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拜金女 原味褲隨你脫

小芬是標準的月光族,常跟我抱怨月底只剩不到幾百塊可以過活,但很奇怪的是,她每個月買的奢侈品卻不減反增。舉凡化妝品、皮包、衣服一定是動輒5、6千元地花用,讓我時常懷疑在外租屋、花錢浪費、父母又沒給多少零用錢的普通大學生小芬,究竟是怎麼過活,直到那一天我才明白,原來她有另外打工賣東西,而賣的就是她的原味內褲。

面交一件8千元
她的交友關係一直都很混亂,所以聽到她以賣內褲賺外快時,我並不驚訝,但令我咋舌的是另一件事,就是她一條內褲的價錢居然能夠賣到8千元左右,價錢合理還能交易內衣、睡衣、裙子或背心等衣物。
小芬透露,她與買家是在網路上認識,對方是科技公司的員工,月收入高家境也不錯,生性害羞沒交過女友。因為怕被抓,所以只敢跟小芬交易,而小芬也看準他取貨的管道缺乏,個性又小心謹慎這一點哄抬價錢,對方也呆呆傻傻地被她吃得死死的。
但其實價錢能抬這麼高的原因還有一個,就是他們可以面交,並由男方親自脫下她的內褲,而脫的過程中,還可以選擇進行其他「買賣」,包括親嘴、摸胸、用手撫觸女方下體,交易前或交易後還可以假裝是情侶般牽手逛街,不過,這些都要另外算錢,而且價格更加昂貴,因此,一次交易要賺上萬元並不是問題。
有一次,小芬要我陪她去交易,我因為害怕被對方看見,所以堅持留在藥妝店不肯同行,他們兩人則是在店門口會合後,就相偕去附近餐廳廁所交易,匆忙中我不小心看到對方,是個嬌小、蒼白、猥瑣沒有自信的男人,我大概能了解他為什麼沒交過女友,需要用女性內衣褲來滿足自己。

竟想拉同學下海
後來,回家途中小芬告訴我,對方看我長得還不錯,所以想跟我交易,問我願不願意,小芬還說幫我介紹客戶要抽成。我當下傻眼,但老實說,我內心確實有掙扎一會兒,畢竟光賣一條市價不到100元的內褲,就能替我賺這麼多白花花的鈔票,真的很難不心動。可是,當我腦中閃過要被他脫內褲、上下其手,或是他拿著我的內褲意淫的畫面時,(天啊!我都不會聞自己的內褲了!)頓時間,我只覺得渾身不舒坦,加上不想被拖下海,給人握有把柄、落人口實,最後還是斷然拒絕了。
雖然為了錢做這種事是如「入鮑魚之肆,久而不聞其臭」,但我還是有自制力的人,也克服了貪念;而小芬現在還是繼續從事她的「職業」,即使交了男朋友也一樣,有時看著她光鮮亮麗的穿著打扮,會覺得她很可憐,而且容易得到的錢,花的速度也很快,即使有上萬元進帳,月底還是花光光。無奈,我沒辦法改變她,只希望有一天她能自己想通吧!
1.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