喇嘛動凡心 要求秘密交往

和朋友相約看展覽,那天是炎炎的午後,早到的我站在人行道上,遠遠看到一個藏紅僧袍的身影向我的方向走來,當他靠近時,看清是一位年輕的藏族喇嘛。對於出家人一向很尊敬的我,很自然地雙手向他合十,不料,這位喇嘛朝我走來,對著我嘰哩咕嚕地說了一堆藏語,很顯然地是在問路吧。

問路讓兩人結緣
說也奇怪,我能懂得他問的是什麼,所以就帶路前往他想去的那家佛教文物中心,他很開心我竟然能理解他的話,接著用很破的英文夾雜藏文,問我願不願意教他中文。
我心想,若是他會了中文,在台灣就更能將佛法傳給更多的人,當下便答應他的邀請並互留電話,他的名片上寫著某某仁波切,並是位堪布(教授)。
沒多久,就接到仁波切的電話,問我何時可以開始教他中文?
第一次赴約時,請了朋友一起去壯膽,沒多久,朋友就不陪我了。而我,則風雨無阻的每個星期義務前往法師的道場兼住所教他中文,長達兩年的時間。除此之外,他在台弘法籌募經費的文宣、報考中西交流僧侶的自傳、中文的書信,大都是我幫他完成的。在台灣,似乎他一時也找不到有別的人可以幫他了。
台灣是仁波切周遊列國第四個落腳的國家吧,和大多藏系法師一樣,黝黑、高大,年紀很輕,足足小我六歲,雖說不上帥,但也自有一股大器的風采。
教他中文時,有時,他的同鄉喇嘛們外出了,偌大的道場常常只剩下我們兩人,由於深信不疑對方出家人的身分,所以絲毫不敢有非分之想,雖然也曾有過眼神顫動的交會,在心裡就馬上有OS告訴自己不可以!不可能!但隨著仁波切的小動作越來越多,言語中不時透露出的訊息,我開始迷惑起來……
上完課後告別時,他會突然拉住我的手說再見,教學進行中他會笑用自己的水杯碰我的水杯,或是用腳一直輕輕地踢我的椅子,這些都讓我開始不自在起來,但始終還是會告訴自己不可能,是我想太多了。
因為感覺怪怪的,再加上工作越來越忙,我漸漸減少了去給仁波切上課的次數。直到有一天,他約我下班後吃飯,說是要謝謝我,看到他時我嚇一跳,因為他穿著在家人的衣服(也就是一般人的便服),吃完飯後一起到國父紀念館的戶外咖啡店小坐,在輕風吹拂、燈光掩映的氣氛下,他大膽地提出希望我和他交往的想法,但強調一切都得秘密進行。

接受示愛慈悲心
我愣在原地,只是無法置信身為出家眾怎可提出這樣非分的要求,他表示在西藏有些教派是允許出家眾結婚生子的,我便反問他,既然如此,那為何要秘密進行?此時的他便似乎詞窮了。
自此之後,他便常常用電話示愛,表示自己有多麼想要和我在一起,希望我有慈悲心,能夠愛他,並接受他的愛。
一場很美好的邂逅,會是這樣的發展,是我始料未及的。後來,用了漸行漸遠的方式和仁波切斷了聯絡,但直到今天,仍是很慶幸,當年的自己並沒有因此迷失,而投入了一場禁忌的遊戲。

哪里可以这样的…
好像骗人这样的…
出家人不可以这样的…

现在的出家人。。。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出家人了~!
挂名的吧?爽~~
真的是阿弥陀佛~~~~~~ [s: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