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因性暴食症 常併有憂鬱或焦慮

短時間內暴飲暴食,又有高度罪惡感,用盡一切不正常方法避免體重增加,這便可能是「心因性暴食症」。萬芳醫院精神科主任沈武典表示,除了暴食後自我催吐外,還有患者不當使用瀉劑、利尿劑、灌腸或其他藥物,甚至禁食、過度運動樣樣都來;病人常併有憂鬱或焦慮症狀。

一名女秘書就是因為暴食而前往精神科就診。沈武典主任說,這名病患即使常用右手挖喉嚨去誘導嘔吐,身高166公分的她體重還是一直上升,由3年前48公斤升到60公斤;4個月前開始接受抗憂鬱劑治療,暴食行為慢慢控制下來,體重也逐漸下降到現在的54公斤。

沈武典表示,當病人重複發生食量過多及無法自我控制,並一再出現不當的補償行為來防止體重增加,發生頻率至少每星期2次,持續3個月;且在非厭食症狀態下對自己的體重、身材的評估有偏差時,便可診斷為「心因性暴食症」。

據統計,女性罹患心因性暴食症的可能性是男性的十倍,醫師表示,這類病人可服用廣譜型抗憂鬱劑改善。

【記者萬博超/台北報導】一名厭食症患者身高165公分,體重竟只剩25公斤!萬芳醫院精神科主任沈武典接獲這名體重不斷下滑,身體虛弱,但排除任何器質或身體疾病引發體重減輕的女性患者;病人亦無任何失智或精神病症狀,只覺得胃口不振、虛弱疲倦,嚴重影響日常生活。

這名患者最近1年來體重一直下降,由35公斤掉到25公斤,沈武典指出,就診後她與家庭醫學科醫師配合,排除其他身體性疾病,但患者常感情緒低落、幾無食慾、虛弱疲倦,必須休學養病。

經精神狀態檢查發現,病人沒有任何失智或精神病症狀,因此診斷為「心因性厭食症」。病人在醫師處方下開始服用抗憂鬱劑,每月1次門診追蹤治療,6個月後體重增加到29公斤。

沈武典主任說明,心因性厭食症病患在一段很長的時間內,飲食量極少;拒絕維持其年齡和身高所應有的最低正常體重,縱使過輕仍非常在意,害怕體重會增加或變胖;對自己的體重、身材的評估有偏差,低估體重過輕的嚴重性;有些女性患者,甚至產生無月經症。

沈醫師表示,部分抗憂鬱劑有食慾增加副作用,因此對心因性厭食症有些幫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