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鼓励偷菜游戏

社交网站Facebook游戏“开心农场”红遍两岸三地,但由於游戏鼓励网友“偷菜”,赚取“农民幣”与成就感,也惹来一些非议,连台北政府週一(10月19日)也就“开心农场”开腔。台北教育部表示,不鼓励偷菜游戏,以免给孩子不正確的观念。

Facebook游戏“开心农场”在两岸三地爆红,让许多民眾享受“种菜”、“偷菜”的乐趣,不过教育部认为,“偷窃”於法不合,教育部长吴清基说,偷窃不符合品德教育的精神,教育部不鼓励这样的游戏。教育部次长林聪明更呼吁网上游戏厂商,不要使用“偷菜”的概念,否则会混淆学生的价值观念。

网友猛批多事

较早前有报导指出,台北教育部曾考虑向业者反映,希望能把“开心农场”游戏中的“偷”菜行径,改为“租”菜,以符合道德规范,结果遭到网友猛批,指教育部太多事、管太多。台湾国民党立委郭素春提醒教育部,用规劝和宣导的方式,远比规定更恰当,若教育部觉得要禁止游戏“偷菜”,“那些打打杀杀、白刀进、红刀出的画面是否也应禁止?”

教育部週一澄清,教育部只是提出看法,没有权利介入。不过吴清基表明,教育部会严格要求教师、公务员和行政人员在上班时间,不能使用Facebook玩“开心农场”等游戏,也希望学生课余时间不要太沉迷。教育部电算中心主任赵涵捷说,有些中小学生在游戏中偷菜,回到家洋洋得意,希望他们瞭解真实和虚擬世界有差別。他呼吁厂商多开发一些不同游戏。

网民上班“种菜”遭解僱

《开心农场》2008年底推出后,极速窜红,成千上万的网友变成“农夫”,每天都要上网浇水、除草,还要去別人的菜园偷菜,简单的互动模式,缔造出网络游戏奇蹟,还造成不少怪现像,包括有人因上班偷种菜被解僱、忘记帮女友浇水而分手,还有因此而兴起的网络钟点工,帮忙碌的网友种菜。和大多数社交类游戏一样,开心农场也通过虚擬物品收取费用。《开心农场》最高活跃用户数超过1600万,每月游戏收入达5000万港元(约马幣2172万令吉),今年预计盈利达300万港元(约马幣130万令吉)。但也有业內人士对社交类游戏的前景持怀疑態度,因为它生命週期短、容易被模仿,目前在市面上已发现20多款山寨版开心农场。

台製真实版“开心农场”

位於台湾北投的绿风庄园,由於从老板到员工都是开心农场迷,加上原本园区內就有个小池塘,於是突发奇想,花了2週时间打造一座真实版的开心农场,结果很多网络农民都慕名而来。农场的设计,由木板狗窝、稻草仓库到圈养动物的围篱,就连一格格排列整齐的农地,都抄足开心农场。来宾可享受除草、浇水的耕种乐趣,当然偷菜则免问。一名造访者说:“整个都像极了!”另一人更笑说:“我现在看到就是手很痒,很想偷(菜)!”唯一的缺陷,是农场少了狗儿等动物。

半夜上网防偷菜‧妻遭夫赶走

开心农场玩家们三不五时就要上网照顾自己的菜园,中国內地一名河南女子,为防別人来偷菜,经常半夜起床上网查看,却造成丈夫晚上睡不好,丈夫屡劝不听,最后就把妻子赶出门。这名李姓女子说:“因为怕半夜被人偷菜,晚上都会爬起来查看,有天梦到自己的番茄成熟了,就惊醒立刻上网收菜。结果朋友的菜也成熟,就顺便去偷,因为偷完实在太兴奋了,就欢呼起来,结果惊醒正在睡觉的丈夫,就被他赶了出门。”

贩菜功能‧被用作贩毒

开心农场玩家细心栽种出各式蔬果,还可將它们卖给网上朋友,但想不到竟有毒贩看上这种模式来贩毒。台北警方早前在追查通缉犯王福明时,便意外地发现这种贩毒勾当。警方表示,毒贩先是利用游戏里內建的“好友名单”,迅速连结拓展贩毒市场,之后在透过涂鸦墙跟其他农民聊天时,会试探地问想不想开心一下,其实是暗示要不要买毒品;若表示要买萝卜,就代表要买安非他命,问你买几颗,就是几克,接毒贩会指示有意购买的农民,拿农民幣(也就是现金)到西门町交易。
1.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