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行房付費 聽某嘴大富貴

水,公司裝,菸,伸手派,上班不買冷飲,下班不喝花酒,同事眼中的我摳門到了極點,絕對是個靠節儉致富的「小氣大財神」,殊不知我其實阮囊羞澀,更「負債」達近百萬。
我債台高築的原因很簡單,拜十年婚姻之賜。打從老婆瞭悟男女,喔不不不,是「女男平等」起,她就不甘再做「無給女傭」。憑什麼男人花一次聘金,就能買個一輩子的奴隸?

家事皆有價目表
是她詳列一張洋洋灑灑的「價目表」。拖地:200;洗碗:200;買菜:300;下廚:500,甚至「房事」都依她投入的「服務程度」 定價碼,簡而言之,凡勞駕她玉體的活兒,一個子都不能少。
我畢竟是領死薪水的藍領階級,幾經「協商」,老婆總算答應讓我賒欠,想不到此舉不但掏空我荷包,百多頁的記帳筆記簿,也輕鬆寫完第二本。
這陣子我走衰運,吃飯嗑到石頭,汽車遭人刮花,補牙拷漆形同雪上加霜,偏偏又逢老爸七十大壽,該給的賀禮不得寒酸。怎麼辦?壞人只好請老婆當,我兜兩千塊紅包央老婆代交,本以為會換來老爸的奚落,卻見他笑嘻嘻,直誇這兒子孝順。原來老婆自掏腰包,幫我添成吉祥的一萬六千八,不光如此,牙醫那兒她也電話叮嚀要高檔的,事關健康,馬虎不得,至於車子乃身外之物,能開就好,美醜無所謂。
睡前我問老婆,她明明沒那麼狠心,為什麼對我特別絕?她回我一個「免費」 的吻:「男人有錢就作怪,為了家,為了孩子,我必需斬斷你的亂源。」
看她秀出的存摺,「聽某嘴大富貴」,還真的沒錯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