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男寡女的野地生活

每逢周休二日,他和她會各自離開自己的家,開著那輛共同出資買來的二手車到野外紮營泡野溪溫泉,過著以天為帳,以地為床的兩人世界。

孤獨比歲月還殘酷
他紮營時,她就準備飯菜,像夫妻般熟練熟悉,他們有說不完的話題,其中包括聊著各自的家人和生活,偶爾也不忌諱的聊著各自曾經有過的另一半。
他曾經是遊覽車司機,50歲時喪偶,在還沒有遇到她以前,平日生活重心就是以照顧孫子為主,不為人知的內心深處,縈繞著的都是過去和妻子生活的點滴;孤獨比歲月還更殘酷的在他臉上刻下一道道的溝紋,讓他看起來比實際年齡又要老上許多。
第一次在市場遇到她時,她笑盈盈的周旋在許多提著菜籃的顧客之間,一雙只賣300元的鞋子,她卻可以不厭其煩地介紹它們的材質,像在賣名牌一樣的解釋著。
當下他就被她這股溫柔的特質吸引,也忍不住跟她買了雙鞋。認識他時,她才40歲,卻已經守寡3年。原本她和老公一起在市場租攤位賣鞋,空閒時她們的嗜好就是和幾對夫妻檔朋友開車到野外露營,在車禍還沒奪走她老公以前,她們過的是人人羨慕的夫唱婦隨的生活。
老公意外身亡後,為了兒女她擦乾眼淚,繼續到各個市場去賣鞋子。適度的打扮和天生麗質,讓她看起來比實際年輕許多,再加上她熱誠溫柔的服務,來買鞋的主顧客都不知不覺變成她的朋友,他就是其中之一。「我把每一個客人都當朋友,買賣也是一種緣分,生意好時當然很高興,不好時我也不會洩氣。」她常常這樣跟他說,笑意始終保持在臉上。

像斷翼鳥互相療傷
他試著約她出去走走。他會開車,也講笑話,她知道哪裡好玩,兩人在一起就像是兩隻各自失去一隻翅膀的鳥互相療傷,彼此練習著重新起飛。他和她都不想離開自己的家人,平日他帶他的孫子,她賣她的鞋子,只有到了周休二日,兩人才會相約去露營。
幾年下來他們的足跡踩遍坪林、谷關、滿州、霧台和墾丁等露營區,很少人知道他們彼此悲傷的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