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完全自杀手册

已经是半夜十一点多了,本来就空荡荡的机房更显得空荡。其他老师和同学都已经进入了梦乡,整个教学楼内只剩下我和雷子了。
“唉,好可惜呀,‘有酒无肴’”雷子看着我说。我知道这是想让我去买:
“好.好.好…我去买!”我无奈的说。
我站起身推开门一个人走下楼。当我走到四楼梯口时,突然整个走廊里的灯都灭了。窗外没有一点月光,我的四周一片漆黑,好象掉到了幽暗的无底洞里。我凭着记忆摸着墙慢慢地向前走。这时的走廊好像比任何时候都长,总也走不完似的,我有些害怕了,太阳穴跳得更厉害了,脑子里的翁翁声更响了,心里开始发毛,自己好像被关在另一个空间。风吹起来了,吹得杨树“沙…沙…沙…”做响,哭泣一般。我吓坏了禁不住打了一个寒战。我继续慢慢地向前走,走着…走着…,突然远处隐约地传来“嗒…嗒…嗒…”的脚步声,越来约近,越来越响,越来越脆,时快时慢,朝我这里走来。我的脚步停住了,开始慢慢的向后拖,可怎么也拖不动,我想喊,喉咙却堵住了一般,我吓坏了,气也喘不上来,突然脚步声停住了…
“谁在那?”楼梯口突然射来白光一个声音低沉的男人伶着一只手电筒。
“李大爷是我–袁野,怎么停电了?”我听出是看门人李大爷声音就回了话。
“我以为这层没人呢!所以我把电扎关了。你不是在四楼画室创作吗?怎么…”
“其实…”我随便找了个理由应付过去就向画室走去。我走上四楼,拐过楼梯口,看到整个走廊只亮了两盏灯,发出昏暗的白光,死人脸孔一般。突然耳边又一次传来“嗒…嗒…嗒…”的脚步声,我没敢多想,头也不回就向画室飞奔。刚一进门就听雷子嘲笑着说:
“怎么弄的气喘嘘嘘的,不会…啊?是不是呀?哎!我说你不是去买下酒菜了吗,在哪呀?拿出来!快啊!我都等不急了!以为你死了呢!藏在哪了???”
“你只关心你的下酒菜,我刚才碰到李大爷了,就没敢出去买。如果他告诉我们班主任,你你都别想安心的毕业了,看你到时候吃什么,喝西北风吧!哼!”我开玩笑的说。
我和雷子,边喝酒边闲聊着。雷子突然神精兮兮的说:
“你还记不记得,《完全自杀手册》上面那个女人总喜欢唱的那首歌~~~我等着你回来,我等着你回来…~~~上面还说看过这书的人,都会在第三天…”
“好了!别再说下去了,你不害怕,我还怕呢,这么晚还说这个!唉!酒也喝的差不多了,快画吧!不然没时间了…”
于是我和他都回到各自的小房间里–学校为了同学们不互相干扰,所以就把画室分为了几个小房间,我是雷子隔壁。
刚刚开始还没画半个小时,我就听见有人敲我的门:
“当…当…当…”
我心想:“该死的雷子,没事做了!是不是有病!…不理他!”
之后我又听到了很多次这样的敲门声,我终于忍耐不住了,准备出去找他算帐。一出门,竟和雷子碰了个正着。我不耐烦的说:
“你是有病,还是喝多了,没事敲什么门,我的灵感都让你敲没有了…”
“我才没有那么无聊呢,你真是猪八戒倒打一耙呀,我还没找你呢,你倒来找我了…”雷子显然生气了。
就在这个时候,我和雷子都清楚的听到:
“当…当…当…”的很响敲门声。
“是谁呢???”我有点害怕,就突然间回头问雷子。
我这个动作,把雷子吓了一跳。他战战惊惊的说:
“大哥!你不知道人吓人吓死人啊!不会是李大爷吧???…”
过了一会,那敲门声消失了。我和雷子也就不那么害怕了,正当我们要回房间继续创作的时候,
“嗒…嗒…嗒…”的脚步声又来了,比先前更响,更重,更脆—是女人的高跟鞋,声音好像是在向我们画室走来,越来越近…突然声音又消失了。画室的门并没有开。
“你听到一个女人在唱歌吗?在唱:‘我等着你回来,我等着你回来…’”雷子盯着门用颤抖微微的声音说。
“你干什么学女人的声音来吓我???”我也害怕了。
这时门外吹来一股寒风,门被吹开了,同时画室的灯也突然间全灭了。我被吓坏了,呼吸隨之急促,在这一瞬间我身上的每一根汗毛都竖了起来。我一动也不敢动,大脑里乱作一团,震天介响,我的浅意识用手去摸雷子,去摸不到他…我连打了几个寒战,我感觉四肢发麻,心好死死卡在嗓子眼里,憋的我喘不过气来。
“不…我不想死…不…不要…啊…啊…啊…”
我听到雷子撕心裂肺的喊声,吓的魂不复体。
“雷子…怎么…了?你…在…哪?你…?我用尽全力才说了这么几句话,当我再想在说下去时却怎么也说不出来。
声音消失了,我回过神时灯以经亮了。高根鞋的脚步声又一次出现在 门外,而且伴随着一个女人唱歌的声音:

当我回过头时我看见雷子笔直的站在墙脚,他的左手握着一支铅笔,铅笔的一头深深的插入了他的太阳穴,他圆瞪着双眼,大张着嘴巴,嘴角淌着鲜红鲜红的血。从他的死象看出,他死时一定是受到很大刺激。 
我报了警,经法医见定属于自杀。所以我没有任何嫌疑的被放回家。回到家我的耳边一直回响着那句歌词~~~我等着你回来,我等着你回来......~~~眼前总会有雷子死时的那副残像。突然间我想到了什么,就在《完全自杀手册》的最后一页这样写着“看完此书的人将会在两日后--自杀--!” 
我打开了电脑作了如下记录,这时...仿佛又一次听见那首歌和那个女人的脚步声................................. 
          2002年11月4日晚上1.30分
          口述:不是女人记录鬼在笑

这么多鬼事。。表好睡了。。~

哇!!看到我都爬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