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拿督自稱熟政府部門 助辦手續騙數十萬

一名自稱擁有拿督勳銜的華裔回教徒,通過為民解決一切有關政府部門事宜行騙,導致檳威兩地、吉中及吉南等區,有十餘名商家及專業人士中招,損失數十萬令吉。

雙溪大年民聯村長溫瀚強在接獲許多商家投訴后,覺得事態嚴重,通過報章揭發老千惡行,促請民眾提高警惕勿上當。

他說,這名男子已在雙溪大年一帶出沒2年,沒有人知道他的背景及出處,不過其行騙手段高明。

“老千自稱對政府部門相當熟悉,可替市民解決任何難題,包括為貧民申請巴耶納虎政府組屋、可協助申請位于雙溪大年巴士總站的商業單位、征用政府的臨時地段作為商業用途等。”

約10受害者

此外,在移民事務方面,他也聲稱有多方面管道可協助外勞申請工作准證、外籍太太的永久居留證、協助有意投入外勞代理服務行業者申請營業執照。

他說,這名老千神通廣大,自認無所不能,通過他代為處理,可快速申請准證。

“老千宣稱需要數千至逾萬令吉費用,結果待商家逐步繳付款項后,這名拿督則已聯絡不上,甚至不見蹤影。”

他說,至今有約10名受害者向他投訴,損失的款額從7000至1萬5000令吉不等。

他呼請任何面對類似問題的市民可向他投訴,好讓他掌握更多證據,再進一步採取行動,包括是否要向警方舉報。

任何投訴可致電溫瀚強,電話012-468 3225或王亞順,電話:017-458 6438。

一名自稱擁拿督銜頭的華裔回教徒男子被指涉及區內多宗欺詐案件,其中一名75歲華裔事主鄧坤指這名拿督向他要求了1萬5千令吉,而未履行協助為其越南太太更新准證之承諾!

鄧坤是於昨午(4月21日)2時,在民聯社區主席溫瀚強、王亞順、老街場支部委員羅亞勇陪同下,向媒體發佈這項消息。鄧坤也已經針對這起案件,在本月19日向警方報案。

回教徒華裔男子
拿錢沒辦事

從事修車廠的鄧坤表示,他因常去峇甲亞蘭區巴剎跟這名華裔回教徒男子購買雞只而熟悉,因而跟他提起要為自己的越南太太更新居留准證的問題。

他說,當時對方指他有辦法協助辦理此事,因此他在去年10月開始,就委託對方處理此事。

“而在期間,我分別數次把1萬5千令吉交給他,惟都沒有立下白紙黑字條款;唯一在今年1月5日,我們前往律師樓,在律師見證下,把5千令吉交給他,並立下收據。”

他指出,自此之後至3月期間,他也不下十次向對方詢問進度,遭到對方諸多藉口推搪。

終於,鄧坤忍無可忍,於上星期前往對方位於峇甲亞蘭的住家要求對方繳還所有的款項,不然他就前往報警。當時,該名華裔回教徒指自己沒有錢,對方說若他有錢他將逐步繳還,不過還是無下文。

報案後歸還5千現款

因此,鄧坤在本月19日終於向瓜拉姆拉縣警察總部報案,期望在警方壓力下,要求對方還清款項。

鄧坤說,在他報案後,對方有還他5千令吉現款;但是,他還是希望能透過報章警惕市民,勿再相信這名華裔回教徒“花言巧語”。

助發放武吉士南卯土地
冒充民聯政府“代理員”

據瞭解,這名華裔回教徒除了涉及欺詐鄧坤1萬5千令吉外,較早前有人冒充民聯政府“代理員”,指有辦法協助市民獲得政府發放給人民的武吉士南卯土地,引起公正黨區部財政余崇溫正視並發文告澄清事件,也是這名華裔回教徒所為。

據知,其中一名受騙者遭對方欺詐8千令吉,該名受騙者也已經向警方報案。

一人奉上數千不見“車”影

另外,一名市民通過該名華裔回教徒介紹,欲購買一輛轎車,數千令吉也白白奉上給對方後,不見“車”影。

這名華裔回教徒於308大選期間因自稱是反對黨領袖拿督安華依布拉欣親信而引起關注,也頻頻出現社團組織活動,指自己欲在下屆大選競選。後來更涉及區內多宗欺詐案件,民聯社區主席溫瀚強表示,向他投訴的個案已經超過10個,惟大家都不願挺身而出。

他指出,這名華裔回教徒已在雙溪大年一帶出沒2年,沒有人知道他的背景以及出處,不過,其行騙手段高明,檳威兩地以及吉中及吉南等區,已有多名商家及專業人士中招,平白損失數萬令吉。

溫瀚強:天下沒白吃午餐
“拿督級老千”非公正黨人

溫瀚強指“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促請民眾提高警惕,千萬勿再上該名華裔回教徒的當;同時,他也堅稱對方並非公正黨黨員!

溫瀚強表示,自己是接獲多名商家投訴後,覺得事態嚴重,有必要對外公告讓市民知悉這起事件,並加以提防,希望通過報章揭發這名老千惡行。

欲投訴者,可以聯絡溫瀚強(012-4683225)或王亞順(017-4586438)。

自稱擁拿督銜頭的華裔回教徒,被指涉及區內多宗欺詐案件,包括早前冒稱民聯政府“代理員”,協助市民獲得政府發放給人民的武吉士南卯土地。
1.jpg
2.JPG
3.jpg

被指涉及多宗詐騙案的“拿督”華裔回教徒,今早致電市議員聲稱要自殺,不料數小時后,竟在馬六甲一間酒店跳樓,命喪現場!

預告自殺果真跳樓

死者被證實是王雷(譯音,54歲),也是近日來遭人拆穿真面目並指涉及多宗欺詐案件的“拿督”。

死者曾于今早9時許致電雙溪大年市議員斯里達南,一邊哽咽一邊宣稱要自殺,不料在不久后,跳樓身亡。

據了解,死者出事前的上午還在酒店14樓走廊處走動,較后便被發現臥屍在酒店3樓的一個平台。

王雷的身分證上的地址為柔佛州士姑來。

據住在14樓的一名李姓女子指出,今早10時許離開酒店房間外出時,見到死者行蹤鬼祟的在走廊出現。

“他當時走近酒店客房服務的推車拿走一些東西后就馬上離開,過程中沒有和我們交談和打招呼,他的神色看起來很驚慌。”

她說,她在兩小時多后從外頭返回酒店,就發現死者臥屍在天台。

“我很肯定死者是我早上遇見的那個男子,他當時下半身包著紗籠,上半身穿著白色衣服。”

警方接獲消息后也派出科學鑑證組警員到場進行調查。目前,死者遺體暫放在中央醫院太平間等待進行解剖。

警證實死者被通緝

馬六甲州總警長拿督蔡義來也證實,死者在2009年涉及吉打州多宗騙案,是警方通緝的人物之一。

據悉,這名“拿督”男子是于2年前,于武吉士南茂補選時,突然以公正黨推手的名義現身,更宣稱是公正黨實權領袖拿督斯里安華的心腹,以委派他前來助選。

不料在補選過后,“拿督”不僅沒有離開,甚至還在雙溪大年“落地生根”。

被指涉多宗詐騙案的“拿督”王雷(華裔回教徒)跳樓身亡。
1.JPG

(雙溪大年24日訊)又有一對夫婦聲稱,他們和朋友被自稱擁有拿督勳銜的華裔回教徒,騙走逾萬令吉。

早前報章揭發,這名“拿督”是以解決有關政府部門事宜之名行騙,深受其害的有檳威兩地,甚至吉中及吉南等區的多名商家及專業人士,損失數十萬令吉。

這對來自檳城的鄭永美夫婦說,他們是被騙走購買房屋的手續費7000令吉,而其朋友則被對方以投資承包電纜,騙走1萬多令吉。

鄭永美是現任新加坡南洋學會獨立研究員,他今午在公正黨社區主席溫瀚強的協助下召開記者會,出席者包括王亞順村長及黨員劉亞勇。

鄭永美指出,他2年前與這名“拿督”是鄰居,當時對方自稱是興建第二大橋的“夜間潛水工程師”,負責在夜間潛入海中檢查大橋構造。

答應還錢沒下文

他說,當時“拿督”向他透露,一間市價7萬多令吉廉價屋要出售,但在特別管道下,5萬多令吉就可成交,于是就遊說他買下,爾后他以7000令吉作為訂金。

由于此事最后沒有下文,最后雙方鬧上警局,當時“拿督”還到警局當面前簽下和解信,當場付還鄭氏2000令吉,並答應要歸還所有金錢,要求銷案,惟余款至今已近1年仍無付還。

至于其友人受騙經理,鄭文美說,朋友跟“拿督”合作從事承包電纜工程,前后給對方8000多令吉,同時還協助友人申請廉價屋,也給了5600令吉手續費,合共1萬多令吉,最后不了了之。

溫瀚強促請受害者站出來,該黨將收集一切資料后呈給警方,要求警方採取行動,避免更多人受騙。

據聞北馬一帶也有不少市民受騙,但大多都不敢挺身而出。

涉嫌行騙的跳樓“拿督”相信不堪面對多名追債者討債,再加上與妻子口角,以及其2名緬甸外勞遭移民局扣留下下,不堪壓力而一念之差走上不歸路。

根據接手雞只供應商姆拉甘(43歲)說,拿督跳樓噩耗傳出后,昨晚午夜,都有債主找上門,甚至要取走巴剎內物品抵債。

“拿督之前經營宰雞機器、巴剎內閉路電視、兩台冰箱都被債主拆走抵債。”

他說,由于拿督還欠他4000令吉工資,所以剩余一台割草機,就用來抵債。

據他瞭解,早在4月20日,有移民局官員前來取締拿督的2名緬甸非法外勞。

“拿督叫我去擔保,不過移民局官員因為我並非雇主而拒絕。”

他說,在這之前,拿督有投訴與中國籍妻子吵架,妻子更一怒之下返回中國。

“自此之后,就有許多債主上門討債,有者甚至連我的物品都取走。”

他之前在聯青花園宰雞,隨后約在2年前,跟隨拿督在峇甲亞蘭巴剎經營宰雞業,不過拿督拖欠他4000令吉工資。

自3個月前由于許多客戶拖賬不還,拿督有意結束營業,所以姆拉甘就接手其生意。

他回憶道,拿督是負責宰殺清真雞只供應馬來市場,諸如學校食堂、餐館等,在巔峰期每天可以宰殺2000雞只,而且員工有約6人。

他是負責華裔市場,每天宰殺約120雞只將外銷華裔餐館、巴剎攤格。

村民唾棄、六親失聯更被兩名妻子棄之不顧,昨晚在度假村14樓處墜樓死的“假拿督”,竟落得身後事無人願意過問的下場。

死者生前甚至被村民形容為“專業騙子”,在多年前疑涉及欺詐後,親友開始和他漸行漸遠,最終眾叛親離。

甲州總警長拿督蔡義來指出,死者原名黃來(譯音),皈依回教後的名字為莫哈末阿里阿里夫,生前雖聲稱獲得彭亨州蘇丹冊封DIMP拿督勳銜,但警方向皇室查詢後,證實並無此事。

涉及至少5欺詐案

他說,警方已接獲檳城與吉打州警方的通報,發現死者涉及至少5宗欺詐案,並早於2年前就被警方傳召協助調查。

他表示,儘管死者面對數項欺詐案指控,但這些案件在死者逝世後將被撤銷。而警方已聯絡死者家屬,但至今仍未有家人到太平間認領死者遺體。

據瞭解,警方在死者墜樓後,已第一時間聯絡上死者的巫裔前妻,但對方卻表示已和死者在年前離婚,並強調已沒有責任處理前夫的身後事。

不過,警方至今仍在嘗試聯繫死者位於柔佛士姑來的親人,並表示一旦死者遺體無人認領,將會安排宗教局處理死者身後事。

死者黃來是於昨日中午12時左右,被人發現自丹絨吉寧一間度假村14樓處墜下,身體因多處受傷而當場斃命。

警方指出,死者是在前日晚上9時左右登記入住酒店4樓的某間客房,並隔日中午走上度假村14樓走廊處危坐,並在數分鐘後墜下。

擁“拿督”勳銜易獲信任死者疑在吉州行騙

“當地人都知道他(死者)是誰,因為他幾乎騙了整個甘榜的人。”

警方指出,死者生前疑在吉打州多處行騙,幾乎每到一個地方落腳,就會開始試圖行騙,最終被逼離開北馬。

“村民對於死者的第一印象是溫和敦厚、謙和有禮,但村民卻宣稱,死者取得他們的信任後,就開始遊說村民通過他和第三方交易,但最終死者卻在取得雙方的金錢後一走了之。”

據瞭解,死者宣稱擁有“拿督”勳銜,而輕易博取承包商與其他商家的信任,村民也因為他擁有“拿督”而樂於和他結交,詎料最終卻遭到欺騙。“

結識中國女子同居死者有新歡與妻離婚

警方指出,死者是在多年前因和一名巫裔女子結婚,而信奉回教,但他年前卻在北馬結識一名中國籍女子,最終和巫裔妻子離婚。

消息說,死者離婚後就開始和中國籍女子同居,警方在事後曾嘗試聯絡死者的現任妻子,但卻無法取得聯絡。

“自從警方急晤死者協助調查後,死者就開始隱匿起來,先後曾到泰國、檳城與吉打州一帶,直至近日才回到吉打。”

據瞭解,死者對於村民的指控感到無奈而傷心,他在知道沒有人願意相信他之時,感到極度心灰意冷,而一度想要回返柔佛家鄉。

“然而,他卻在半途在馬六甲停留時,選擇墜樓終結生命。”

警方也在較後發現,死者駕駛的普騰將相轎車,其路稅早已在去年8月逾期,相信死者或在多月前已面臨經濟困境。

“拿督”莫哈末阿里夫與妻子曾一同出席吉中慈恩殘障協會的頒發恩物儀式。

“拿督”2年前以莫哈末阿里夫名字,在武吉士南卯區補選時刻,突然以公正黨推手的名義出現在各造勢會場上,更向記者表示本身與安華非常熟悉。
1.jpg
2.jpg

(馬六甲25日訊)一名54歲的“拿督”級華裔男子從度假村14樓處墜下,當場斃命;警方較後發現死者生前涉及多宗總額逾千萬令吉的失信案!

甲州總警長拿督蔡義來向星洲日報證實,死者拿督黃來(譯音、商人)涉及2009年在吉打居林一宗商業欺詐案,警方相信死者還涉及在檳城及柔佛的多宗商業罪案。

他說,目前警方仍在等待其它州警察總部的回應,才能證實死者究竟涉及多少宗罪案。

他也表示,死者是吉打州警方通緝的嫌犯之一,警方不排除死者的死因跟上述因素有關。

這起墜樓案是於中午12時左右,在丹絨吉寧的一間度假村內發生。

死者黃來為一名來自柔佛士姑來的華裔回教徒,被發現時身穿白色襯衫及紗籠,斃命在2樓天井。

保安員大喊圖阻墜樓

蔡義來指出,死者相信是自度假村14樓處墜下,他因身體多處受傷而當場斃命。現場並沒有發現遺書。

他表示,死者是在昨晚9時許入住度假村,並住在4樓的某單位內,其中一名居住在13樓的住客,曾於今早10時許,發現死者在走廊徘徊。

度假村保安凱魯時指出,當時他在巡邏度假村範圍時,下意識抬頭一看,卻看見死者正坐在14樓的圍牆邊沿,他立即大喊試圖阻止對方墜樓,但對方卻在數分鐘後墜下。

“當時,我看見他張開雙手,就這樣自14樓墜下,並沒有發出任何呼叫聲。”

住客:死者神情慌張

另一名女住客李小姐告訴記者,今早10時許見到死者,對方當時神情似乎有點慌張,並在置放在走廊處的一個箱子內取走類似火柴盒的物品,雙方並沒有交談。

她說,她在下午2時回到住處聽聞有人墜樓,到現場查看時才知道死者就是今早所遇到的住客,讓她驚訝萬分。

死者遺體於較後送往中央醫院,並將於明早接受剖驗,警方至今仍在嘗試聯絡死者家人。

(吉打‧雙溪大年25日訊)近日來遭人拆穿真面目指涉及多宗欺詐案件的“拿督”華裔回教徒,致電向公正黨市議員哭訴自己承受不了輿論的壓力,揚言要自殺,並且交代其身後事。

在市議員多番巧妙追問下,“拿督”表示自己目前身在泰南哥樂。

公正黨市議員斯里達然說,他於今早9時30分左右,突然接到“拿督”的電話,並向他哭訴自己要自殺。

“我聽到這樣的消息,除了震驚外,還勸他不要孩子氣,有事情可以好好商量。”

他詢問“拿督”為何要了結自己的性命時,“拿督”表示,近日來報章指他涉及多宗欺詐案件,讓他蒙羞與面對壓力。

指身在哥樂

他說,“拿督”不肯透露具體的所在地,只是講自己身在哥樂,而當他要進一步想要瞭解“拿督”的所在地時,對方就岔開話題。

他說,這名“拿督”講述他身上只有1千800令吉,死後就將身上的錢捐獻給大年移風劇社衛生所,屍體再運返雙溪大年安葬。

“我從來沒有見過‘拿督’哭訴,所以還蠻擔心他會想不開。”

他說,他過後聯繫上警方,希望警方能介入。

記者嘗試聯絡不果

記者嘗試聯繫“拿督”的手機,但是卻沒有人接聽。

記者詢問斯里達然為何“拿督”會致電給他交代身後事,他解釋自己較早前曾經協助過“拿督”申請分期償還峇甲亞蘭巴剎的租金,相信是這樣的緣故,“拿督”才會信任他。

“拿督”涉及多宗欺詐案件的投訴背景付萬5為越南妻辦准證被騙

4月21日,從事修車廠的鄧坤揭露,有一名自稱擁有“拿督”頭銜的華裔回教徒承諾,只要付出1萬5千令吉就可以為他的越南妻子辦理更新居留准證,但是過後就不了了之。

鄧坤無法忍受“拿督”違反承諾,憤而向警方報案,並領回5千令吉,剩餘的款項依然沒有下文。

騙走2萬房屋工程手續費
指“拿督”取走他逾2萬令吉的房屋與工程手續費,他卻一無所獲。

“拿督”介紹友人承包海底廢鐵電纜工程,並向鄭永美索取8千660令吉的申請程序費及中介費。

“拿督”過後還遊說鄭永美購買廉價屋。鄭永美與友人共繳付1萬2千600令吉訂金給“拿督”,但“拿督”在收了有關訂金後就失去蹤影,連撥打多次手機給“拿督”也無法接通。

連日來多名債主上門“拿督”雞隻檔已轉手

記者前往大年峇甲亞蘭區巴剎瞭解情況,也是自稱拿督的華裔回教徒在當地經營雞隻檔口小販生意的地點時卻被告知,有關檔口已經由另一名印裔接手。

這名印裔姆拉甘(43歲)對記者來訪不感到奇怪,甚至以為記者也是債主。

他說,連日來,已經有一些債主前來尋找這名“拿督”,甚至揚言要拆掉其檔口償還“拿督”所欠下的債務。

自稱本身也是受害者的姆拉甘說,本身在接手有關檔口前受聘於“拿督”,也被對方欠下4千令吉薪金,還曾被其利用大馬卡註冊手機帳號。

他指出,他之前在聯青花園經營販攤,向“拿督”取貨源而開始相熟;之後“拿督”答應以每日30令吉薪金聘請他成為其助手,不料也拖欠了他薪金。

他表示,“拿督”已經和中國籍太太逃走,而他是在一個月前接手有關檔口。

“拿督”華裔回教徒,致電向公正黨市議員哭訴自己承受不了輿論的壓力,揚言要自殺,並且交代其身後事。

姆拉甘指自己也是受害者,被欠下4千令吉薪金。

姆拉甘於一個月前接手“拿督”雞隻檔口。
1.jpg
2.jpg
3.jpg

一名7旬老翁聲稱,因誤信一名地方聞人宣稱能夠協助其妻舅申請居留簽證,遭騙走約1萬令吉。

受害者鄧坤(75歲)本月19日前往瓜拉姆拉縣報案后,該聞人歸還他5000令吉,至于尚欠下的1萬零210令吉則遙遙無期,該名據說有勳頭的聞人,也沒有承諾還錢。

無論如何,他將按期向他討債,一直到款項還清為止。

報案后歸還5000

他今日在民聯村長溫瀚強、王亞順的陪同下,召開記者會現身說法。

他說,他本身在2年前,通過代理介紹迎娶32歲的越南女子當妻子,而妻子的弟弟去年從越南前來探訪,暫住峇甲亞蘭團結園住家。

“該名聞人經營雞只生意,平時我有向他買雞,在閒談中提到申請簽證事宜,該聞人自告奮勇,宣稱可以協助妻舅申請為期1年的簽證。”

他說,聞人假借申請簽證為名,前后6次向他要錢,依序為2000令吉、2500令吉、4410令吉、5000令吉、1000令吉及300令吉。

“今年1月至3月期間,我多次向該聞人追問簽證事宜,后者一再拖延並敷衍了事,我在無計可施下,唯有向警方報案。”

他說,警方在接獲投報后,當場撥電給該聞人,要該聞人前來警局,惟后者沒有現身,反而在當天下午前往會見鄧坤后,歸還5000令吉。”

他也申訴,在這期間,該聞人也將其妻舅的國際護照弄丟,結果他跑了多趟的吉隆坡越南大使館,才重新申請國際護照。

至今,事主已通過一家合法旅行社代為申請妻舅簽證。

近日來遭人投訴涉及多宗欺詐案的“拿督”華裔回教徒,昨日致電處理投訴個案的市議員揚言自殺後,果真從高樓墜落慘死,自稱受“拿督”騙財的投訴人與市議員斯里達然等皆感震驚!

斯里達然昨日早上接獲“拿督”的電話,聲稱是臨終前交代遺言,導致斯里達然昨晚輾轉難眠,早上記者向他證實“拿督”身份並指後者已跳樓自殺死亡後,他流淚感嘆無法挽救一條寶貴的性命。

斯里達然接受電話訪問時,對“拿督”自尋短見感慨不已,他不解死者為何會選擇自殺。

“我無法忘記他昨日哭訴的聲音,那聲音一直在腦海中出現,我無法再思考……”

他吁請公眾,當遭遇欺騙案時,要勇敢站出來指控老千,並不是躲在後面辱罵老千。

他說,如今“拿督”已經逝世,希望受害者也能給予其中國籍回教徒妻子一條生路,勿打擾她,這也是“拿督”的遺言。

鄧坤:走投無路步上絕路

率先挺身揭發遭華裔回教徒“拿督”欺詐錢財的其中一名受害事主鄧坤(75歲)相信,對方已經走投無路,才會選擇自殺。

他指出,死者從柔佛州北上招搖撞騙,在檳城及吉打等處行騙,許多人都中招,當新聞見報之後,死者再也無臉見人,選擇一死了之。

早前,鄧坤向公正黨社區長溫翰強投訴並召開新聞發佈會,指該名“拿督”曾經向他索取一筆1萬5千令吉費用,卻未履行協助為其越南太太更新准證之承諾。

“今天早上閱讀報紙才獲知,這名老千與馬六甲墜樓身亡的拿督是同一人。”

他表示既然死者已矣,也無法根據法律追究責任,唯有自嘆倒霉。

溫翰強:為民請命沒逼任何人

公正黨社區長溫翰強受訪時說,他只是為民請命,根本沒有逼任何人走投無路,只要人民向他投訴,他一定會為人民爭取應有的權益。

他表示目前的心情也非常亂,只是勸告世人要腳踏實地。

移風劇社主席謝仁中說,馬六甲警方就涉騙案的賣雞“拿督”跳樓事件,前來向數名人士錄取 口供,更要求移風劇社協助安排收屍。

他說,由于至今沒有人收屍,警方在宗教局建議下,要求移風劇社協助處理。

他今早受馬六甲3名警員到來,錄取兩個小時口供后說,移風劇社衛生所自成立福利組后,為孤老收屍,處理后事。

他說,該拿督曾捐助移風劇社衛生所7500令吉,該社將依據警方指示,以回教方式來安葬死者;並承擔所有喪禮開銷。”

據他所知,拿督的中國籍妻子將于明日下午4時從北京飛抵吉隆坡,于週六早上前往馬六甲領屍。

排除涉及刑事

他說,至于在馬六甲或雙溪大年回教墳場下葬,交由拿督妻子決定。

他說,雖然外界指責拿督涉詐騙,不過后者過去曾協助巫印裔社群無數,行善精神獲讚揚。

據悉,拿督早在2002年經已皈依回教,因此與家人鬧得很僵,甚至脫離關係。

另一方面,根據瞭解,拿督在墜樓前儘管多次致電告知其身上1800令吉希望捐助移風劇社,不過根據警方在檢查后發現,其行李僅剩下3令吉。

被指涉及多宗詐騙案的“拿督”華裔回教徒王雷(譯音)酒店跳樓案,甲州警方已排除涉及刑事成分,並列此案為自然死亡。

死者在本月24日晚上約9時45分入住甲郊區一酒店的4樓客房,隔天中午約12時20分至30分,被發現墜樓在3樓的平台。

(馬六甲30日訊)被指涉及多宗詐騙案的“拿督”華裔回教徒黃雷酒店跳樓案,死者遺體停放在甲中央醫院太平間長達6天后,今午終有親屬到來領屍。

死者的堂侄女黃小姐(52歲,來自北根那那)是從報章閱讀到有關死者墜樓的新聞后,今午4時到太平間領屍,遺體由馬來西亞華人穆斯林協會協助安葬。

黃小姐受訪時說,死者與第一任妻子早期有領養一名女兒,之后育有1男1女,不過,因為妻子不疼愛養女,因此養女在多年前已被保姆帶到倫敦生活。

她說,死者的2名子女之后也隨第一任妻子到國外生活,完全沒有聯繫。

她透露,死者與其他兄弟姐妹關係也不好,沒有聯絡。

“他(死者)生前為人很好,經常都會捐錢給慈善團體,我也不曉得為何外面的人講他騙錢。”

黃小姐說,死者在上個月以2萬令吉支票,向她的弟弟購買鑽石送給第4任妻子。當時,死者還去老家探望她的父親。

她透露,死者與第1及第3任妻子離婚,第二任妻子逝世多年,第4任中國籍妻子則才結婚不久,兩人並沒有離婚。

她指出,死者生前很風光,每次去探望她的父親時都有司機接送,而且都會買東西或給錢她的父親。

死者遺體將安葬在日落洞馬來墳場。

這起案件是于本月25日中午12時許,在馬六甲市郊一家酒店發生,死者黃雷(54歲)相信是從14樓跳下,被發現臥屍在3樓的一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