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蜗牛

邻家原本租住着一个女孩。那一年,她已经远远过了结婚的最佳年龄,却不但没有结婚,连个男朋友都没有。

并不是因为她长的不好看,反而她长的很漂亮。据说还是毕业于某个名牌大学的研究生呢。

她每天的生活很简单,就是去上班,然后回家。

大家都说象这样的女孩子,一定是因为太眼高,所以才单身这么久。

邻家女是个善良的人,左邻右舍的都得到过她的帮助。或是下雨天帮西家收了来不及收的衣服,或是帮东家照看一下不及照顾的小孩子。

反正是个人缘很好的人。大家都是很热情的,得了她的帮助,就把她当自家人,看她不结婚,就替她着急,于是发动了所有的人给她提亲。

她的条件又这么好,远的近的有交往的没交往的熟识的不熟识的都来给她提亲。

初时碍于情面,凡有提亲的还都安排个时间见面,渐渐的厌烦了,索性一个也不见。

最后一见有貌似提亲的人来,或是稍稍提了一下关于她的亲事,就立刻如临大敌一样躲的远远的。

大家见她这样,觉得无趣,时间久了,也就不提了。

也有在一边静静的看着这一切的人,那就是和她一个单位的俊。俊是个英俊而有才华的小伙子,是个大学毕业生,因为年龄相仿,所以和邻家女很聊的来。

只有他知道,邻家女其实是有男朋友的。那是个和她一起毕业的同学,叫做建设。建设和她大学时候就恋爱了,并在考研究生的时候和双方的家长都见里面。建设的家是农村的,很淳朴的乡下人,见了邻家女这么标致又有文化的女仔,当然很高兴。可是邻家女是大城市的干部家庭,就很反对她和这样一个农村的男孩子交往。殊不知现在的年轻人都是一些敢有作为的一代,她家里反对的结果就是导致了两个人跑到了这个偏远的小城市,过起了甜蜜的小生活。

邻家女的真名字叫做青。她是一个追求安稳的女子,能够和心爱的人一起生活,之于她,就已经足够了,已经很幸福了。但建设不是,他是个很好强的男孩子,青的家里不同意他们交往,他就在心里发誓,一定要混出个名堂,然后光明正大的去她家里提亲,把她娶回家。所以他在来到这个小镇没多久,就去美国留学读博士去了。两个人相约,等到他毕业立足于当地的时候,就把她也接出去。

其实在青刚来这个单位的时候,俊就注意到她了。她在他的心目里,正是他的梦中情人一样标准。虽然他没有见过建设,但他见青这么痴情于一个男孩子,也只有在心里默默祝福了。他觉得,能够和青这么近的接触,并可以默默的关心她,就已经足够了。而青,也真的是把他当成无话不说的知己,所以他才会知道那么多她的事情。

转眼建设走了以后的第一个情人节。所有那天见过邻家女的人,都在互相问着,她怎么了,是不是病了,怎么那么萎靡消沉啊。

俊买了一束鲜艳的百合,去她家里看她。看着她软弱的样子,俊只觉得心里一阵抽痛。是的,我要跟她表白,不要她这样痛苦的生活了,俊这样想着。

忘了他吧,重新开始一段更适合你的爱情。俊握住她的手,深情的说。

青什么也不说,只是静静的用一双清澈的眼睛看着他,然后摇摇头,把手抽了回来。

可是,这样一个没有责任心的男人,是不值得你等候的,不是和你约好了今年的情人节一定回来吗。

青仍是用那么清澈的眼睛看着他,然后幽幽的说,不是的,一定不是的,他一定是学业太忙了才没有回来的。

那也要有个电话啊,或者写封信回来也好啊,一定是变心了。俊恼怒的说。

我不许你这样说他,你走……。青忽然生气了,颤抖着指向门外的指尖。

俊愣了片刻。他真的就那么好吗,真的就这么值得你等候吗。

是的,没有人可以代替他在我心里的位置。他一定会回来的,开着漂亮的红色跑车,他知道那是我喜欢的。青目光迷离,充满了对未来的憧憬。

那一刻,俊的心情失落到了极点,他说了句我知道了,然后就跌跌撞撞的走出了门。心情仿佛一只摇摇摆摆的七彩水泡,在见了太阳的瞬间刚刚流露出的喜悦,却忽然被现实无情的击碎,在明媚的阳光里灰飞湮灭,一切都破灭了,仿佛从来就不曾有过一样,只是在空气中漂浮着雾样的水滴。

还是走来时的路,心情却分明已恍若隔世。迎面一个邮差骑车撞了过来,俊不知道闪躲,竟然就直愣愣的撞了上去,然后仿佛毫无知觉的继续走路。

邮差一边收拾散了一地的邮件,一边向他的背影骂,什么东西啊,走路不抬头。

俊在当天夜里就离开了这个伤心的小镇,只给单位留了一封辞职信,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

那一天的夜晚,月明星稀,空气里吹拂着淡淡的忧伤。

夜已经很深了,邻家女的小屋还亮着灯,她正趴在书桌上,似乎睡了。

忽然间,仿佛有什么声音从遥远的地方传来,呼唤着她的名字——青。她迷迷糊糊的站起身来,向门外走去。

头很晕,打开门,她倚着门框向外面看去。夜色朦胧,月凉如水,天地间迷茫一片。从远远的,远远的地方驶过来一个黑点。

那是一辆跑车,是的,一定是的,红色的夜跑车。

邻家女莫名的兴奋起来,虽然觉得那一切有些遥不可及,但似乎那汽车的轰鸣声已经就在耳边了。

她不由的闭上了双眼,幻想再睁开的时候,幸福就已经停留在身边。

轰鸣声越来越清晰,越来越近,竟然真的就停在了她的眼前。

可是,为什么没了声音呢,为什么没有人打开车门走过来,是建设吗,他为什么不过来拥吻我,在我耳边轻轻的说他爱我,然后带我走呢,为什么……。邻家女疑惑的睁开了眼睛。

于是她看到了。她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在她的眼前,赫然停着的,竟然是一只硕大的蜗牛,那灰色的蜗壳,在夜色里闪着冰冷的光,然后将生长着两只巨大触角的头缓缓的向她扭过来,一对冒着寒光的眼,在她的眼前越来越大,越来越大。

那一天的夜晚,几乎一条街的人都听到了从邻家女小屋里传来的尖叫声。

从那天起,邻家女疯了。

邻居在帮她收拾屋子的时候,在书桌上看到了一封寄自美国的信,是一封无情的分手信,寄信人的名字叫做建设,收到日期是2月14日。

邻家的小屋从此不再有人租住。

小镇的街上,一个整日里四处游荡的女人,时哭时笑。

但更多的时候,是一个人坐在路边发呆,嘴里还不住的喃喃的说,我要和蜗牛结婚,我要和蜗牛结婚……。

unbelievable~~

他怎么啦?有酱荒苗的事情??

噢 本来温馨感人的
变成玄幻的故事
女主角真可怜

还是觉得有点匪夷所思
分明就是受刺激出现幻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