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警告信你們收到了嗎?

有一天,閻羅王升殿,鬼卒們一陣呼喊助威之後,一個白髮稀疏的老頭兒被押上殿來。

「大王饒命呀!我是無辜的,不明不白的被欽差老爺捉來審判,大王,我太冤枉了,我還有好多財富沒有享用完,還沒有把財產分配好,我還……」老頭兒看見閻羅王不但不知害怕,反而大喊冤枉。

「住口!」閻羅王大聲喝叱道:「你知道這是什麼地方?膽敢大聲喊叫。」老頭兒被閻羅王的威嚴嚇呆了,低著頭,不敢說話。

「哼!」閻羅王把臉一沈,以嚴厲而低沈的語調說:「你生前作惡多端還敢喊冤?我現在問你話,你要從實招來。」

「我…照實說,還…還請大王開恩.」老頭兒顫抖著說。

「我問你,你生前開設賭場,抽頭圖利,害人家傾家蕩產,家破人亡。又開設色情應召站,賺骯?font color=‘red’>過濾詞語A使很多人沉迷於淫亂的罪惡深淵,有沒有?」閻羅王摸摸鬍子問道。

「有!有……」老頭兒不好意思看閻羅王,低著頭小聲的回答。

「還有,你還製造、假酒、假藥販賣,賺取不義之財,害人不淺。另外,你還虛設公司用支票詐騙人家很多財物,有沒有?」閻羅王數落著他的罪狀。

「有,有。」老頭兒知道閻羅王已將世人所做的一切,記載得清清楚楚,想賴也賴不掉,只好點頭承認。

「這麼說來,捉你來地獄接受審判,還有什麼冤枉?雖然,你在世間做了很多壞事,都僥倖逃過法網,可是陰律難逃,如今,你要一一的受到應得的報應。」閻羅王瞪著銅鈴般的眼睛,怒責著老頭兒,然後,大聲命令:「來人啊!把這老頭子打下十八層地獄,讓他嚐嚐開腸剖肚、下油鍋、上刀山、五馬分屍的厲Γ侔l交畜生道輪迴。」

「大王赦罪!大王開恩!」老頭兒聽說要下十八層地獄,受下油鍋等種種刑罰,嚇得臉色慘白,哇哇大哭,連忙磕頭求情。

「陰律森嚴,本王大公無私,只有依律論斷,你求情也沒有用。」閻羅王鐵面無私,說得斬釘截鐵。

「大王!我真後悔,後悔為什麼在世時儘做壞事!可是,大王!你為什麼不早些警告我,讓我及早悔悟,改過遷善,多做些好事,彌補我的罪過呢?」

「胡說?我不是早已寄給你三封信,警告過你了嗎?」

「沒…沒有呀!」老頭兒結結巴巴的說。

「你一天到晚忙著動歪腦筋,做壞事,吃喝嫖賭,難怪我寄給你信,你都不知道。」閻羅王借機責備他一番,再問他:「我問你!你什麼時候配老花眼鏡的?」

「讓我想想……」老頭子抓抓頭皮,想了半天才說:「對了,那是我四十五歲的那年,有一天,當我在看報紙時,突然感覺字跡模糊,不久,我就去配了一副老花眼鏡。」

「那就是我寄給你的第一封信,警告你離老年不遠了。」閻羅王一本正經的說。

「什麼?那就是你寄給我的第一封警告信?」老頭子顯出一臉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的模樣,頓了頓,又問:「那麼以後的兩封信,又是什麼時候寄給我的?」

「你五十五歲那年,有一天早上,你照鏡子梳頭髮時,發覺白髮蒼蒼,你太太也發現了,就叫你去把它染黑,以便看起來年輕些。這就是我寄給你的第二封信,警告你,你離老年越來越近了。」

閻羅王停了一停,又繼續說:「又過了二年,你患了一場大病,差點死掉,這就是我寄給你的第三封信,在警告你,你離死期不遠了,隨時要準備到我這裡報到,讓你活到六十五歲,已經是便宜你了!」

「什麼!大王,你是用這種方式寄給我信的?唉!我怎麼那麼糊塗,一點也沒警覺。」老頭子垂頭喪氣的說著。

「這樣,你沒話說了吧!」閻羅王命令道:「來人呀!把他押下去。」老頭子終於哭哭啼啼的被鬼卒押去接受刑罰。

閻羅王審過了一個,接著被押上殿來審判的,是一個年約四十歲的青年人。閻羅王翻翻功過簿,搖搖頭說:「你是一個有學問、有地位、有能力的青年,為什麼在世時,不培養高尚的品德,多做好事,幫助別人,造福社會呢?卻只顧享受,又自私自利,常惡口損人,嗜賭好色,不但毫無功德,還惹得一身罪過!落到這裡來接受審判!」

「不錯!大王!我本來也想等我年紀大一點再來修行,等賺夠了錢,再來做好事,可是萬萬沒想到我這麼年輕就死了。」青年顯得有點黯然神傷,接著若有所悟的說:「閻王老爺!我根本沒有收到你的警告信,我死得好冤喔!」

「我也覺得你死得好冤!我接連寄給你三封信,可惜你一點也不知道,結果,糊裡糊塗的生,又糊裡糊塗的死。」

「大王!別開玩笑了,我真的沒收到你的警告信。」

「我說你糊塗,一點也沒錯。」閻羅王嘆口氣說:「我的警告信怎好千篇一律呢?」

「那麼,大王!你的警告信又是什麼時候?怎麼寄給我的?」

「好!那我問你,你記不記得你鄰居,有個和你同年齡姓方的青年?」閻羅王耐著性子問。

「有,我跟他是從小一塊兒長大的好朋友。」青年不假思索的說。

「那你的好朋友現在在那裡了?」

「他?他早在十年前患肝病死了,我還去參加他的喪禮。」

「沒錯,他死的那天,就是我寄給你第一封警告信的日子。」

「大王!我的身體比他強壯得多了,怎麼可以跟他相比呢?」青年不服氣的說。

「雖然你比他強壯,可是你能保證你不會生病?你難道沒看過比你更強壯的,突然間得了病死掉的?」閻羅王耐心的給他說明,然後說:「我早就知道你看不懂我的信,所以,後來我又寄給你一封信……。」

「第二封信,我還是沒收到。」

「你記不記得,五年前,和你十分要好的堂兄有一天,在街上行走時,被一輛汽車給撞死,你還到醫院去看他?」

「記得,是有這麼一回事,可是,大王!我走路很小心,不會那麼倒霉!」

「誰都認為倒霉的事不會發生在自己的身上,然而,誰能保證呢?」

青年人覺得閻羅王說得有理,可是,他不明白閻羅王又是什麼時候寄給他第三封信的,於是再問:「那又是什麼時候寄給我第三封信?」

「你一天到晚光想著賺錢、享受,當然迷迷糊糊不曉得我寄給你的一封限時信。我問你,二年前的夏天,你和幾個同事到海邊釣魚,忽然來了一個猛浪,把你的兩個同事捲入海中,結果雙雙溺斃,這就是我寄給你的限時信。」

「我親眼目睹那幕慘劇,當時,我也有生死無常的感慨,心想生死之間,怎麼隔得那麼近?那時,也曾想應該好好研究一下生死的問題。」

「那後來呢?」

「後來!後來……」年青人結結巴巴,不好意思回答。

「沒多久,你就把這件事忘得一乾二淨,又和從前一樣,只顧眼前名利的追求,不顧死後。唉!你怎麼這麼糊塗?」閻羅王感慨的說。年青人被閻羅王說中了心事,低著頭,默然無語。

「你生前雖然沒有做傷天害理的事,可是,沉迷賭色,口德不修,犯了不少罪業口過,依因果律,受完刑罰後轉生貧賤人道。」

年青人聽說要受刑罰,不兔心驚膽戰,嚇得渾身發抖,可是檢討自己的一生,好事沒做一樁,小過卻接連不斷,如今,自作自受,也只有認命了,而下輩子可以轉世做人,總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大王!我下輩子一定要好好研究聖人的道理,了解宇宙人生的真理,過最有意義的人生。」年青人誠懇的表示自己的決心,眼眶含著淚珠。

「好!好!希望你好好把握來生,仙佛凡人做,有志者事竟成。」閻羅王語重心長的期勉。說完,擊鼓退堂,鬼卒押著年青人走出森羅寶殿。

朋友!當你看完這篇故事,請想想!你已經收到第幾封信了?

我没收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