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愛原來不簡單

會說話的乳房,像會說話的眼睛。乳房的重點是靈氣,有經驗的男人精查女乳,就能懂女人。
相較於乳房大小,乳頭或乳暈可能比較殺。女人被咬乳頭,下體酥麻,道理同嬰兒吸奶可幫助產婦子宮收縮一樣。乳頭形狀人皆不同,有些像釘子,讓人想含著喊:「轉吧轉吧,七彩紅綠燈!」有些下垂低調,彷彿菩薩低眉不語;有些狀似骰子,讓人想玩「十八豆」,咬了放開,再咬再放。不愛穿內衣、乳房外擴或下垂的女人,則是「一彎腰,垂奶就滑進下水溝了」。乳頭下凹的女人常感自卑,但男人反而很享受舔平凹壑的滿足感,只能說人各有愛。

乳環狂野危機四伏
乳房不見得是性感帶,有時被男人輕輕劃過T恤,乳頭就快從胸罩噴翹出來,有時好捏歹捏,也無欲無求。男人對待乳房,就像女人口交,只有本人才知道力道,有的女人抱怨男友力道過大,「像山東大叔麵般,搞得人家跟沙鍋一樣海腫」;有些男人則覺得女友的牙齒或舌頭很笨拙。所以,乳愛跟口交都要教導。
男人愛「乳交」(陽具摩擦乳溝),但小咪女力有未殆,不是用水餃墊大,就是兩手死命擠,才能有大亨堡入熔溝感。A片裡,乳環女狂野妖豔,甚至掛「乳夾」扭擺甩尾,再持久的看到這種騷貨都要早洩崩潰。但真正要男人用舌頭去舔乳環,心裡還是會有點金屬物品的畏懼。
有些人喜歡小巧乳暈,有些看到「尪仔標」乳暈有阿嬤鄉愁。有些偏好乳暈上長毛,邊做愛邊學古代師爺般猛揉嘴毛。市面上黑心貨充斥,女人勤擦乳暈漂紅霜,發現乳頭真的變紅,後來才知道,買到劣質品,導致咪咪紅腫發癢,才驚覺不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