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路上的不速之客

这是一个在补习班老师所亲身经历的事…… 有一位老师到台东去赴宴席 在那儿待得很久了 结果时间太晚了 车子也都没有了於是就和一位客人一起叫计程车要回台北去了 原是想坐满一来人多二来也可平均分摊车费 但因为有一位客人要赶时间所以请计程车司机先走了车上就三个人,司机.客人甲和那位老师。 车子的座位分配是这样的.前座:司机旁边的位子是客人甲後座:而老师就坐在客人甲的後面 空下来的位子是司机後面的位子 因为他们回去的路线就是东部的滨海公路那一段路……. 就这样老师就不知不觉就睡著了…… 不知睡了多久 就觉得很冷而醒来 当他醒来时只觉得车子内一片寒冷 很冷冽的空气笼罩著不佑为什么司机也没有开冷气 而且车窗也都关著 他想移动身体时却感觉到脖子和身体都好像僵硬了一样.

老师也没有挣扎就顺著这样的姿势就躺著 这时的车内很静很暗,四周似乎没有路灯 唯一的光线来源就只有车子的车灯. 司机也没有放音乐并且很专心地开著车 而前面的客人甲早己呼呼大睡了 这时老师忽然用眼角的馀光看见身旁坐了一个人…… 他心想疑?这位客人什么时候上车的. 他想转过头去看看这位客人 但脖子依旧僵硬著他只好就放弃就这样坐著 坐了好一阵子 老师听见从黑暗中传来低沉沉的声音 好像是从隔壁的人传来的他仔细听像是说:我要下车…… 那低沉沉的声音不停地反覆著:我要下车我要下车. 那声音又低又小的。

忽然计车司机就停下车来 那位乘客手上拿著一张一仟元递给计程车司机 但老师不明白的是…… 为什么计程车司机只伸出手将一仟元接过却连看也都没有看 就这样直接塞入自己的大衣口袋中……. 在黑暗中依旧是只有车灯的微弱灯光发现这位乘客下车的地方 一点灯光也没有也没有住户人家 仅有的只是一片漆黑 只听见关上车门的声音,却感觉不到有人下车时的感觉. 就很静很静的. 司机一下子便很快地把车子开走 这时老师的脖子和身体便忽然可以动了 他好奇地转过头去想看看那位客人到底是什么样子但他只能藉由车後灯一刹那的光亮看到那似乎是一位妇人 弯著腰好像怀里抱著东西似的 奇怪的是为什么那里没有一户住家也没有灯光他还是没看到那位乘客的脸. 而且在馀光闪烁的那一刹那 他似乎看到"石碑"…… 而客人甲仍熟睡著丝毫未感受到有任何异状计程车司机什么话也没说 只一昧专心地开著车子 气氛似乎有点不寻常 等到了休息站时,老师才禁不住地问司机这时计程车司机便心有馀悸地说出刚才发生的事……

司机就这样地开著车子寺 在半途忽然有一位弯著腰,手里抱著一堆东西的妇人 在远处一点点的地方向他招手 但这时三更半夜的有谁会在这时候又在山路的荒郊野外搭车子呢? 计程车司机觉得不太对 不想停下来,想踩油门驶去但是不知为什么车子竟然自动减速停在那妇人的面前 然後"她"就这样的坐上了那辆计程车的空位了…… 计程车司机说当时他知道上车的不是人心里也很害怕於是便很小心地开著车 幸好一路上都很平安没有出事 後来那位"妇人"给司机的那张一仟元拿出来时 竟是.以三张冥纸拼成的一仟元这更让人觉得那位"妇人"一定是那个空间来的不速之客. 还有也在那个人所坐的那个位子上发现有一堆白色的粉末和几根白头发於是他们就拿到庙前去拜拜然後和一些纸钱一起烧掉…… 就这样三个人都没事的回到了台北去了…… 计程车司机也没有收车钱 因为想说大家都没事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