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裡的女人

小葉會見到隔壁的女人是因為那天搭同一部電梯,到同一樓層,同一處轉彎,同時站定在兩扇門前,「這麼巧啊,我們竟是鄰居。」女人突然開口,那是個年紀跟小葉相仿模樣秀麗的女人,「我上個月才剛搬來。」小葉回答。
「我已經住8個月了,有空來我家坐坐。」女人這麼說。「好。」小葉知道這只是客套的對話。「那說定囉。」女人說完這話,她們就各自進屋了。
不到10分鐘,門鈴響,小葉警覺地從大門窺視孔探看,看見了她的鄰居。想不到客套話她竟當真了,小葉只好開門,鄰居說:「我剛泡了玫瑰花茶,要不要現在就來我家喝茶。」小葉不知該如何拒絕就跟女人進屋了。

不用上班很少出門
女人的住處坪數格局都與她住的相同,經過裝潢,巧妙隔成一房一廳,各類家具擺飾擠滿了整間屋子。女人寒暄似地問她做什麼工作一個人住嗎?
小葉手捧著那個裝有花茶的磁杯卻一直沒有飲用,只是簡短地答話,女人握著遙控器轉台又轉台,突然對她說:「我連睡覺都要開著電視,屋裡沒有點人聲我會很害怕。」小葉感覺自己應該開口說點什麼便說:「我在家的時候也會開著收音機。」
女人似乎沒聽見她的回答,也可能是不在意,只是繼續她的獨白,「我不用上班,也很少出門,我男人一個月才會來找我一兩次,除了去買東西,我已經很久沒有跟人說話了。」
「你一定在想,我為何找你來我家,會擔心我是壞人吧!」女人問。「不是啦,我怕生,所以話少。」小葉說著這話心裡很心虛,「那麼,以後常來我這兒喝茶好嗎?」女人說,似乎想要伸手過來碰觸她,小葉下意識地退縮了身體,生怕被這女人的手一碰,便從此被困在這間怪異的房子,再也出不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