎很渴望拉到最高。

「醜化百分之三十。」子碩毫不留情打碎導覽員的希望。

「耶!不要啦~~~~,你這樣是暴殄天物,浪費資源耶。」導覽員快哭出來了。

「……妳又不會在遊戲裡碰到我。」子碩無奈的說,有這麼誇張嗎?

「我只是來打工的嘛!我也有玩啊!等等我就要下班來創人物了,好嘛~~~」導覽員將她那豐滿的胸口貼在子碩手臂上磨蹭。

「……那不變。」子碩勉強答應。

「耶!」導覽員再次歡呼,沒魚蝦也好嘛!

「您的ID?」導覽員把頭靠在子碩的肩上。

「朔月。」子碩懶得想。

「重複囉!」導覽員的臉開始磨蹭。

不過對一根快要變化石的木頭,這樣曖昧的動作無法使子碩臉色產生變化。

子碩皺了一下眉頭,他實在很討厭動腦。

「烏鴉。」他們家附近最多了。

「重複囉。」導覽員換個姿勢,磨蹭另一邊的臉。

「鴉。」

「重複囉!」

「子碩。」

「重複囉!」導覽員偷笑。

「……」

「妳幫我想吧!」在一連試了三十幾個名字都重複後,子碩放棄了。

「那麼,你想如何玩這個遊戲?」導覽員已經整個人趴在子碩身上了。

在子碩想名字的這段時間內,與導覽員熟識了起來,於是導覽員的動作也跟著大膽起來。

「當作旅行一樣。」

「遊風,如何?」導覽員說。

「嗯!」子碩答應了。

「嘿嘿!幫你想了一個ID,要怎麼達謝我啊?」導覽員問。

「呃!」怎麼有員工跟玩家要報酬的。

「我的ID叫夕月,過幾天我會祕你,要來找我喔!」夕月離開了子碩的身體。

「遊戲時間一個禮拜為真實世界一天,好好的享受魔幻吧!」說完,一道光柱將遊風給包了起來。

追跡者

「什麼時候放的?」遊風問。

「烈焰彈!」接著,草莓大福的魔法也加入了燃燒腐屍的行列,爆炸聲不絕於耳。

「剛剛你在注意狂人嘴型的時候,嘿嘿,這樣就省力多了。」雲飛奸笑。

不過當煙霧散去後,一行人的臉色也跟著變得不太好看,那些腐屍就像是免錢的臨時演員一樣,不斷的冒出來,還有的被剛剛的炸彈轟掉一半的在地上匍伏著,一些著火的更是不把自己著火當一回事,拼命的用那慢到不行的速度爬向雲飛一行人。

「全體備戰!唉~實在是不想碰這些東西啊!」雲飛抱怨。

此時此刻遊風可是碰上了他有生以來最大的難題,那些活著的一兩刀遊風就能確實的讓他們倒地不起,但是這些死人……唉~古有云:「兇的怕橫的,橫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看來還得在後面加上:「不要命的怕沒命的。」

各人將自己的武器拿出來備戰,這讓遊風發現,雲飛的父親或母親可能是高階軍官,為什麼?除了狂人,個人身上都帶著遠近距離武器各一把,就連看起來是法師的草莓大福都拿出了一把長劍繫在腰間,在加上雲飛自然而然流出的軍武氣息,遊風肯定他們受過軍人的薰陶。

遊風不是沒買過弓箭,而是武器店裡的弓用起來都不順手(武器店老闆:小子!你的「不順手」就能滅掉一堆邪煞玩家,那順手不就能屠城了!),於是遊風到現在還沒有一把遠距離武器。

伊柳也將那把鐮刀的刀刃張開(平常刀刃是折下貼在握柄上),兩手輕握,將長柄靠在肩上。

「自由交戰!」雲飛喊出的這句話,證明了他不是軍事狂就是軍人世家。

遊風也沒多想,拿出那把黑槍跟在拿著武士刀大砍腐屍的狂人後面,龍騰和雲飛在後面進行遠距離攻擊,草莓大福則是留在最後面吟唱著咒文。

「噗嚓!」一聲聲有如砍到爛泥的聲音不斷的傳來,狂人雖然急躁,但他那精湛的劍術卻能有效的取下腐屍的首級,狂人一個旋身就有七八顆頭顱在地上滾動,尤其是那招「居合斬」更是能將一直線的殭屍腦全都取下。

雲風八成是把這當成死亡之屋來玩了,槍槍爆頭,因為腐屍的腐敗程度太嚴重了,有時候甚至能依槍貫穿四五個腐屍,而龍騰則是射出了一支支帶著紅光的箭矢,專門瞄準群聚的腐屍群,一但射中腐屍便立即引爆,將一旁的腐屍也炸成碎片。

伊柳身影有如鬼魅般的穿梭在腐屍之間,身影一過,腐屍頭也跟著落地,配上那把鐮刀和嬌小的身軀,就像是死神見習生在實習如何收割靈魂一般。

遊風則是負責讓後面三個人能專心進行遠距離攻擊,遊風的槍舞得就像是一條黑龍般的靈活多變,一個連刺將四隻腐屍的頭戳爆,左右揮斬沏下兩顆頭,數量一多就立刻用無雙亂舞將周圍的腐屍全都絞成碎屑。

在這個由戰鬥狂、殺手、蘿莉死神、軍官和傻大姐組成的隊伍的淫威下,腐屍們刷新的速度遠遠趕不上被超渡的速度,數量開始急劇減少。

而遊風他們也一路殺到了古堡之中,不過她們現在要對付的東西可不是鬧著玩的。

一個個雙手平舉,身穿清朝官服的殭屍們從地下室一個街一個的跳上一樓大廳,數量雖然遠不能和外面那群腐屍相比,不過防禦力、攻擊力、速度和靈活度卻比腐屍高上了一個階層。

不過對這隊怪異的隊伍來說仍然不能構成威脅,就連伊柳也把他今天早上抓到的蘇打史萊姆(會冒泡泡的)放出來吸經驗值。

每個人都專心的在超渡這些亡靈,卻沒發現四周的殭屍已經不再刷新了。

「糟了!」第一個發現的是遊風,不過當他出聲要警告眾人時,一陣怒吼已經將所有人的心臟嚇得少了一拍。

「運氣不會這麼背吧!這裡才一樓大廳耶!」龍騰似乎還抱著一絲希望。

「呃喔~~~~~~~~~~~~~。」一聲怪異的吼聲從將屍們竄出的那個洞口傳了出來。

「快離開這裡!」狂人大喊要眾人離開,但自己卻一臉肅穆的面向洞口,看來是想自己留下斷後。

「不行啊!大廳門被腐屍壓住了,開不起來啊!」龍騰大喊。

「哎呀那就是說非打不可囉早就想看看BOSS長什麼樣子了」草莓大福高興的說,語氣讓人感覺不到一絲緊張。

彷彿在回應草莓大福的話般,剛說完,醫道巨大的身影便顯露在眾人面前。

來者身高兩米八,臉上的肌肉已經被扭曲,不過還看得出他以前是人,一套黑色風衣包住全身,只露出底下的軍靴和一小截褲管,右手袖子裡還不斷有類似觸手的東西在扭動。

「……」玩過無數古董遊戲,看過無數經典怪物的遊風,現在可以肯定設計怪物的人一定和他一樣喜歡玩古董遊戲。

不知道冷冰器能不能做掉連火箭筒都得轟個四五發的「追跡者」。

「哇~~看起來很厲害呢!」草莓大福興奮的說。

眾人倒,遊風真的覺得被打敗了,不過也看到追跡者似乎也按著太陽穴在搖頭。

「草莓大福!危險快回來啊!」龍騰大聲喊著。

只見草苺大福毫無戒備的走到追跡者身邊,東戳戳西扯扯,還蹲下研究那雙軍靴。

遊風似乎能看到追跡者頭上那顆爆大的冷汗,同時,房間內的殺氣也被草苺大福的舉動給抹消掉了。

接著,神經第二大條的遊風也收起長槍,跟著去研究那件令他好奇的風衣了。

一直黏著遊風的伊柳當然也是跟著黏過去,不過只是在一旁拉著遊風的衣角,而蘇打史萊姆則是蹦蹦跳跳的跳上追跡者的肩膀。

追跡者還是第一次見到對他完全沒敵意的玩家,看著那兩個人吃足自己的豆腐後,用那張醜陋的臉露出了一個苦笑。

「原來是防彈風衣。」遊風研究半天後做出總結。

而被晾在一旁三人的下巴已經快要掉到地上了,哪有人遇到這種臉上寫著「強到不行」的BOSS後還能毫無顧忌的研究他身上的行頭。

三人沒辦法,只好坐在一旁看著由猛將變成傻大個的追跡者。

當所有人都不再想要急殺追跡者後,追跡者一手拎起草苺大福放在肩膀上,並向眾人招了招手要他們跟上。

「哇~~好高喔!」草苺大福高興的揮手,追跡者只好將那隻筆草苺大福臉大一倍的手放在她膝蓋上,免得她摔下去。

<玩家雲風的隊伍,完成一次性隱藏任務【追跡者之友】,個人獎勵名聲20000,物品由【追跡者】發放。>

<隊伍成員可自由出入【腐土城】,可使用腐土城作為血盟據點。>

「他還真的叫追跡者……」遊風心想。

「那我以後叫你小追好嗎?」草苺大福看了訊息後向一邊的追跡者詢問。

追跡者用另一隻手抓了抓那顆光頭,似乎感到不好意思。

「據點!是據點呀!」雲風高興的說。

「據點?」遊風問。

「就是根據地。」雲風眼裡似乎能看到光芒。

「很稀奇?」不過就是一座城罷了,要這麼高興嗎?

「當然,官方公佈的那些城都被佔光了,現在只剩隱藏據點,而隱藏據點又都是可遇不可求的,不過應該還要再完成一個任務才能啟用,等等那個叫追跡者的應該會拜託我們吧!」雲飛說。

正當說話的同時,追跡者已經帶著我們到一處鋼鐵隔離門旁邊,一旁還有輸入密碼的按鈕。

遊風很想看看追跡者那一根能按到四顆按鈕的手指要怎麼輸入密碼。

出乎意料的是,追跡者並沒有按按鈕,而是兩手將鋼鐵大門給拉開,路出裡面已經殘破不堪的控制室。

追跡者放下草苺大福,將一個頭盔戴在頭上。

「呵呵呵!這還是我第一次帶活人近來這裡呢!」一聲低沉有磁性的男音從一旁螢幕的揚聲器發出。

continue??? [s: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