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次堕胎又三次分手

午夜12点时,我的手机突然响起,正常情况下,这个时候我应该是关机并且睡觉的了,而那天我恰好忘了关机。

那是一个我并不熟悉的号码,我犹豫了一下子还是接了过来,一个女孩子的声音,带着明显的哭腔:“晓颦,我能不能跟你聊啊?”我跟她说好第二天找她,就把电话挂了,而她随即就给我发来一条信息:“晓颦,我好痛,压抑得好难受,我感觉自己快疯掉!望着镜中泪流满面、苍白憔悴的自己,我感到这些日子支撑我的力量正慢慢抽空!今晚又将是一个不眠之夜……”因为实在太晚了,我给她回了一条信息,答应第二天上午找她,就关机了。

我是第二天中午见到秋水的。她一身职业女性的打扮,但神情中却一点也没有职业女性的精明和干练,她看上去甚至有点弱不禁风,苍白而忧郁,一副我见犹怜的“林妹妹”模样。“又是一个悲情剧的女主角!”我的心里暗自嘀咕。俗话说:“相由心生”,见多了为情所困的“女主角”并因此学会以貌度人的我没待秋水开口,早就对她的故事基调成竹在胸。

我和他相识于2001年末,相恋于2002年初,两年多的感情可谓一波三折,我3次为他堕胎,又3次与他分手。尽管我们现在又再次分道扬镳,但是,我知道,他永远不会从我心中“过去”。

最后的一次分手是在今年的春天。在此之前,我们有过8个月的同居生活,那段日子我们跟真正的夫妻无异,有如胶似漆的卿卿我我,有鸡毛蒜皮的磕磕碰碰;哭过,笑过,爱过,痛过。曾经的一切不是三言两语可以一笔带过的,但如今想起来,却是梦一般的虚幻。确切的是,直到分手的那一刻,我依然深深地明白,我仍然深爱着他,尽管他对我是那么寡情薄义,但我丝毫也不怨恨他,我宁愿相信,我没能拥有他直到永远只是因为我不够优秀。

和他分手之后,,我选择远远地离开汕头、离开他,我以为,时间和空间的分隔一定会让一切淡化。然而,始料未及的是,仅仅两个月,我就回来了。尽管在那个完全陌生的城市我有远胜于在汕头的舒适的生活环境以及更多的发展事业的空间,然而,我时刻感觉到自己就像无根的浮萍,令我有这种感觉的并非人生地不熟,而是没有爱。真的,那是我心里最确切的感觉,没有爱的日子,我简直就是行尸走肉。今年5月份,我又回来了。

也许潜意识中我还是想跟过去作一个告别吧,在重新开通手机时,我决定把原来的号码给改了。然而,就在用新号码知会众朋友时,鬼使神差的,我竟然又发了一条信息给他!我记得很清楚,那是5月的最后一天的午夜,我和他失去联系整整两个月零18天。

收到我的信息之后,他马上打了我的电话,并问我在哪里,我告诉他我在家里,同时说:“我想见你!”他好像有点犹豫,迟疑了一会儿说:“好吧,我去接你。”几分钟后,那辆熟悉的小车就停在我家楼下。坐上他的车之后他问我去哪,我不假思索地回答:“看海去。”

这辈子,我跟海似乎有着不解之缘,不管是失意落寞还是春风得意,每一个非常的时刻,我都会选择去海边,与不论是波平浪静还是惊涛拍岸的娥海找到某种契合或者共鸣。而我和他的的故事也与海密不可分。我还记得,第一次跟他去看海是在2002年的2月20日,从那天起,我便芳心暗许,而后来,我又在海边为他献出了我的第一次,在后来,我们又在这里结束。因此,从某种意义上讲,海,对于我来说就像婚床一样神圣,我的爱在这里启航,又在这里抛锚。

似乎还是很有默契的,他把车径直地开往中信海边,这是我最想去的地方。还是那个朝海的房间。窗外,海浪翻滚,涛声阵阵;窗内,激情澎湃,烈火焚身。在灵肉交汇的瞬间,我终于解读了自己心灵深处一直秘而不宣的生命密码:其实,我对他的感情一点都没有改变,甚至,我比任何时候都爱他!而几乎就在同时,我又有一种强烈的感觉,在与我分开的这段时间里,他一定有别的女人!我也说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也许这就是女人的直觉。我问他是不是这样,他不置可否,随即恼怒地扔出一句:“你不觉得你太煞风景吗?”我无语,惟有锥心的痛!

其实,早在我之前,他就和一个坐台小姐过从甚密,即便是和我同居的那段日子,他也仍然和她若即若离,我们为此没少吵过。事实证明,我的感觉是对的,后来我发现他除了跟那个坐台小姐继续藕断丝连之外,还跟另外一个女的联系非常频繁,也许这就是男人的劣根性吧,对此我也无能为力了。我只能在内心一次次地问自己:“你为什么会摊上这样一个人,莫非爱情真的是盲目的?”

我们又继续一种若即若离的关系,有时候两个人呆在一块儿时,我依然能感受到曾经的那份激情,这往往给我一种错觉,过往的情分并没有因为曾经的不快有丝毫的改变,他仍然爱着我。然而,一旦分开之后,我们形同陌路,只要我不找他,他甚至可以十天半月也不找我。

7月下旬的一个闷热的夜晚,空气似乎凝固了一般让人窒息,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我想起已经有好几天没有他的任何音讯了,我试着拨通他的电话。他告诉我他在中信海边,他让我去那里找他,他说:“有些事我需要当面跟你说清楚。”我不知道究竟有什么事,但一想到可以跟他在一起,我几乎是不假思索地就打车径直往那边赶。当我兴匆匆地敲开他的房间时,出乎意料的是,等待我的不是拥抱和热吻,而是他一副冷冰冰的脸孔,还有比这更冷的话语,他质问我:“你出卖了我,看着我一败涂地,你总算开心了吧?”

我被他劈头盖脸的一顿臭骂弄得丈二和尚摸不着脑袋,后来,我终于弄明白了。原来,他去年投资了一个新项目,但失败了,这次投资有点孤注一掷,失败之后他的事业元气大损,而恰好在此时,他以前很多生意上的伙伴又纷纷上门跟他索要货款,于是他突然就联想到,去年有一次他带我去见了这些客户,会不会就是我去跟他们通风报信,然后等着看他的笑话的?“天哪!难道我在你眼里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吗?”我惊呼。而几乎是没给我任何解释的机会的,他就狠狠地掴了我一个耳光!我当时就呆住了!只感觉脸上火辣辣地痛,而更痛的是我的心!我惊诧地看着他,在我眼里他完全成了一个陌生人,我不敢相信眼前的他就是我用整个生命去爱的那个人!然而我不想辩解,我觉得已经没有这个必要,我最爱的人就是如此定位我,把我想得如此不堪,这还需要辩解吗?那一刻,我只想尽快地逃离他!我推开门,飞也似的跑了出来,在那片见证过我们不少的缠绵和爱恋的沙滩上,我任自己的泪水滂沱成雨。我真的好心痛,觉得自己好失败,全身心的不求任何回报的爱,换来的竟然是这样的“另眼相看”!

和他分分合合的这几年,每一次分开之后我也许会有短暂的清醒,而在这短暂的片刻中我总是意识到,爱,对我来说无异于一种自虐。不是吗?每一次都是把自己伤得体无完肤。然而,我又是如此欲罢不能,就像飞蛾之扑火,这几乎成了我的宿命。而每一次,面对他时,我就会把一切忘得一干二净,有他的时刻对我来说就是天堂。就像中信海边的那一夜,我心痛欲绝,我只想尽快地逃离他,而后来,当他追了出来并竭力地劝我回去时,我就中了蛊咒一样,再次迷失在他的甜言蜜语中。

8月上旬是我的生日,他答应陪我一起过生日,我很高兴。然而我没有想到,这竟然是他安排下的一场“鸿门宴”,当我吹灭生日烛光,等待他的祝福时,他告诉我,他已有了新的女朋友,而且是他的家人“御定”的。

我痛楚,我不甘心,我为他付出了那么多,我爱他胜过一切,走了那么长长的一段路,而他竟然全然不顾、另觅新欢!

采访秋水的过程中,有好几次,她泪流满面、泣不成声,不得不中断了叙述,而我也一次次地被她所感染而不能自己。在此后的日子里,当我试图把她的故事整理成文字时,我发现自己有点力不从心,并不仅仅因为她叙述上的无序,更因为我对她的痛惜。秋水给我的初次印象几乎可以用“冰雪聪明”来形容,我实在不愿意因为自己对其故事的复述而让人觉得她是弱智的,尽管我知道爱情基本上是与智商无关的。

不过,见多了男男女女的恩恩怨怨,我多少也能释然,其实,每一段感情的发生,都有它必须发生的理由,这个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和恨,也没有平白无故的得与失,而没有切肤之痛者,是没有发言权的。

可悲的女生,可恶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