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貪心下場悲慘

我是貪吃鬼,每次上餐廳點的分量非常驚人,同行的人在我點菜時就開始摸肚子測量肚量,月子說:「還沒吃就覺得胃已經開始酸起來了!」比較可怕的還不是點過多的菜,而是我很怕對不起做菜的師傅,都會把東西全部吃完,月子說:「更可怕的是,妳還要張望別人桌上點什麼菜!」

無法違逆自己欲望
到了美味餐廳,便會這個也想嘗嘗,那個也想嘗嘗,非常貪心,日本人則說「欲望過剩」或「無法違逆自己的欲望」,好像很文雅,其實就是貪得無厭;不僅類喜歡多,量也未必因此降低,每次點菜,店裡的人都會懷疑「這女人是否有過食症?」曾到過東京一家中國餐館,服務生沒有識破我是台灣來的,大聲地用中文評論:「這女人真會吃!」貪心結果非常可怕,根據能量不滅定律,這些欲望果然都化成體重,讓我的肉體回收了。
不僅飲食,服飾、書籍等更嚴重,月子說:「妳大概是不讓過剩的物資包圍便會陷於不安的女人!」或許現代人都是如此,書在剛買時,原本是「想看的書」,堆放一陣子之後,就會出現強迫感,變成「不得不看」的書,天下大部分的東西都是如此,買的瞬間都是非常想要,但過一陣子就變成不得不處理的對象,例如冰箱裡的各種食材;衣服更慘,稍微放一陣子,還沒穿就退流行了或尺寸已經不合了,每次買衣服時,我都非常樂觀預估自己稍微再瘦一點就能穿,而拚死不願意買大一號,逞強買事實上小一號的衣服,縱放食欲的結果,自然幾乎都穿不下,打擊嚴重。

進門容易出門困難
大部分的東西一進我的家門,要出門就很困難,這到底是很環保、還是很不環保,已經很難分,我的確也有強烈的欲望想要每樣東西都充分善盡利用,送人也好好送,讓跟自己發生過關係的物品都能得到好下場,不能讓它們到閻羅王前去控訴我,為了滿足這樣的欲望,我幾乎成了垃圾女,偌大的房子卻連轉身餘地都沒,下場悲慘!

贪心罪过罪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