忙碌的空巢

那一年夏天的颱風特別多,從賽洛瑪、薇拉、愛美到黛納,每個颱風都給家園帶來豐沛的雨水和破壞。記得小時候問過爸爸一個問題:「為什麼颱風都用外國女人的名字?」「因為外國女人比較高大比較兇吧。」爸爸隨便亂說一個理由敷衍我,原來爸爸會娶媽媽是因為媽媽長得嬌小,不是颱風而是和煦的春風。
那一年我們家終於分配到一間中華宿舍,雖然建材很簡陋,至少有一個可以遮風避雨的地方,不過我們家五個孩子都已經各奔東西了,這是一個遲來空巢。兩個姊姊各自成家,其他三個孩子也都住在學校宿舍,56歲的媽媽開始進入她人生的空巢期,只不過她的空巢期還是依舊忙碌一刻不得閒,忙來忙去也都還是在忙五個孩子的事情。
天氣冷了。大女兒氣喘病發作就會從辦公室直接回到中華宿舍睡覺,媽媽去買中藥照顧她。缺水很多天了,媽媽就去市場買了一個大水桶送到二女兒家。我熬夜工作,媽媽怕我營養不良就堅持要我從醫學院下山去診所打兩針,遇到一個不會打針的護士,竟然能把我打到昏過去,只好又回到媽媽的中華宿舍休息過夜。
爸爸要去公保看病,媽媽在早晨六點就要搭公車衝去掛號,掛到第一號後就安心的坐在石階上看聊齋,這是晚上要說給爸爸聽的枕邊故事。三妹住的宿舍缺窗簾也是媽媽去選購一塊印著大花的洋布,請人用縫衣機縫上小圈圈。

記錄孩子戀家故事
小兒子失戀了忽然說想回家休息,媽媽去買了他最愛吃的豬腳壓壓驚。「孩子都太依賴我了,讓我的空巢期還是很忙。」媽媽在她民國66年的日記上這樣記錄著一個戀家的孩子們長大後的故事。
從媽媽當年的日記中又讀到這樣一段記載:「時值大雨傾盆,鄭小姐衣衫盡濕,我叫三妹找衣服給她換上。這位鄭小姐個頭不高可是看起來精明能幹世情練達沉著果敢,有女中丈夫的氣慨。」
這是我們家族歷史中重要的一頁,因為又有一個春風吹來了。鄭小姐後來成了媽媽的大媳婦,扮演了和她一樣的角色。

希望这次全部都能存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