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陣和民聯的致命傷

作者:林瑞源

一般人視民聯為進步和民主的力量,在下定論之前,先聽聽民聯領袖針對改教課題怎麼說。回教黨宣傳主任馬夫茲說,巫統為了爭取非馬來人的支持,典當本身的宗教;公正黨署理主席賽胡申阿里則抨擊內閣的議決過於倉促,欠缺全面考量。

當行動黨熱心協助印裔婦女英蒂拉尋找已改信回教的丈夫帶走的孩子時,其他民聯成員黨卻發表潑冷水的談話,這是民聯內部的矛盾,也反映出宗教將是民聯能否繼續團結,及維持為非宗教和世俗民主力量的關鍵。

宗教課題是民聯的危機,特別是回教黨向來把宗教視為至高無上、奉行神權政治。雖然回教黨在去年大選以福利國為號召,但是一直沒有放棄回教國主張,在多元種族和宗教的社會,神權政治肯定會引發不安和衝突。

為了國家民主前途、民聯的未來,3個成員黨必須加緊對宗教課題進行協商,以達致共識,到底要如何解決改教衍生的一切問題。民聯沒有共同的立場,勢必會造成內部分化,最終影響民眾對它的信心。

宗教是民聯的致命傷,而種族課題則是國陣的死穴,國陣也一直無法廢除種族政治和主義,即使是納吉接任後提出“一個馬來西亞”概念,黨內還是有質疑;廢除服務業27個次領域的股權限制,也出現不同的聲音。

巫統和回教黨為了競爭、爭取馬來人的支持,而推出種族政策和宗教論述,導致馬來人的分裂,也帶來種族和宗教的極端。

今天馬來人社會存在那麼多的政治和思想上的矛盾及歧見,完全是因為這兩個政黨;種族主義跟不上全球化步伐,激進的宗教主張帶來具侵略性的宗教觀念。

為了政治上的需要,巫統可以採取非宗教化的中庸,而回教黨可以表現非種族式的溫和,但這能夠持久嗎?

一個改教課題,暴露了大馬兩線制的危機。如果兩線制由種族和宗教集團去主導,那麼社會將會被分割,即有種族衝突的可能,也有宗教分裂的憂慮。

國陣和民聯的成員黨必須扮演制衡的角色,淡化這兩股力量,但如何在日益偏激的思潮中保持平衡,是馬來西亞政治的困境。

种族和宗教,都是马来西亚社会的敏感话题,
也变成了政治人物的致命伤。
想想,多元化种族也有坏处。
可是总觉得他们不应该把这些话题,
演变成博取人民信任和依赖的桥梁。

人是愚昧的,只要客观点都会被有心人冠为出卖民族,是敌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