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狼入室 學妹搶男友玩3P

或許因為受傷太深,所以刻意封印那一段記憶。然而許多年後,好友小玉打電話告訴我,前男友和她離婚的消息。當下我心情如波濤浪起,不是生氣也不像小玉那樣幸災樂禍,而是覺得以前他們兩個背叛我、傷害我的事爆發後,那般的人性自私,全然以為我會默認容忍,對照如今他們的下場,顯得好荒謬!

宿舍穿太少遭排擠
多年前,他是我交往3年的男朋友,而她則是被排擠的學妹,在宿舍床位重分配時被我收留的室友。
大一新生的她住進宿舍後,下課回到寢室就脫得僅剩下內衣!如果關起門也就罷了,偏偏她又喜歡串門子,經常在走廊上就看到她就穿胸罩、內褲大剌剌地亂晃,旁人給她的勸導卻換來「我在家,都這樣啊。」
這樣的「白目」特立獨行,讓大家從孤立慢慢變成排擠她,後來寢室要重分配床位,她當然被落下。她在樓梯間孤伶伶,落漠垂淚神色,被路過的我看到,身為樓長的我收留了她。「姊姊,我們去逛街。」「姊姊,要去哪?帶我去唷。」她這麼緊跟著我。「除了穿著暴露、蠻黏人的以外,她也沒有太壞的缺點嘛。」就這樣連我跟男朋友約會也帶著她。
那時男朋友在學校附近租套房,有時我們留宿在那,她就睡床下。當男朋友想恩愛時,即使她已經睡著,害羞的我也不敢冒險。那時男朋友氣呼呼的,叫她「電燈泡」,被我罵後才改叫「小麻煩」。
大三下,我想搬出宿舍,她也跟著我搬,那天選定租處後,我們回男友住處慶祝。酒量差的我沒幾杯就醉了,隱約之間感覺好像有人推我、有人在叫。第二天我發現自己竟是裸身的,男友穿內褲睡中間,她則穿內衣睡在床另一側!
「難道昨晚有做嗎?瘋了!學妹就睡身邊……」當時我連忙著裝,對學妹只穿內衣就睡我男友身邊並沒有太在意,可能也是因為在寢室看習慣了,我單純的把那次當做是大家都喝醉了。之後暑假我和她還一起坐火車各自回南部老家,男朋友則留在台北打工。

煮麻油雞陪同墮胎
大四開學前,我特意提早回台北,陪她去墮胎,還煮麻油雞給她吃,本以為是她回家後交了男朋友、不小心的結果。但事情竟不是那樣!暑期留校的學長特意跑來告訴我:看到學妹和我男朋友在校園親密互動,而且好像就住在一起。
我不相信,他們怎麼可以這樣背叛我!我大吵大鬧找他們對質,才知道原來他們打算瞞住我。他們的姦情是在那次期末慶祝時,他先上了酒醉的我後,又情不自禁的她搞在一起。而暑假開始不久,她就回台北跟他同居,墮胎的種也是他的。
她說不會搶我位子,我的哭鬧換來男友大吼:「難道要我當無情無義的人嗎?」要我接受三角關係,但我不要!
情傷到深處,心冷極了,當做不認識他們。醜事在學校傳開了,他們兩個當然被說得很難聽,我則努力獨立不讓自己跌落深淵。
不被同學祝福的他們,終究還是分了。小玉說他們還各自找了徵信社,指控對方外遇。但這與我無關,我已跳出因果。現在的我,平淡中有溫暖的幸福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