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娜的鬼故事--同學

黑暗,在人的潛意識裡表示著不安及孤獨,也代表著危險,所以人類特別不喜歡待在黑暗的地方,好像隨時都會有什麼莫名奇妙的東西跑出來。
也由於是在這樣的環境中,人類的第六感在黑暗中特別敏銳,即使是每天都喝得醉茫茫的老王也一樣。

他聽到一些聲音,悶悶地,像是有東西在碰撞,老王撐起沈重的眼皮,吃力地集中精神在傾聽著。

碰,碰。好像是從裡頭傳來的。他決定去看看,拿了手電筒,掛上巡邏中的牌子,腳步蹣跚地向前走去。

深夜裡的校園,處處透著黝暗的神秘。明明是跟白天一樣的教室,一樣的場景,怎麼現在從手電筒的光看出去,感覺眼前的景物都在微微晃動著,並且低低呻吟。

「它奶奶的。」他啐了一口,當年抗戰時的膽子哪去了?真是人老了就不中用。

碰,碰。

老王停住腳步,在靜得像墳墓一般的走廊盡頭,聲音就從那裡發出。

他吞了一口口水,盡頭是廁所,他不由自主地想起恐怖電影裡那些嚇人的情節。

鬧鬼?不會吧?這裡他每天都要來巡過一遭,從來就沒發生過什麼事,他連忙揮去快要不可收拾的胡思亂想。

難不成是小偷?學校教室有什麼好偷的?但為了萬一,老王還是提著膽子,腳步謹慎了許多。

碰,碰,碰。

老王的腳步聲踏在大理石地板上,發出叩叩叩的迴音,他每踩一步,那碰碰聲就顯得愈急。那敲打聲把他的心跳都給催急了。

老王走到聲音的來源,在烏漆抹黑的女生廁所裡有一扇門被雜物抵住,裡頭被關著一個全身濕淋淋的女學生,她雙手被綁住,嘴巴還塞了條髒抹布。

老王連忙將她救出,並替她鬆了綁,他操著濃厚的外省腔說:「妳怎麼會在裡面?發生什麼事了?」

女學生臉上佈滿驚恐,一語不發,只是一個勁地搖頭,並且低聲哭泣。

「哎,這麼晚了,我打個電話給妳父母,要他們來接妳。」

女學生還是只會哭,顯然是被嚇壞了。

「思雅,妳發生什麼事了?」女學生的父母在接到警衛的電話時,急急忙忙地衝到學校來。

她還是一句話都不說,只是一把抱住她的母親,哭得更大聲了。

高太太氣急敗壞地打電話叫思雅的導師火速趕往學校。

「您是說,思雅被學校同學欺負?」導師面有疑色地說:「不會吧,她在學校時一切正常啊,和同學的互動也很好,從來沒有聽過有這樣的事。」

「我們思雅剛才被學校警衛發現關在廁所裡,而她被嚇得到現在還不肯說一句話,一定是被欺負了。」思雅的媽媽高太太激動地拍著桌子說。

「她被關在廁所?」導師似乎被這個消息嚇了一跳,高太太是學校的家長會會長,若此事屬實,他可要吃不完兜著走。

「是啊,你一定要查出是誰欺負我們思雅,要不我就要告上教育部去!我們家思雅一向很乖巧,怎麼老是不幸的事都發生在她身上?上次校舍失火時,我們思雅還被嚇得失去部分記憶,到現在都沒有好轉,怎麼現在又…」高太太緊緊抱著思雅,只要一看見女兒飽受驚嚇的臉,她的心就好像被扭成一團似的心疼。

「高太太,您別激動,或許是另有內情,我會查清楚的,您先稍安勿燥。」

「明天我親自帶她來上學,老師你可要好好地查清楚到底是誰在整我們思雅。要不然…」她將接下來的話隱沒,留下一個威脅似的眼神。

「我會的,您就放心吧。」

「妳還敢來學校?」一個留著短髮的女孩擋住她的去路,思雅抬頭看著她,退縮了一步。

「沒想到妳膽子還真大,還真不怕死。」短髮女孩身邊一個略矮的女生也幫襯著。

「只是關在廁所裡還不夠呢。」另外一個長得有些胖的女孩跟著惡狠狠地說。
「妳們…別這樣…」思雅看了看周圍,為什麼沒有人經過呢?為什麼沒有人看見她被眼前這三個人欺負呢?昨天就是她們把她關進廁所裡的。她只要一想起昨天在廁所裡又黑又暗又潮溼的斗室裡,她就混身不自在。

「哼!別忘了,我們還有帳要跟妳算,我不會這樣放過妳的,我會慢慢地、慢慢地折磨妳,直到妳死為止。」短髮女孩逼近思雅的臉龐,帶著足以令人齒寒的脅迫,欣賞她流露害怕的表情。

「高思雅,妳來了?」導師在走廊另一邊看見她,「怎麼還不進教室?」

「嘖,算妳走運,妳最好一個字都別說,下課後別逃跑,我們會找到妳的。」三人回頭看了老師一眼後就離開了。

「怎麼了?妳還好吧?」導師向她走來,發現她混身冒著冷汗。

「老師…我…」她想跟老師報告,但她們的警告猶言在耳,「不…沒事…」

「真的沒事嗎?」

「嗯…我進教室了…」她連忙跑開,她好怕,不知道為什麼,她真的好怕那三個人。

該怎麼辦?她們會殺死我的,怎麼辦?我該怎麼辦?她有種死到臨頭的感覺,她知道那三人絕對不是說說而已!

上課中,思雅一直感受到她們的視線,她就像被盯上的獵物一樣充滿惶恐,不時轉頭張望著,坐立難安。

「思雅,妳沒事吧?」下課後,有個女同學向她走來,「妳臉色發白耶,還在生病嗎?」

「妳…妳是…?」思雅想不起她是誰,腦中瞬間閃過某個身影。

「我是文文啊,妳忘記我了?」文文做出傷心的表情,十分假意。

「對不起,我…現在還不太記得…」不只是她,思雅根本就記不住任何一個人,對她來說,他們全都是陌生人。

「唔,沒關係,」文文有些驚訝她的道歉。「妳沒事就好,發生那種事誰也不願意,只是妳現在看起來很不舒服的樣子,要不要去保健室休息一下?」

「不…我…很好…」思雅低著頭,她們的眼光無所不在,她甚至覺得她們貼著她的臉瞪著她。她怕得連眼睛都不想張開。

「妳很奇怪呢,以前妳不是這樣子的,一定是病還沒好,還是請假回家呢?」文文支著雙手,覺得思雅真的很怪異,好像在害怕什麼。

「我沒事!妳別管我!」她突然吼叫出聲,接著怔楞了一下,她為什麼會對文文吼叫?她明明…就沒這意思的。眼前這個好像跟她很要好的人讓她覺得很煩,為什麼她感覺就是很不對勁?為什麼她會覺得這個叫文文的人話中有話?而…剛才又為什麼那種異樣的熟悉又浮出她的心頭?好像她曾經做過這種事?

「唔…好吧,如果真的有事,一定要跟我說喔。」文文似乎習慣了她的無禮,向她露出一個友善的微笑,但一轉頭過去,臉上的關懷之色便由鄙夷取代。

「高思雅怎麼了?」另一個同學向文文問起,並且看了看在座位上發抖的思雅。

「我不清楚,剛才問她,她還很兇呢,看來失火那件事只改變了她的記憶,而其它的倒底沒有變。」

「她失去記憶是真的還是假的啊?自從事情發生後她的精神狀態就怪怪的,那次失火聽說是阿虎學長…」

「噓,她還不知道那件事。」文文連忙轉頭看了一下思雅,壓低了嗓子。

「嗯?妳是說思雅還不知道阿虎學長死了?」

「應該還不知道吧,她之前快要一星期沒來上學了,阿虎學長前天才死的。」

「是喔,阿虎學長的死因還是不清楚嗎?」

「對外說法是幫派械鬥,可是事實上聽常跟阿虎學長在一起的那些人說,阿虎學長的屍體在公園裡全身著火地用鋼絲吊在樹上,怎麼看都像是變態做的,而且依照阿虎學長的身形加上他會拳擊,我倒想知道是誰殺了阿虎學長的。」

「會不會有什麼內情啊?妳看思雅那個樣子,好像是被嚇壞了一樣。」

「天曉得?她跟阿虎學長不是傳出有緋聞嗎?那時阿虎學長的女朋友還為了這事鬧得學校人盡皆知耶。反正她啊,」文文再度轉頭看了思雅一眼,「會搶人家男朋友的人,心裡一定有鬼。而且阿虎學長的女朋友還…」文文愈說聲音愈低,神情鬼祟,還不時往她的方向指點著。
思雅看著文文跟別人竊竊私語,她在說什麼?說我的壞話嗎?她一方面疑心著,另一方面又躲避著那噬人的眼光,而她壓根兒一點也不曉得到底哪裡得罪她們了,她在失去記憶前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周圍的人看她的眼神為何都帶著一股不可言喻以及審判的神情?

「高思雅。」是她的導師,太好了,她正愁放學後那三人會找她麻煩,不知如何是好呢。

「老師。」她停下來,同時小心注意著周遭。

「妳今天一整天都心神不寧,發生了什麼事?要不要老師幫忙?」導師為了不讓家長會找麻煩,就算被說偏心也沒辦法了,飯碗重要。

「沒什麼事…只是我什麼都記不起來,很…不安。」她只記得那場火災,但為什麼會起火,為什麼她會在火場裡被救出來,以及之前發生了什麼事她完全都忘了,忘得一乾二淨,甚至連之前在學校發生的事也全都記不得了。

「沒關係,妳可能是看到同學慘死的屍體,才會被嚇得什麼都忘了,那是一種潛意識的自我保護,時間一過,那件事對妳的傷害慢慢淡化後,妳可能會記得也說不定,現在妳只要好好休息,別想太多。」加上順利從這裡畢業,之後就不關我的事了,我可不想吃妳老媽的排頭。老師在心裡加上這一句。

「有…有人死了?」思雅聽到老師這麼一說,腦中突然就像被錘子擊中一般,眨眼之間,有幾個模糊的身影在閃動著,她有些暈眩。那是什麼?那些身影是什麼?

「嗯,妳父母沒告訴妳?」該死,說不了該說的,要是高思雅跑去問她母親,他免不了一頓挨罵。

她搖搖頭,自從她從醫院回來後,她母親恨不得她只要乖乖在床上躺著就好,什麼事都不要做。更別提起火災這件事了。

「那…妳聽過就算了,這事跟妳一點關係都沒有。」

「死的是…什麼人?」她問,總覺得事情不是單純意外,為什麼會有這種感覺,她自己也說不上來。

「呃,這妳就別問了,事情都過去了,妳快放學吧。」為了避免她的追問,導師三步併成二步走。

「等等…」她還沒問清楚呢,老師為什麼像逃命一樣地跑掉了?

「想告狀?」冷不防地,短髮女孩的聲音在她背後響起,她們什麼時候來的?

思雅打了個顫,這三個人竟像個幽靈一樣地冒出。

「沒…我什麼都沒說…」思雅咬著牙根,忍住那股打從心底的慌張,上次受虐的情景歷歷在目。「妳們…為什麼要這樣對我?我明明…不認識妳們。」

「妳忘了?」短髮女孩睜大眼睛,似乎又驚訝又憤怒,「妳竟然忘了我們是誰?」她震怒的吼聲,嚇得思雅閉起眼睛,她要被揍了!

「雅雅!」高思雅恍神之中聽見高太太的聲音,轉過頭去看見高太太正踩著跋扈的步伐向她走來。

「媽咪!」太好了,她從來沒有這麼想見到她媽媽,以前她只要能從她身上拿到錢就好…咦…等等…她為什麼會這樣想?這想法竟像是自然而然般地由她的腦袋中浮出。

「媽咪來接妳了,」高太太不知有多久沒感受到女兒這麼黏膩著她了,她總是很忙,忙到無法專心照顧女兒,才會讓她發生意外,高太太決定從今而後要守著女兒,「走吧,媽咪帶妳去買衣服。」她拉著高思雅的手。

高思雅此時感覺很不真切,有許多的錯覺交替著,有幾次她像是要想起一些什麼,卻又在緊要關頭想不起來,她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她回頭去看那短髮女孩,但她們早已不見蹤影,看來今天自己是逃過一劫了。

「剛剛…媽咪看見我旁邊有人嗎?」高思雅小心地問,她母親是否看見自己正要挨揍了呢?

「妳旁邊?有啊,不是很多人走來走去嗎?」高太太為思雅繫好安全帶,在豪華房車裡,她不必擔心女兒會有事發生,「怎麼啦?為什麼這麼問?」

「不…沒有…」

高思雅不斷思考著,那三人從她一來上學後就一直找她麻煩,也一直惡作劇…不…那已經不是惡作劇了,她們口口聲聲說要她的命,而她也直覺地清楚,她們絕對會付諸行動!她怎麼想都不明白,可是…若她們真的想殺她…那她也不能夠乖乖地等著被宰…高思雅一想到這裡…原先擔憂的神情轉為陰沈。

隔日放學後,高思雅來到校舍失火的地方,那裡圍起了一圈黃色警戒線,並且立上『禁止進入』的牌子,高思雅無視那標語,直接進入了被燒得只剩下一座空空的架子。

她拿著繩子,觀察著目前所在的地方,她獨自思索著,該怎麼引她們來這裡,好讓她們一腳踏入她所佈下的陷阱?

一隻蒼白的手搭上她的肩。

「呀──!」她驚叫著,並且向後退了好幾步。

一個高大的男孩子聳立在她前面。

「你…你是誰…?」這個人怎麼走路一點聲音都沒有?她居然沒發現他的接近。

「快逃…」他的聲音空洞,冷得讓人毛骨悚然。

「你是誰…?要做什麼…?」她又退了幾步,此處所在位於校園的裡側,夕陽的光線微弱,她根本無法辨認對方是誰。

「快逃…她會殺了妳…快逃…」那男孩的模樣隨著夕陽沈沒而漸漸消失。

高思雅喘著一口一口的氣,她剛才看到什麼?一個幻覺?又是幻覺嗎?這…這…

「妳還想再殺我一次?」短髮女孩自這堆被燒得面目全非的餘燼中走出。

她從哪裡走出來的!?剛剛明明什麼都沒有!高思雅瞪大眼,這也是幻覺?不會的…不可能的…

高思雅想要逃,但才一轉身,另外兩個較胖跟較矮的女生阻擋她的去路。

「妳從前就這樣…只要自己好就好,完全不顧別人的感受…」短髮女孩擒著陰森的笑容,「妳仗著父母是學校家長會會長,到處欺負比妳弱小的人,只要看誰不順眼,妳馬上就給誰好看…妳一直是這樣的人…」

她在說什麼?她在說我嗎?她口中的那個人是我嗎?高思雅無法相信,不會的,她才不是這樣的人,她說謊!

「其實只要妳不理阿虎就好了…為什麼…他偏偏對妳鍾情?我跟他已經交往三年了啊…他竟然會為了討妳歡心,答應了妳隨口說說的戲言…我好恨!我不能原諒!」

「不要過來…」她想起了一些片段…一樣是在這裡…一樣是眼前這個她…可是她還是想不起她是誰,阿虎又是誰?

「阿虎真笨,他沒想到妳只是在耍著他玩,為了讓妳這個千金小姐開心,他什麼都願意做…我恨妳…為什麼死的不是妳?」她尖吼出聲,周圍的餘灰起了陣陣冷風,將她們全都包在風圈裡頭。

高思雅陷入了記憶錯亂的漩渦裡,那片片斷斷段落像是一小塊一小塊的拚圖,逐漸在她腦海中拚湊著,她的臉…還有剛才那男孩的臉…

啊…她…我想起來了…她是莉安!她是阿虎學長的女朋友!

「妳是…莉安學姐…」不!她想起來了!全部都想起來了!她應該死了,連同其它兩個學姐一起被燒死在這個校舍裡!

「妳終於想起來了。」莉安像個奪命死神般地,一伸手就掐住高思雅的脖子。「那妳想起來妳為什麼該死了嗎?」

高思雅被她緊緊扼住,記憶卻沒有停止翻騰,那一天…失火的那一天…

「喂,學長,怎麼還不動手?你不是說你做得到嗎?」高思雅坐在廢棄的課桌上,像個女王一樣地凝視著他。

「阿虎…你不是真的要這麼做吧?」莉安和惠君及小愛被阿虎及高思雅帶到這個等待拆除的老舊建築物裡,並且將她們三個綁在一起。

他手上拿著一瓶裝有汽油的保特瓶,她一直盯著他手上的瓶子,存著一絲愛他的心盼望著,希望他可別聽那個魔女的話。

「莉安,我早就要妳跟我分手,妳偏偏要纏著我,這只是一個教訓,以後妳別再來找我了。」他口氣硬冷,過去交往時的甜蜜在他身上早看不見了。

「不要!阿虎!」莉安看著阿虎將汽油緩緩倒在她的裙襬,她尖叫著。

「閉嘴!妳真吵。」高思雅一巴掌甩過去,莉安咬到了自己的舌尖,血流立即噴出,臉上出現了紅熱的掌印。

「髒死了,這下妳可不會再跟我過不去了吧?」高思雅得意地看著縮在地上的莉安。

「惠君跟小愛沒有惹到妳,為什麼妳也要把她們一起抓來?」莉安顧不得口內的傷,仍然向她嘶吼著。

「唔?沒為什麼,只是她們老跟妳在一起,我看了就討厭罷了。」高思雅一副無所謂的樣子,「妳別擔心,我不會真的燒死妳的,頂多只是個小燙傷,留個可愛的小疤,讓妳一輩子記住,千萬不要和我作對。」

「阿虎…你別這樣…這不是開玩笑的,這是犯罪啊!」她再度哀求著,汽油浸透了她的裙子。

阿虎彷若無聞地繼續將油給倒在她們四周,高思雅點起了一根煙,吸了兩口,「學姐,小心燙。」她把香煙丟到那油圈裡,轟然一聲,火焰迅速燃起。

「好痛,好痛!救我!阿虎──!」莉安及惠君、小愛的雙腳燒了起來,疼痛得到處亂踢,將一旁的桌椅給踢翻了,周圍堆積起來的課桌椅像骨牌效應,一堆接著一堆倒下,連帶壓到了高思雅及阿虎。其它原本還有兩、三個跟在阿虎身邊的人早就逃之夭夭了

火勢蔓延地比想像中還要快速猛烈,濃煙滾滾地圍繞在這間教室裡,他們的眼鼻全被煙給嗆得無法呼吸。

「阿虎…救我…」莉安在昏厥前,發出了最後一聲呼喊。

阿虎不顧身上的傷以及被壓在桌椅堆下的三個人,抱著被濃煙嗆昏的高思雅逃出了火場…

高思雅冒著冷汗,所有一切的一切她都記起來了,那麼剛才的男孩子是阿虎學長,難道他…他也…

「沒錯,他也死了,為了向妳和他復仇,我從地獄裡爬回來了。」

天啊…她什麼都不能想…莉安學姐來報仇了…高思雅已無力再掙扎,她腦中唯一能想到的就是,她死期已至。
「還有什麼話要說?」莉安的手收得更緊了,高思雅早已翻著白眼,口吐鮮血,什麼話也說不出。「那麼…跟我們一起到地獄去吧…」

「雅雅!」高太太淒厲的哭聲,惹得在場的人陣陣心悸。

「死者確定是二年級的高思雅,死因…」法醫來到現場做初步的驗屍,只是他的表情十分困惑。

「怎麼了?」偵辦的刑警一看法醫的表情就知道,這個女孩死因不單純。

「唔…初步判定是窒息而死,但你看…」他拿著原子筆指著高思雅的脖子。

「沒有…什麼痕跡都沒有。」

「是啊,連是什麼東西讓她窒息的都不清楚,可是…」他將高思雅的脖子微微扶起,她的頭頸立刻折成直角。

刑警倒吸一口氣,「頸椎斷裂,這…」

「很怪異的死法,通常頸椎斷裂是因為從高處墜落,而且是頭部著地時的可能性較大,但她身上沒有其它外傷,而且我剛才略為摸了一下她的後頸,已全部鼓起,表示裡頭已充滿血液,並且是碎骨的狀態。感覺好像是有股強大的外力扼住她的頸子,並且硬生生地將她的骨頭崩碎,可是…外觀卻沒有任何被掐住的痕跡…」

「看來…又是一宗懸案,怎麼這間學校老出事?」

「是啊,接二連三地死了五、六個學生。」

「不會是被詛咒了吧?」

「別開玩笑了,好了,將遺體運到殯儀館裡去吧。」

詛咒停止了嗎?怨恨停止了嗎?或許吧…誰知道呢?

可怕可怕!!!

太长了吧??

恐怖也!不过有点晕

蛮恐怖的!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