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節不花錢 快樂灰飛煙滅

這輩子過過最慘的情人節,莫過於大學三年級時的情人節。
學生的特色就是窮,當時為了賺取約會的開銷,我在科學園區管理局打工,擔任某國外大學在台灣開辦的碩士學分班助教工讀生,負責影印講義跟點名等雜事,但一個月四千多塊的薪水實在不多,約會一切從簡是很正常的事。

謀殺荷包要覺悟
不過人不能太白目,平時約會簡簡單單也就是了,一遇到重要節日,男生最好還是有謀殺荷包的覺悟。那年情人節,我跟當時的女友騎著100cc.的小綿羊在新竹市區裡瞎晃,想找個有燭光的地方吃大餐,事先沒有規劃的我一直抱著「反正到時候只要肯花錢吃一頓大餐,就不會被埋怨」的心態,於是看到一間民歌西餐廳外表看來挺像回事,就拉著充滿期待的女友進去。
不料一進去,就聞到裡面都是臭臭的菸味,在台上彈吉他唱歌的歌手也不怎麼樣,不過這些都算了,一打開菜單,上面「情人節特餐」的價格從799元起跳,到兩千多塊錢不等。我很傻眼,這種大餐一點下去,我可以想見我這個月的日子可難捱。
「好貴喔……」女友皺眉,闔上菜單。
「嗯……」我呼吸困難。
「那我們還要吃嗎?」女友心疼地看著我。突然之間,我有種被解放的感覺。女友人真好,竟然這麼善解人意。
「我們換個地方好了。」我笑笑,鬆了一口氣。此時服務生走了過來,我安然起身交還菜單,拉著女友走出民歌西餐店。騎上機車尋找落腳的地方,女友始終一言不發。
「怎麼了?」我迎著風。
「沒事。」
「一定有事,到底怎麼了?」
「我說沒事。」
我又用力回頭問了好幾次,女友才終於吐露她的不滿。
原來剛剛女友說好貴,又問我是不是真的要吃,並不是一種體貼我、心疼我的表現,而是希望我可以不管這頓削人的大餐有多貴,都願意因為這是一個屬於情人的節日,而用力給它開下去。如果我當時豪氣地用手指按住菜單上的幾個圖片,她一定很開心。
知道了這點,我很委屈,也很激動。

被迫消費很寒愴
知識份子常常在批判的情人節成為「被迫消費節」的那種寒愴,我總算完全明白了。當時一股鼠蹊部被商人重重一踢的爆裂感衝上心頭,我騎著小機車在晚風中咆哮大吼,這聲嘶力竭的一吼,足足長達十幾秒。
本來我還以為當我這麼青天霹靂的大吼過後,女友會很心疼,沒想到經過一番沉默,女友還是希望我找個地方好好吃一頓。
我無奈地將機車停在路邊提款機前,而女友就站在旁邊看著。我將提款卡插進去,無意識輸入密碼,領了可以吃頓好料的鈔票出來,卻見女友冷冷地說:「你剛剛按的密碼,是不是以前你喜歡的女生的生日?」
我一愣,這下子情人節僅剩的一點快樂的可能,就這麼灰飛煙滅了……

好可怜的情人节…

我的情人節也是很可憐。。。

我的情人节,一个人过。但也很快乐~!

好可怜的情人节…

我曾经让我的女朋友过很惨的情人节,这一辈子,我绝不再让我的女朋友,或老婆过没钱的情人节等等!!

我答应我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