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該趁人之危

太陽要露面了,斷斷續續傳來鳥叫聲。景倫在房間的窗簾邊緣,看到檸檬色的光線摻混了淡紅色和微藍的亮光,慢慢擴散開來。自從前任女友離開後,好久沒有見過日出,也沒有女人在他這裡過夜。
他把女人從雙城街的酒吧帶回家,但這回可不是他釣來的,要不是因為她在朋友剛開的店裡發酒瘋,大吵大鬧嚇走不少客人,朋友拜託他幫忙叫車,以前的他是不會多管閒事的。好不容易將女人拖上計程車,卻半天問不出住處,只好先將她帶回住處。

一夜體香代價昂貴
進屋後他給她喝了解酒飲料,替她擦洗哭花了的臉,為她換掉滿是污漬的上衣,女人安安靜靜沒有反抗,因為已經沉沉睡去。
景倫此時才發現平靜時和閉著眼的她其實很美,一綹捲髮散落在她的前額,雖然有點年紀,眼睛下方懸浮著一圈酪梨色的眼圈,沒上妝的臉還是很有魅力。
她嘴中微微呼出的酒氣,和淡淡檸檬味的體香,不斷撩挑著他的慾望,但他還是制住了那頭小野獸,因他的字典裡沒有「趁人之危」4個字,比起動物衝動式的一夜狂歡,他更想在兩情相悅下享受這個有點古典美的女人身體。
景倫決定先好好睡一覺。「晚一點帶她去吃個早餐吧!」腦中還浮現兩人一起到河堤散步的畫面,想像她不單只是走進他的房間,也走進他的生命,他可以暫時不必換掉那張前女友留下的雙人床。
萬萬沒想到,醒來時,他那張大得像一片雪原的床,依然和之前的每天醒來時一樣空盪。
他愛的幻覺、有著酪梨色眼圈的女人、她的體香,已經和他的皮夾、提款卡、信用卡……一起消失了。景倫除了意識到自己被「乾洗」,也明白今天是個黑色的星期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