寵愛等於敗壞

阿萍的弟弟,從小就是天之驕子。家境雖然不寬裕,但母親生下了五個女兒之後,才生下一個兒子,這么兒像一個天上掉下來的禮物。阿萍的母親,從小就要這些姊姊們好好服侍弟弟,「如果傷到了我的寶貝兒子,我就找妳們麻煩」,弟弟受了點小傷,姊姊們就要挨打。
弟弟很聰明,很會拿「我要跟媽媽說妳對我不好」來威脅姊姊,沒錯,不管有沒有道理,媽媽就是會相信弟弟的話,所以姊姊們也都對弟弟百依百順。弟弟反正有爸媽和姊姊們可以收拾殘局,所以從來不懂照顧自己。
弟弟不愛讀書、交壞朋友,媽媽覺得都是姊姊教不好。弟弟20歲就奉子成婚,娶了個比他更年輕更愛玩的媳婦在家裡,媽媽反而高興有了「金孫」。媳婦跑了,媽媽就扛起了撫養和教養的工作。
媽媽從來怕弟弟去做粗重工作,媽媽把家裡的房子賣了,給弟弟一筆錢開店。她的想法是:只要有店,兒子就能安穩自己謀生了。
媽媽希望每個女兒出社會後每月交出一定的「獻金」,就是沒有要求過弟弟。其實,女兒們的獻金,媽媽也都省吃儉用,希望用在弟弟身上。弟弟愛賭博,跟人家借錢,地下錢莊來討債,媽媽跟女兒一把眼淚一把鼻涕的哭訴,希望女兒們能夠集資幫他還。為了幫弟弟還債,阿萍弄得自己焦頭爛額,還跟先生吵了一大架。

不肯譴責唯一么兒
弟弟沒有因而感悟家中女眷們的苦心。後來他又染上吸毒惡習,媽媽雖然知道,卻還不肯譴責他。後來,弟弟販毒被關了,媽媽每天以淚洗面,一直認為弟弟是冤枉的。
五個姊姊雖然都靠自己,但是個個都有穩定工作。媽媽還是怪老天爺對她不公平。要姊姊們在弟弟出獄後籌錢,再給弟弟開個店。
阿萍是個會計師。她對我說:「唉,老人家從來沒有悟到,對於兒子的寵愛是完全錯誤的決策。她一直在給他魚吃,還誤以為自己給他開店,就是給他釣竿了,卻一直沒有讓他學會自己拿釣竿。我們這些沒魚吃的,反而很早就知道,要有一把釣竿在手,而且得自己釣到魚,才能換得溫飽。」不必釣就有魚吃者,遲早都會失去自己的謀生功能。
要教他使用釣竿,必須要懂得放手,讓他有機會自己試試釣竿好不好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