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我終於看見你了

一如往常的鬧鐘在六點五分準時喧嘩,
他翻下床,依序地拉開落地窗前水藍色的簾幕,
望著仍灰濛濛的街道,伸了個三秒鐘左右的懶腰,
然後如廁、盥洗、換上公司規定的制服、對著鏡子檢視。

他將這些公式化的動作機械式地一一完成,到目前為止花了十五分鐘,
一切都在沒有多餘的思考下完成。

走進廚房的時候,他猶豫了一下,
醒來之前彷彿做了個夢,像是關於她的片段,
不過或許是太久沒有作夢的經驗,連留住夢境的力氣都沒有。

今天正好是星期三,他看著日曆確定了一次,
接著打開筆記型電腦,開機,連上網路,
每個禮拜的星期三,他固定要收一次電子郵件。

又是一個習以為常的排程,他已經搞不清楚在什麼時候養成這麼多固定的習慣,
總之是日復一日的做著相同的動作,一旦做慣了,很多事都在不知不覺中完成。

端著一杯剛泡好的麥片,他逐封檢視著傳送進來的信件。

垃圾信和廣告信仍是免不了的充斥著,大多是一些色情廣告或者是無聊的東西。

其中一封看似網路上一再轉寄的信件,包含著好幾個寄信者,他心頭一驚,
因為標題並不像一般的網路文章或報導,也不是故意吸引人注意的廣告信,
而是一個只屬於他回憶中難忘的記號。

標題是這樣的【=^ T ^= To Cat】。

是她?他有點懷疑,但是除了她之外,應該沒有人會知道這個記號。

停下啜飲麥片的動作,試著回想有多久沒和她聯絡,
他聯想到昨夜那個已經模糊掉的夢,
幾年了呢?他搖了搖頭,放棄去定義那象徵性且令人感到無力的數字,
如同他生活中不去追究的眾多習慣。

總之,好幾年過去了。

他深深的嘆了口氣,對於自己還因為想到她而慌張,感到好笑,
就連移動滑鼠指標去開啟信件的動作,都因過分的顫抖而無法做好。

你想對我說什麼呢?

他心裡頭疑問著,那麼多年過去了,她會寫些什麼呢。

【前略……】

嗨!雖然我知道這封信不會那麼順利的寄到你手上,
不過我還是希望你第一眼就能感覺到我親切的對你打招呼。

你好嗎?收到我的信,想必會令你很驚訝。

其實連我自己也覺得不可思議,怎麼會有勇氣想再和你聯絡,
更別提寄出這樣的信給你。

不過事實上,我真的為了找你而花了不少功夫,
本來希望能和你見面好好聊一聊的,但是你電話改了,家也搬了,
就連以前和你比較好的朋友都沒有你的消息,
簡直像是人間蒸發似的,找的我好氣餒。

沒想到分手之後,你居然這麼絕情。

最後真的沒辦法了,我只好用這樣的方式,試著找你。
不過這樣好像也滿好玩的,像在玩一個命運的大轉盤似的,
我一定要有足夠的運氣才遇得到你,
或者說要有足夠的緣分吧!^o^

他笑了一下,好像她鬼靈精怪的眼神正看著他。

信的內容似乎很長,還有幾個附帶檔案,
他原本想先往下看看是什麼內容,接下來的信卻寫著……

對了!也許你發現到這封信有幾個附加檔案,
當然是指我這個電腦白痴有順利的把檔案夾進去的情況下。

如果你還沒有開啟的話,答應我先不要看好嗎?
接下來的內容我會向你說明的。 ^O^

好吧!看在這次的笑臉符號更誇張的面子上,他繼續看著信件。

首先,我想先跟你說聲謝謝。道謝的理由有太多,我可能無法一一的說明。

還記得當初我們分手的畫面嗎?
這段日子以來,我始終清晰的保存在我的腦海裡,
當時你堅持要和我分手的真正理由,我現在終於明白了。

他楞了一下,分手真正的理由,她終於明白了,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她不可能會知道的啊!

或許你會對我所說的感到懷疑,但這是事實喔!
只不過說來話長,而且還曲折離奇呢。

當我發現那真正的理由,雖然一度感到生氣,怨恨你為何要瞞著我,
但是很快的我卻能體會你的苦心。
這當中所發生的事,讓我慢慢告訴你好嗎!

儘管要花上好長的時間來寫這封信,我也必須將這些年來對你的感覺寫清楚,
因為那麼一段空白的歲月,只用這封信來彌補已經稱得上是勉強了,
現在的我也沒得選擇,我多麼想真正的再見你一面。

不知道怎麼,他有種不好的預感,
剛剛還讀得出她淘氣的笑容,怎麼一瞬間變成愁容。

心頭突然一陣陣的絞痛,多年前塵封的畫面漸漸浮現眼前。

他們是十分登對的情侶,儘管他從小是個孤兒,
沒什麼家世背景,也沒什麼人際關係;而她則是千金小姐,出生於富貴人家。

但是在他們兩人之間,一直有著良好的互動,對於彼此的個性能截長補短,
即使爭吵也只是讓他們更依賴對方。

這樣的組合看似有著美好的將來,卻在他被診斷出胃癌後開始改變,
他不禁懷疑起人生,厭惡命運的捉弄,曾經想輕生,心裡頭卻掛念著她。

幾經思量後,他痛下決心,為了她好,他決定瞞著她分手。

為此,他編造了許多理由,性情大變,
甚至打了她來逼她離開,場面弄得十分難堪,
背地裡他卻忍著不為人知的辛酸,只因他寧願一個人去承受生離死別,
而不願讓深愛的她背負這樣的痛苦。

可是命運再次的捉弄著他,一年後醫生竟然發現之前的診斷錯誤,
他回頭想找她的時候,已是人事全非,她出國了,聽說還有了婚約。

為了堅持當初分手的初衷──

只要她過的幸福,他便放棄再去和她聯絡,
搬離她居住的城市,過著一個人淡淡的生活。

他常想起分手的畫面,和醫生心虛的表示誤診,
兩種錯愕複雜且矛盾的情緒糾纏著他的心,往往令人悲傷的留下眼淚。

時間一旦久了,那些記憶就像被拖長的影子一樣,
牢牢的鎖在心理,觸不著也分不開。
也因此他提不起勁再去談感情的事。

這一切,他不曾奢望有人會明白,
如今眼看著她所寫的字句,他的眼眶頓時被淚水淹沒。

分手後那一陣子,我的心情十分沮喪,也十分困惑。
我猜不透為何你有如此劇烈的轉變,竟然輕易的捨棄我們之間的誓言,
不可諱言的,我因愛生恨,開始想報復所有的男人,忘了該去相信你。

正好家裡頭有意湊合和另一個頗具聲望的家族,藉著這個機會,我到了紐約,
表面上是順著爸媽的意思,試著和對方交往,私底下我只是想散心,玩弄對方。

剛開始真的是抱著這樣的想法,因為對你的恨意,
讓我不再相信愛情,想傷害任何接近我的男人,
可是沒想到不到才兩個多月,或許是因為人處異鄉的緣故,容易變得脆弱無依,
也或許是對方總是無怨無悔的照顧我、討我歡心,

我漸漸地軟化自己的立場,在不知不覺中流露出我的真心。

我想換成是你也該能體會我的感受、諒解我的軟弱吧!

對你的恨意隨著時間一天比一天薄弱,居然轉化成思念,
失去你之後,我多少成長了。

重新正視我們的感情,我發現我仍然沒辦法將你從我的心中捨棄,
因為如此,我始終不敢對另一段感情付出太多。
儘管心裡還存有著和你重新開始的幻想,卻也明白那可能性是微乎其微。

日子便在日出日落的交替下流失著,伴隨著思念。

我記得很清楚,那天是我離開台灣整整一年,
我們分手一年四個月又十二天,也是我的生日。

他細心的替我舉辦了生日宴會,邀請了不少朋友一起慶祝。

我開心的感受那好久不曾有過的喜悅,是真的有點累了,拼命的武裝自己,
不但弄得自己傷痕累累,也錯過了身邊許多的事物。

正當我想放心的拋下關於你的一切,完全接受他的時候,
從他們的口中,我聽到了你的消息。

是的!他是個醫師,先前參與過你的診斷,到紐約是為了進修。

你的名字從他們口中傳出的剎那,我的腦子裡一陣轟然巨響,崩潰的泣不成聲,
得知你所有診斷的經過,我一次又一次悲傷的昏厥過去。

我難過你為我所做的犧牲,怨恨老天爺在我們之間的捉弄,
心疼你一個人獨自面對那悲苦,悲傷你的誤診竟成了他們茶餘飯後的笑話。

這時候我有種豁然開朗的領悟,過去一直纏繞在心頭的陰霾,
一下子煙消雲散,原來我一直都是愛你的。

我真的恨不得當時能立刻飛回台灣,奔到你的身邊,
在你的懷中哭訴我的思念,撫慰你的委屈。

匆匆的結束學校的課程,我帶著簡單的行李搭機回台灣,
跨上闊別已久的土地,我第一件事就是撥電話給你,
知道電話改號後,我便搭計程車到你的住處找你,不料還是一再落空。

他簡直不敢想信自己所看到的內容,原來好早之前,他就已經發現真相,
算一算時間正好是他為了散心而到日本住了半年。

真的有這麼巧合的事嗎?

我註定一再的錯過她,他心中不安的預感還不斷起伏著。

接下來的幾個月我不停四處打探你的消息,
卻都像是石沉大海般,一點回應也沒有。

我甚至請了徵信社幫忙,仍然得不到你的消息,
難道你真的消失了嗎?

終於,禁不住疲累,我病倒了。

信的內容寫到這,出現了一片空白,他越是往下探,
心情越是凝重,彷彿有著什麼正等著他。

經過了兩大頁的空白,再次出現文字。

再次的,我想向你說聲道歉,道歉的理由一樣有很多,我真的無法一一寫。

這該是一封只屬於你的信,我卻只能任它在網路漂流,
真的是非不得已我才決定這麼做。

同時,這也是我最後留給你的小小紀念,我不想用『遺書』來稱呼這封信,
所以請你當成一段回憶來看待,連接我們之間錯失的空白。

遺書?
他突然覺得眼前一片黑暗,
有一股從體內分裂出來的力量,急欲掙扎衝出,
恍惚之中他猶如見到她憔悴的容顏。

病倒之後,我住院觀察了幾天,本以為出院後可以繼續尋找你,
沒想到診斷出和你一樣的不癒之症,諷刺的是我的診斷千真萬確,
無法阻止死神停下帶走我的腳步,我無力再外出找你,
爸媽也堅持把微渺的希望放在最後的治療上,看看是否能在鬼門關前將我拉回。

不過當然醫生的努力並沒有成功,我們倆註定永遠分離了。

剩下不到三個月的日子裡,我央求爸爸每天幫我刊登一段廣告,
上面寫著你曾對我說過的甜言蜜語,再加上只屬於我們之間獨特的暗號,
每日換上不同的句子,希望在最後的日子裡你能看見,
好讓我臨走之前見你一面,而不是天天望著相片流淚。

我好希望再次聽見你的聲音,
用你暖暖的手撥開我額頭上的髮絲,
親吻我的臉頰,輕聲地對我說愛我,
可惜這願望註定無法實現了。

這段時間裡,我想了很多,對於這樣戲劇化的命運,
真的讓人相當的無力,也絲毫沒有反抗的能力。

然後我回想起當初你的苦心,我知道從小都孤單的你,承受的一定比我還多,

所以我考慮了很久,才決定寄出這封信,
也許當你收到這封信的時候,所受的打擊一定不小,
當然如果你還愛我的話,那麼我只能用這方式再見到你,

讓你明白我多麼的愛你。

別了,我的愛。

望著螢幕的雙眼頓時湧著陣陣波濤,
螢幕上的字模糊的失去焦距,無法辨識,
他再也壓抑不住胸口的灼痛,索性放聲痛哭。

是我該求你的原諒!

一切都是我的錯,我不該放下你一個人的……

螢幕再次浮現的是她甜美的笑容和一處幽靜的墓園,
墓碑上刻著的正是她的名字。

發信的日期已經超過三年。

PS.淚流不盡那錯開的回憶,填補不了心中掏空的痕跡,
我在漆黑中留下我最真的心情,
請收到這封信的人幫幫我,讓我早一天遇到他。

底下附屬著許多收到這封信的人所留的話語,有著加油、感動的字句。

在一瞬間,所有深埋的記憶全都浮現,他想起了她的笑,
想起了在一起的點點滴滴,也想起了自己的心還有痛的感覺。

沉默了一會,他拭去眼眶內的淚水,打上幾個字,然後傳送出去。

what happen at the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