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英雄(学徒)

■作者/庄迪澎专栏

今年3月8日的第12届全国大选,的的确确令很多人措手不及,媒体如此,朝野政党的候选人亦然。执政党州行政议员打惯官腔,而且因狐假虎威之故,媒体不敢得罪总是客客气气,结果这些下野的议员们可能不懂得如何当个向州政府质询的在野党议员,可能也不习惯如何应付“势利眼”媒体。

不过,要学怎么做在野党议员毕竟不算太难,至少人民联盟州政府的一些官员做了示范。选前高谈阔论恢复地方政府选举,不断督促国阵政府“还我第三张票”,也曾建议委任在野党代表党县市议员;“不小心”执政了,恢复地方政府选举成了“不是说做就可以做”、“还要详细研究”的事情。

此现象正是在告诉选民两种可能性:一是执政前信誓旦旦的“政纲”都是谎言,二是在野时言之凿凿的“改变”之道都是没有经过深思熟虑的信口开河;无论哪个可能性才是真相,这都是在野党在几无心理准备的情况下执政的后果。

由于“准备缺席”,一夜之间做了政府的在野党人还没调适过来。有人虽然当了州政府首长,但潜意识里还是“随时准备坐牢”的在野党议员,所以三天两头“纡尊降贵”在民间宴会、茶室记者会上揭弊案;另有一些人,则是原本被委派到“黑区”当“炮灰”,却因缘际会莫名其妙当选,但是当选后却不晓得怎么做议员。

怎么做好议员的工作,学校没有教,即使政治学和公共行政学博士也未必能当个好议员。要怎么当个好议员,一是有赖于个人的理念、知识、视野和历练,知道自己从政的目的何在,希望做些什么事、知道要怎么做;不过知易行难,有些候选人虽然学历卓越,竞选城市中产阶级聚居的选区,有能力做好政策工作,但在竞选期间大谈国是之际,仍得不忘“提醒”选民:“我还是会帮你们看沟渠和马路的……”

当好议员也要有慧根
缺乏上述条件的候选人,要学会怎么当议员,就只能参照“学徒制”;所谓“学徒制”,就是母鸡带小鸡,让小鸡“参考”母鸡的言行举止,直到小鸡可以自力更生,甚至可以自创一格为止。

“学徒制”讲的是实战经验的模拟,能否青出于蓝,更多时候是看小鸡的慧根如何。慧根好的,在仿效“前辈”之际,也懂得考虑时局形势的异同而调整手段;慧根差的,不管三七二十一,只管依样画葫芦,不懂变通,最终可能画虎不成反类犬,坏了事。

上周三(5月7日),我到雪兰莪州蕉赖皇冠镇采访居民的“保路”活动,上千名居民和超过两百名警察僵持了近七个小时,虽然镇暴队和居民一度发生轻微的碰撞推挤,但是整体而言还算和平散场。

我人在现场的那段期间,见证了民主行动党吉隆坡蕉赖区国会议员陈国伟的沉稳老练;他周旋在警方和居民之间,一会儿安抚鼓噪的居民,一会儿找警官交涉,一会儿向媒体汇报最新情况。该做的,不该做的,该讲的,不该讲,陈国伟拿捏得体,稳住场面,这份功力,跟在身边的“小鸡”们还差得远呢。

把菜鸟吹捧成“人民英雄”
当天,几个人私底下闲聊时,陈国伟指着聚集在石墩处、眼睁睁看着警方庇护大道公司工友重新安置石墩的居民,讲了一句话:“现在要乱很容易,只要里面有个人号召‘推倒石墩’,马上就乱了。”陈国伟当然只是讲没有做,如果换着另一个不成熟或要靠这种廉价宣传博出位的不负责任政客,那天恐怕就乱了。

陈国伟是草根型议员,在1980年代因率领居民反对蕉赖路收费站而声名大噪,应付皇冠镇的案子,对见惯大场面的他而言只是小案子。加影警区主任那天告诉他,警方只是奉命在大道公司安置路墩时维持秩序,石墩摆好就收队,不会通宵驻守。换句话说,警方在场时,只要居民不乱,大家相安无事;警察收队后,居民大可再搬掉石墩,没人理你。

陈国伟深知这点,没有必要让居民犯险和警方起冲突。不过,第二天(5月8日)晚上的场景就大不相同了,警方下令捉人,控制了形势后,一名菜鸟议员竟然还率众将石墩移开,结果招致警方发射水炮及催泪弹。这一场景,不就是陈国伟前一天说的:“现在要乱很容易,只要里面有个人号召‘推倒石墩’,马上就乱了。”

结果乱了,居民伤了,菜鸟也说伤了,但人红了。更“乱水”的是,那些不在当地,不明就里的巴生民主行动党人,竟然拉队到国会大厦把菜鸟议员吹捧成“人民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