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華的最後一戰?

本屆大選,公正黨實權領袖拿督斯里安華雖然不能競選,但他卻南上北下為公正黨及反對黨陣營的候選人助選,所到之處仍掀起一股熱潮,“安華效應”是否再發酵,對公正黨和安華本人的政治生命是息息相關。

公正黨成敗決定安華命運

安華這次“參戰不參選”,所肩負的責任不只是延續公正黨的政治生命,而更貼切的是這屆的大選,將是安華本人政治生命的關鍵,公正黨的成或敗,或許將注定安華的未來命運。

1999年大選掀起的烈火莫熄,安華效應讓巫統遭受前所未有的挫折,雖公正黨最終只贏得5個國會議席,但它的力量卻讓回教黨坐收漁利,巫統不只一夜之間失去三分之一的國會議席,連登嘉樓州政權也拱手送給回教黨。

當年的澎湃選情,在馬來社會掀起驚人的震撼,反映了安華當時的勢力,以及馬來社會沸騰的不滿情緒;若非華裔選民在最後一分鐘逆轉繼續給予國陣強力支持,大馬政局可能已改寫。

然而事過境遷,2004年大選在新首相效應下,大部分的馬來選民重歸巫統懷抱,身陷牢獄的安華已激不起反風,結果是回教黨“打回原形”,公正黨也只守住安華老家峇東埔一席,國陣更以90%的國會議席掌控政權。

是反對黨“形象人物”

安華於2004年9月2日在雞姦案上訴得直恢復自由身後,礙於法律條文無法領導公正黨,但無論他在監獄內外,其實一直是公正黨的實權領袖,本屆大選他更是反對黨的“形象人物”,出席的每一場政治座談會,都吸引無數的擁護者緊隨。

反對黨當然寄望安華效應再次發酵,並最低限度否決國陣三分之二大多數議席,同時阻止巫統繼續的一黨坐大。也因此安華在座談會上,矛頭是直指國陣政府,他本身的訂下的目標更大,即是要取代國陣執政。

政治上打翻身戰
今屆大選屬存亡之役

安華效應對反對黨陣營肯定起一定的作用,問題只是到哪一個程度,而安華也了解,他的影響力不只是關乎反對黨的成敗,更重要的是對他個人政途,堪稱是存亡之役,他要在政治上打翻身戰,本屆大選不啻是試金石。

巫統曾因1987年黨選而分裂成A、B兩隊,這也導致在1990年的大選中,由東姑拉沙里領導的四六精神黨結合回教黨的勢力,讓巫統失掉吉蘭丹州政權。所不同的是,1990年的大選,馬來選民最後關頭情牽巫統,結果四六精神黨動搖不了巫統的江山。

1995年大選,四六精神黨已日暮西山,反而必須依賴回教黨的支持殘喘,最後東始拉沙里被逼解散四六精神黨重返巫統,而他本身的政治生命時至今日,也只有局限於吉蘭丹州話望生一隅而已。

與當年拉沙里情況相似

再看看本屆大選,安華的情況和當年的的拉沙里一樣;拉沙里因四六精神黨無法抗衡巫統,最後是失敗收場,如今公正黨就像四六精神黨一樣,在進行一場艱辛的困獸戰,若公正黨還是無法取得突破,安華效應已失效,是否就印證安華將步拉沙里後塵呢?

無可否認的,安華仍有他的魅力,但首相阿都拉也強調,巫統人才濟濟,不需要安華的歸隊,看來安華必須在大選中交出一定的成績,否則公正黨的斗爭恐怕無以為繼,安華的個人政途前景也勢必受重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