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教於樂還是純娛樂?

最近我身邊的熟男熟女都在爭先恐後地讀日本漫畫《神之》,甚至許多企業家也趨之若鶩,就怕自己落伍。老實說,《神之》以生動的故事,講述紅酒的專業知識,資訊很多,情節也很豐富,甚至還可以看出作者「文以載道」的企圖心,絕非隨手翻翻就能讀完,若想仔細精讀,看這套漫畫的速度,並不比瀏覽文字書籍輕鬆。

大學竟教畫符下蠱
如果把《神之》當做民間研習葡萄酒的初階教材,它的確勝任愉快,而且是個還滿成功的作品;但是,少部分大學教授開始大量選用類似的漫畫當做部分教材,整堂課同學反應十分熱烈,連平常很愛蹺課的同學都自動出現在教室裡。這些教授還真是「用心良苦」,用漫畫吸引不愛念書的同學,回歸課堂。比較令人擔心的卻是,大學校園過度「寓教於樂」的做法,會不會變成「完全娛樂」?
我到校園演講,還聽說有老師開課,主題是教同學變魔術、作法術、看風水,連如何畫符、下蠱都在大學校園的傳道、授業、解惑之列,據說,學生的反應超好,每堂課都爆滿。一些家長對我說出他們的擔心,不懂教授為何如此習以為常地使出怪招來吸引學生上課?
除非開課的系所,跟休閒娛樂行業有關,就像某一所科技大學休閒管理系,開了一門有學分的魔術課,還算勉強說得過去;另一所學校的中文系教授,上易經課時講占卜,這也不必太深究。其他與專業無關的科系,在課堂中教學生畫符、下蠱,就是太離譜了。
教育,不能是商業。如果為了討好學生,就無所不用其極,將壞了百年大計。做學問,苦練基本功,絕不能輕忽,就像習武,蹲馬步,很枯燥,卻是必經的過程。就像不會教授輕功的老師,只想用吊鋼絲譁眾取寵,還能混得下去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