勸導小白兔不要誤闖叢林

據報導一名13歲鄭姓在籍中二女生因為受社交網站面子書的影響而涉及援交,日前熟悉內情者更揭露,該名女生竟然在上課中途離校,由淫媒接送到校外進行“援交”。消息傳開引起社會人士的震驚。而由此也導致一般民眾對修正兒童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案的重視,也是對兒少基本權益全面法制化的重要嘗試;其中最引人關注的部份,就是以兒少福利為由,對社交網站面子書內容限制的規範。

以目前社交網站而言,不僅描述、描繪強制性交、猥褻、自殺、施用毒品等行為充斥,而血腥、色情細節的文字與圖片也可輕易閱覽下載,引起許多家長的憂慮與不安,更有專頁出現一些援交中介公開招聘缺錢及想快速致富的女性成為援交妹的留言,甚至在專頁中直接道明月薪,極力誘惑少女成為援交妹。此外,也有不少女性開設面子書為自己“打廣告”,招攬援交生意,甚至留下聯絡電話,要求有意的男士直接聯繫。其中露骨的字句與言談,令人乍舌,也不得不讓人感到世風日下道德淪喪的悲哀。

許多人都說,鄭小妹妹的際遇不過是冰山一角,也許少女援交案曝光後,關心的不乏憂心忡忡的家長,但需要仔細思考的是究竟誰才是社會道德的把關者?有人不認為政府有資格為社會道德把關,無限上綱的道德令劍,恰恰經常是當局箝制輿論權力無邊的淵藪。就以文字為主的社交網站,社會道德的把關者,應該是兒少的家長,如果家長肯花心思瞭解孩子的想法,平時多關注他們的言行,與他們加強溝通。家長應勸導孩子用自己的道德行動拒絕觀看,而不是寄望政府或專家的管制,才是樹立社會道德保護兒少福利的正確途徑。

像我們都市社會中出現的援交少女,便是社會經濟發展下的犧牲者,也是社會疏於照顧的羞恥象徵。我們一方面常以經濟的繁榮富裕而自豪,但我們的社會福利,尤其是兒少福利上所投注的資源,卻顯現了貧窮的形態。以新加坡、日本、韓國而論,兒少福利經費和設施是社會福利和設施中的最大部份。而我國在人才與經費兩不足的情形下,兒少的照顧已無法顧到,教養更談不上,於是社會網站的傳播產物便成為兒少的主要 “文化品”,道德淪喪便也不意外。

根據鄭小妹妹親屬透露,她原本乖巧學業優異,可能是誤交損友而走上歧途。要想根本解決這類問題,首先我們必須認清:自從社會迅速工業化,由農業社會轉變成為工業社會之後,我們已經由“道德國家”轉變成為“俗民社會”。唯有在農業社會裡,我們才可能用“道德”來約束每一個人的日常行為,才可能期望維持純淨的“道德國家”。當我們的國家發展成為“俗民社會”之後,必須承認的是:這個社會是由許多性質互異的群體組織而成的,不管我們喜不喜歡,每一個群體都有其特殊的需要和生活形態。而政府施政只能因勢利導,就每一群體的需要和生活形態,制訂出合理的管理規則,使其活動納入正軌。如果不瞭解“俗民社會”的特性,硬要用“警察取締”的方法來維繫傳統的“道德國家”,這種作風恐怕難以有效解決眼前的社會問題。

隨著資訊的發達,社會中各階層民眾的活動空間將變得更為廣闊,而“俗民社會”的特性將更為明顯。社交網站是社會中的“新生事物”,色情氾濫則是社會中存在已久的老問題。這些問題的形成,都各有其複雜的社會及心理因素;不過大家在解決這些問題時,卻面臨了共同的心理障礙:這種障礙主要源自於決策者的“道德觀念”。一些人往往喜歡用“道德”的角度來評斷社會中的各項事物,少年飆車是“好勇鬥狠”、 “瘋狂玩命”,賭博是“財迷心竅”、“利令智昏”,至於色情交易更是“卑鄙下流”、“淫穢可恥”。在衛道人士看來,諸如此類的社會現象,都很可能“敗壞社會風氣”、“妨害公序良俗”,所以一定要大加撻伐,必須除之而後快。

有人因此呼吁應用“疏導代替禁止”的方法,建立完整的管理制度,特別是社交網站無從全面禁止,更應用疏導的方式,勸導那些純真的小白兔不要誤闖叢林,一旦闖入叢林也要懂得迷途知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