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製造圖片,我製造戰爭

作者:鄭丁賢

看吧,正如所料,沒事!《馬來西亞前鋒報》沒事的。

你們還說《馬來西亞前鋒報》煽動種族情緒?製造族群對抗?

不,那是“媒體的自由和權利”,哦,正名,應該是《馬來西亞前鋒報》的自由和權利。政府怎麼能夠去干預,那不是打壓言論自由了嗎!

不過,林吉祥說,如果任何一家中文或淡米爾文報章刊登同樣性質的文章,不但作者被逮捕,連報章的出版准證也要被吊銷。

中文報領教,也受教了。

借用奧威爾在《動物農莊》的名句,修改後應該是:“所有報章都是自由的,只不過,有的報章比其它報章更加自由。”

那是海闊天空,為所欲為,沒有法律和道德約束的自由;正如100年前,美國“黃色報”享有的自由。

當年,美國的報業大王威廉赫斯特(William Hearst)為了達到政治目的,以及刺激報章銷路,而無所不用其極;旗下的報紙,極盡煽情、扭曲、聳人聽聞之能事。

1898年的美國――西班牙戰爭,原本可以避免,但是,赫斯特發覺開戰可以帶來個人的好處,于是發動報章鼓吹戰爭。

他一方面醜化西班牙,炒作民間的反西運動;另一方面煽動大美國主義,號召向西班牙開戰。

他曾經對報社的編輯說:“你們負責製造圖片,我來負責製造戰爭。”其狂妄程度,已經把法律和道德丟進馬桶裡。

在民間的狂熱壓力之下,美國政府被逼向西班牙宣戰;赫斯特為此洋洋得意,完全不把戰爭造成的禍害放在眼裡。

赫斯特和當時的總統麥金萊不和,一直找機會要對付總統。1901年,肯德基州長哥貝爾被人刺殺;赫斯特抓住機會,無中生有的把矛頭指向麥金萊,影射他是幕後兇手。

這種手法,製造一些人對麥金萊的憎恨。不久之後,麥金萊遇刺身亡;兇手被捉時,身上帶著一份赫斯特的《紐約日報》,裡頭有惡意攻擊麥金萊的文章。

事件之後,人們才意識到赫斯特已經失控到危害社會和國家的嚴重地步,于是群起抵制他的報紙,赫斯特的報紙一落千丈,最終其報業王國宣告瓦解。

赫斯特是新聞史上惡名昭彰的人物,他風光的時期,是報業史上的黑暗時代。以後美國報業的自律和社會責任精神,就是以赫斯特作為反面教材,避免重蹈覆轍。

而在馬來西亞,卻出現赫斯特的辦報方式,而且,還受到縱容;不幸之外,也要避免大難臨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