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身女郎 雙人床之約

這是8年前發生的事。當時一位40多歲的女性藝術經紀人,對我的作品有興趣,表示願幫我規劃出路,於是我決定請她吃飯。後來,約她在民生東路的一家麥當勞用餐。
不料餐敘時,這位婦道人家,把話題重點擺在她不幸的婚姻上,說她結過3次婚,業已仳離。她又表示自己藏有張大千、齊白石的畫,及于右任的書法,願意讓我觀賞。

名家字畫引郎入室
「若是真跡,值得一看!」我道。「當然是真跡,那是我第三個前夫有了外遇,和我離婚的補償。」她答。
好吧!我應允跟她回去距離不遠的住處。那時晚上8點多,我心裡惦著名家字畫,另外這位婦人曾提過,有個20歲的女兒,我也想「看看」。
沒想到,我才踏進她屋裡,她就說:「女兒去同學家過夜了。」聽她這麼說,我有點失望。她領我步入她的閨房,取出保險櫃內的名家字畫,拿到客廳中觀賞。
我不經意的瞄過她的「單身女郎雙人床」一眼,毫無他想。而字畫呢?並未如預期,帶給我豐富的心靈感受,說真的我分不出真假,看看就算了。然後,婦人拿出一本本的生活照分享,奇怪!合影的人有父母、同事、朋友、姊妹等,就是沒有女兒?我開始懷疑她說的話。
「10點半了!我必須回家了。再晚就沒公車了。」「你可以搭計程車啊!急什麼?」婦人挽留我。「搭計程車太浪費了!」我堅決告辭。
事後,我把此事講給一位大哥聽。「她有沒有請你喝什麼?」那時有一杯可樂,但我沒喝。
「說不定裡面有迷藥,你喝下去,就再也不是『台北最後處男』了!」大哥笑道:「要知道女人30如狼,40如虎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