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視鏡插肛門 醫師下重手

上次吃辣後上廁所時天翻地覆,非但大出血,同時肛門就像被火燒傷般地熱辣刺痛,只得火速前往就醫。但是,面對前後兩位醫師的處理方式,感受卻有天壤之別。

無視我尖叫哀號
第一位肝膽腸胃科的醫生聽完我敘述,就表示要將內視鏡放進肛門檢查,但過程中,他卻無視我的痛苦!
雖然他說:「放輕鬆,保證不會痛。」但是,醫師極度粗魯的手法,粗糙地將內視鏡硬插進肛門後,我幾乎是同時尖叫。就醫前,就覺得肛門在被辛辣刺激的排泄物給浸淫過了,正熱辣地痛,我在排洩時,是痛到膽戰心驚並且虛脫;而現在,哪容得什麼東西插進去肛門,然而醫師卻說:「幹什麼!根本就不會痛,你這是輕微內痔,這樣又叫又動,如果內視鏡斷在裡面,你完了我也完了。」
這一聽,我才發現非同小可,既驚嚇又感慨,這個大醫師在動作前,居然沒有事先說明危險性!很快地,我就換了另外一位醫師了。果不其然,醫師也要「貨比三家」,這個醫師檢驗、上藥動作極其溫柔,也詳細告知情況和風險。
然而這種痛感確實跟打針不同,絲毫忍不得。我依然不是尖叫就是呻吟,而醫師不但放慢了動作,還像哄小孩一般輕聲地喊:「對不起呀!對不起呀!」漸進式地慢慢把藥塞劑推進肛門內。
兩名醫師的醫德真是天差地別,讓我這病患的心境感受大不相同,從此以後,我若有這方面病痛,就直接也只找那位好醫師,那種被「視病如親」的溫暖感覺,一直直暖洋洋地在我心頭回盪不去。

第一个甘衰!大家一蜗熟!
夹埋他既內視鏡一起离开! [s: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