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像是紅線停車

下午大約五點我們提著一大袋包括雞精、山藥粥、麵線和要去料理的海鮮,駕著車子匆匆往盆地邊緣的山腳下駛去,沿途我們都在焦慮著可能找不到停車位了。
「有了。」她眼睛一亮把車子倒進一家鐵門拉下的商店門口一條粗粗的紅線前面,我下車手腳俐落的把一輛機車拖開一些。當側門走出一個老先生瞪著我們的車子看時,我們已經迅速離開「犯罪現場」,一場匆匆忙忙的除夕團圓聚餐就這樣上演了。

歌唱表演熱鬧滾滾
因為兩腿無力要靠輪椅才能走出門的老媽是我們這場團圓晚餐的主人,但是她卻一直嚷著說她頭暈毫無食欲,主人沒有食欲,加上兒孫們在身邊的越來越少,這種團圓飯要怎麼吃才能熱鬧滾滾呢?還好有愛表演的咕嚕,她說今天她帶來了三首歌,也難掩得意的說她這學期是全班第一名。咕嚕是三妹的獨生女,三妹生前為了能讓她跟得上一般正常的學習,到處尋訪特教名師,真的做到鞠躬盡瘁死而後已。
三妹離開人間五年多,咕嚕奇蹟般的考上了五專,學校成績也意外的好。當咕嚕唱著蔡依林的《倒帶》:「過去的甜蜜在倒帶,只是感覺已經不在」時,我很專心的在她臉上尋找妹妹生前相似的表情。咕嚕望著我說:「你哭囉?」
當老媽還在抱怨她的雙腿無力時,二姊用「倒帶」的方式勾起老媽許多甜蜜的回憶,包括在爸爸走後的那五、六年定期國外旅遊的趣事,有朋友招待她去香港住最大飯店的總統套房,聽著聽著老媽也開始訴說起自己的幸運來:「當初我和你爸一無所有,窮得一輩子都沒能擁有自己的房子,可是我們不也都有可以遮風避雨的家,有了五個孩子。幸運之神都眷顧我們,我活得真是值回票價了。」

提心吊膽牽掛多多
甜蜜的倒帶,感覺都還在。在咕嚕和她爸爸表演的雙人國標舞中結束這餐團圓飯。匆匆趕到剛剛停車的地方,還好,車子沒被拖吊。
人生像是紅線停車,總是這樣讓人提心吊膽牽掛多多。暫時忘了那條紅線,車子已經停了,就下車到處看看人生的風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