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贴】WATASHI WA看到鬼!

靜止的車龍陣旁是一浪又一浪的人潮,車龍內的小丁則歸心似箭,想衝開長龍直達家門。

幻想是美麗的,現實卻是殘酷的。她疲累的雙眼流過一波波人海的剪影,但她卻只能隨著陷困的車子動彈不得。

“快點動吧!快點動吧!我只要在前面拐個彎就到家了!”

她內心瘋狂地吶喊,但是車龍仍是聞風不動。就算她知道從這裡到拐彎後的住家只有20分鐘腳程,她也不能棄車而行。無奈呀!無奈!

終於,車龍微微動了一下,但也就這麼一下,接著>一切又靜止了,仿佛剛才的那一下沒發生過。

車外人群依舊喧嚷。她頹然地倒向座背,隨手換了唱片光碟。

感人的情歌悠揚地在車廂內回繞,而她的思緒卻回到了下午在小柔家的時光。


小柔紅腫如核桃的雙眼,止也止不住的淚水,讓她心頭悶悶的。對那背叛小柔感情的男人,小丁心有戚戚然,增加了對愛情的不信任感。

小丁知道世上有真愛,但是為甚麼她身邊的女性友人總是遇不到?每次她們過了甜蜜的熱戀期後,總是一把眼淚一把鼻涕地向小丁哭訴愛情的不如意,讓冷眼旁觀的她因此畏懼愛情的到來。

小丁認真地細數友人的愛情史,發現能維系一段細水長流感情的友人,真的是廖廖無幾。而這其中的一人就是她的室友小毓。

“呵,這粗線條的小毓可是胡裡胡涂地遇上了絕世好男人──健。”

小丁想起小毓那天見到健後回到家的模樣,不禁啞然失笑。


猶記得當天小毓上日語班回來時,披頭散髮、面青唇白的樣子,嚇到了正在床上閱讀的小丁。

小柔乒乒乓乓地衝進房,跌坐在小丁床上,面無血色地直拍胸前說怕怕。小丁急忙問清根由,而小毓大概是驚慌過度,一出口就是日語混福建話。

“WATASHI WA看到鬼!”

小丁愣了愣,一時回不過神來,好一陣子才會意,然後笑倒在床上。

“我真的遇到了!他一直跟著我,回頭一看他又會消失了!他已跟了我幾次,今天我終於見到他!”

小毓瞪大眼睛,仿佛他就在面前。

“他跟你說嗨?”

小丁故意糗她,沒想到小毓點頭如搗蒜直說:

“是啊!是啊!你知道我多怕嗎?他竟然這樣大膽現身!我當然嚇著了!”

小丁忍不住笑得直打跌!這小妮子一直喜歡看《咒怨》、《貞子》等一系列恐怖電影,才會如此疑神疑鬼!這明明就是男人搭訕嘛!甚麼見鬼!

後來的小毓和那個天天陪她下課的健認識了,日久生情,也順其自然地相愛了。

這麼多年,小丁把健對小毓的呵護瞧在眼裡,對愛情不禁存有些許希望,但這微弱的燭光卻照不亮其他友人失敗的感情所帶給她的灰暗,而且似乎有被黑暗吞蝕的趨勢……

好不容易,小丁終於擺脫了車龍回到住家。當她洗了澡想閱報時,小毓喜滋滋地從外頭回來,手上還捧了束花。

“健向你求婚啊?”

小丁見了她紅粉卜卜的臉龐綻著嬌美的笑容,忍不住想作弄她。

想不到這漫不經心的一句話讓她羞紅了臉,還有點害羞地點了頭。

這下可輪到小丁呆了,過後激動地與小毓摟在一起!

小毓詳細地描述了健的求婚過程,浪漫得如童話,讓小丁羨慕得不得了。想到這些年同居一室的情誼,想到既將離別的日子,讓兩人整夜臉上又是笑又是淚。


第二天,小丁大清早起床,洗刷完畢,邊吃早餐邊閱報,被副刊的一篇專訪吸引住了。

受訪者提出對真愛的看法:“真愛就像鬼一樣,很多人在講,卻很少人真的遇到。”

小丁微笑合起報章,收拾了餐桌就拎起了運動袋出門。

今天她約了個靦腆的大男孩到他常去的體育館打球。昨夜,電話筒另一邊的大男孩對她的應約顯得歡喜雀躍,而她則想試試看這段感情是否會萌芽、茁壯成長。

她的腳步輕盈,心情輕鬆。

愛情,很多人在講,卻很少人真的遇到,因此她若放棄了嘗試走一遭的機會,卻是可惜了些。誰曉得她會不會是那千分之一的幸運兒呢?何況,不是沒人遇到,而是少人遇到。

小毓在好幾年前就說她遇到了,不是嗎?

“WATASHI WA看到鬼!”

哈哈…好好笑哦… [s: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