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吉頭建橋工程停工良久


橋底因藏有電纜及水管而導致工程停工已有5個月,至目前為止仍沒有复工的跡象。


進行了一半的建橋工程,橋面凹凸不平,不過仍有不少路人及摩哆車騎士冒險越過。


市政廳於去年5月間便在受影響的道路豎立告示牌,通知市民有關路段封路一年,以進行建橋工程。

華林市孟吉頭於去年6月封路建橋以解決多年的閃電水患問題,然而工程進行至去年10月便停工,停工後不但因封路而造成交通不便,甚至水患問題也比以前嚴重,導致當地商家及居民怨聲載道。

孟吉頭有數十所工廠及一些居民,他們在行動黨萬里望區州議員林碧霞、保閣亞三區州議員余兆佳、端洛區州議員西華古瑪及該黨組織秘書鄭福基陪同下在橋邊召開新聞發佈會,抗議有關工程停頓5個月無下文,並要求市政廳給予解釋。

居民除了抗議工程停工外,也投訴市政廳沒人派人清理當地的溝渠及垃圾,而且雜草叢生,沒人修割。

林碧霞:逢雨必淹商家損失慘重林碧霞說,她接獲商家及人民投訴有關拿乞路孟吉頭建橋停工已有5個月。最近因雨季而造成該地區附近逢雨必淹,使商家損失慘重。

“所涉及的廠方包括羅里修車廠、汽車噴漆廠、機械廠、木材加工廠、批發商、家具廠及熟食檔。怡保市政廳受促提高工作效率,讓工程儘快复工及完工。”

她說,孟吉頭水患問題已困擾當地商家及居民20年,在多番投訴後,市政廳在去年6月進行工程,並在各主要道路豎立告示牌,讓人民知道有關路段從2011年6月5日開工至2012年6月6日關閉,意味著工程進行一年。

地底藏電纜水管擱置工程

“但是,有關工程於去年10月開始停工,使到有關原本即將在今年6月完成的新橋不能完工。當我向市政廳查詢時,有關當局說因地底下藏有國能電纜、網絡光纖電纜及水管等,才使到工程擱置。”

她不解為何有關當局未動工之前沒有徹底瞭解整個工程才開工,卻在開工後才發現這樣的問題,耽誤了工程,也造成公眾不便,同時使商家蒙受過百萬令吉的損失。

西華古瑪:怡往拿乞牙也須兜大圈

西華古瑪說,此路段關閉後,不但萬里望一帶居民受到影響,其他市民也一樣,當他們從怡保要前往拿乞或華都牙也時,必須兜一個大圈。

“本來所有市民都很合作,以為忍耐一年後,工程完畢能解決水患問題,所以大家沒有意見,但如今工程已停工,不但無法如期完成,水患問題比以前更嚴重。”

余兆佳:水患20年

余兆佳的祖屋在孟吉頭,並經歷了近20年的水患問題。他說,既然當局已知道問題所在,為何沒有立即合作解決問題,使工程儘快完成。

他說,他日前在一項會議中向水利灌溉局、國能公司及水務局提及橋底電纜的問題,竟然發現原來他們並沒有合作,而且也表示這工程及橋樑是由市政廳負責,與他們無關。

他希望有關當局可清楚列明每一條河的負責部門,讓人民知道,同時促請州政府儘快兌現在2010年財政預算案答應撥出3千萬令吉予水利灌溉局,以儘快解決水患問題。

鄭福基吁當局解釋

鄭福基則呼吁有關當局作出停工的解釋,並說明工程到底何時會完工,不要浪費人民的金錢及時間,並希望首相明天到訪萬里望可前往當地巡視。

商家與居民的心聲

梁德耀(孟吉頭熟食檔噹主,50歲):封路後生意跌50%
“熟食檔是由我父親創下,經營已有40至50年,本來生意很不錯,但自從封路後生意下跌逾50%,其中午市飯檔因沒有顧客而暫停經營,只保留早市的粉檔,但粉檔生意也很淡。”

“每當下雨,水患問題比以前更嚴重,而且因雨水倒流,導致垃圾及沙石阻塞了排水的溝渠。”

吳家量(文具入口商,58歲):雨水倒流垃圾衝入工廠
“我在這裡開廠已有20年,自從建橋進行後,雨水便會倒流,水淹比之前更高,垃圾也沖到工廠範圍。”

“雖然我已加高圍牆,然而經過多年的雨水侵蝕,雨水已開始滲入地台,因此我的貨物也唯有越放越高,避免水淹而損失。”

吳華傑(居民,36歲):打算搬走
“我自小住在孟吉頭,水患問題是在20年前開始出現,以前一個月兩三次,現在變了一個星期兩三次,每次下雨,我便做好準備面對水患,所以我也打算要搬走。”

“封路前,我可從拿乞路直接上班,但現在要兜路,非常不方便。”

郭富榮(居民,71歲):祖屋租給外勞
“近兩三年來市政廳都沒派人來清理溝渠,導致水患問題更嚴重。現在我們已經搬走了,祖屋搬了後則租給外勞住。”

新聞背景橋底出現瓶頸提昇橋樑

基於該路段的甘冬河橋(Jambatan Sungai Guntung)橋底出現瓶頸,以致途徑該橋而排向近打河的河水無法及時疏通,造成該地區逢大雨成災。

市政廳決定於去年6月關閉華林市孟吉頭拿乞路500米長路段,進行提昇橋樑工程,解決居民多年來面對的閃電水患問題,整個工程耗資500萬令吉。

在這段關閉道路期間,公眾人士被要求使用交替路。

被關閉的路段,是從華林市接銜接萬里望拿乞路的交通燈處,一直到大馬批發公市的交叉路口,全長約500米,來往雙向車道都會關閉長達一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