婆媳彆扭夫參戰 大家都哭了 婆媳過招

和先生正式交往的時候,他正在當兵,第一次見到他媽媽,就讓我覺得她姿態頗高,我既害怕又恭敬地向未來可能成為我婆婆的她打了招呼,結果──沒有一般的回禮就算了,所得到的只是她冷冷的一瞥。而被愛情沖昏了頭的我,完全沒有考慮到婚後要和公婆一起住的後果,更糟糕的是實際面臨時,卻只有我一人孤身奮鬥,先生遠在山的另一邊──東部工作。

話不加思索衝出口
我的個性很直爽,而且脾氣火爆,話總是不加思索就衝出口,管不住自己的舌頭,這樣的我實在是「非常不適合」和公婆同住,所以從男女朋友開始,與婆婆的戰火就不斷,好比「吃」的習慣,她常常端出來的就是已經壞掉的東西,比如爛爛的芒果、有異味的晚餐,可怕的是我先生照單全「吃」,而且面不改色,這讓我瞠目結舌。但是,自從和我結婚後,在我不斷的碎碎念和不斷的嫌棄之下,先生的味蕾總算恢復正常,拒絕再吃壞掉或不新鮮的食物,我們甚至還常常趁著婆婆外出買東西時清冰箱,這每每讓她氣得破口大罵,而我們也只是皮皮以對。
戰況最激烈就屬大女兒出生的那一年,坐月子有千萬的不便,面對整天啼哭的小小嬰兒,原本心情就很不好,縱有任何需要也不好意思對婆婆開口,因為我們還不熟,加上婆婆育兒的觀念老舊,比如讓嬰兒吃收驚拿回來的符水。好幾次的摩擦與隱忍,終於,我爆了,我對婆婆吼道:「妳真的很霸道!」婆婆氣極了,回說:「我哪裡霸道了?」就這樣我一言、她一語的,我們吵起架來,刀光劍影,血淋淋的,我們的不和與不爽正式浮上檯面。
從外地回來的先生,躲也躲不掉這場災難。我實在印象深刻,在二樓的我聽到樓下母子倆竟為了我,吵起架來,先生完全支持我,然而講著講著,只聽到他們母子倆都哭了──特別是理性的先生,從未在我面前落淚過,這一哭,我剎時清醒多了,覺得自己很像連續劇的壞媳婦,挑撥他們母子倆的感情,我很感動、也很慚愧!感動的是先生的力挺;慚愧的是自己不成熟的處理方式,讓大家都陷入了僵局,傷害了一家人的情感。

溝通優於委屈求全
我們婆媳經過這樣的過招,想必是形同陌路吧!事實並不是,至今我們仍住在一起,有時候我還是會看婆婆的一些小習慣不順眼(我想她對我亦如是),只是我能包容了,並且出自內心的感激她。與公婆同住,我還是不會委屈求全,因為委屈無法長久,只會累積怨氣,所以我覺得婆媳可以過招,只是過了招,別忘了還是一家人。
1.jpg

wah lau… [s:18] [s:18]

嗯,毕竟大家来自不同的生活环境和背景要住在一起也不是一件易事,
必要时互相容忍就可以免掉很多不必要的纠纷和争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