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教脫教

陳亞倫牧師

讀了莫哈末依沙葉的〈改變宗教信仰須審慎〉,欲作個回應。我認為不僅改信回教必須審慎,改信其他宗教都是一樣須要審慎。

在基督教圈子,也有人入教並非因懂得基督教信仰才這樣作;因著某些原因,包括為了結婚而跟從配偶信仰,父母需要倚靠孩子而跟從孩子的信仰,及年輕人配上時潮身份等,大有人在。

與回教不同的是,改信基督教是一種選擇,基督徒的孩子並不自動出生為一個信徒,不過父母會從旁指引,到了孩子懂事的年齡,他們必須自己作個抉擇。而當信徒脫教也沒有手續,一旦那人以後不跟基督教信仰有關係,就算是非信徒了。

我認為宗教信仰本應該是人人自由選擇的,上帝賦予人的特質之一就是自由意志。既此,宗教方便人進來,也應該方便人離開。耶穌和穆哈默德以及兩者的經書並沒有訓示入教後不可以脫教。

這方便莫哈末依沙葉也承認回教在大馬是屬於一種建制化了的宗教。而所謂“建制化”就是人為的,而不是經訓的。人意不應該超越經訓,換句話說,一旦入教不能脫教並非可蘭經經訓,在印尼這全世界最大的回教國家,回教徒脫教並不是一件困難的事。

莫哈末依沙葉說回教在出教上比入教更簡單,只要那人已經“完全”不再相信有上蒼的存在,在宗教上,他也就不再是回教徒。大馬近來不少爭屍事情,喪偶後欲脫教事情,母親為孩子申請脫教事情,琳娜卓伊(Lina Joy)申請在大馬卡刪除“回教徒”字眼等,鬧得極其不歡。

我認為大馬應該仿效印尼,對於判案更加放寬,尊重人民自己的選擇。既然人的心已經不再是某個宗教,勉強留住那人又有甚麼意義?每個宗教應該通過加強教導,使信徒信心穩固。

麻烦过黑社会,黑社会给老毛可退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