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愛女生

和朋友相約小聚,由於沒有自備我愛喝的高粱,只好混喝著不熟悉的紅、白酒,才幾杯下肚,話匣子一鬆,就說出了連自己都嚇一跳的話。
「只有兩性都扮演過的人,才能徹底了解兩性關係。」話一說完,在場有人不以為然,或者是不明白我的意思,立刻將話題帶往同性戀領域,我也懶得爭辯;回家後仔細搜尋一遍內心的真實感受,確定那句話並非醉話。

情詩贈雙胞胎妹妹
中學時讀女校,我每天被一堆仰慕者包圍,晚自習光看學妹的告白信就看不完;我也有喜歡對象,有對雙胞胎長得令人驚豔,我對妹妹特別著迷,常寫些情詩讚美她,而她卻回紙條勸我好好念書,就像我對待我的仰慕者一樣。
高中時隔壁班有位真正的tomboy對我展開追求,我其實很喜歡她,她像男生一般懂得保護我,卻不像男生那麼浮躁,她會安靜微笑著陪我逛夜市、溜冰刀、搭公車,乾乾淨淨令人很想親近,但我卻因為害怕自己變成同性戀而故意避開她。大學時許多老師同學都是同性戀,我司空見慣,但卻始終未跨越過同性的那道界線。有時我想,如果我身在澳洲,或是遇上特別誘人的對象,說不定也會忍不住越界。
阻止自己發生同性愛,只是因為我不想把生活搞複雜,對我來說友誼比性愛重要,我寧願擁有許多單純的好朋友,也不想因為一時歡愉把關係弄尷尬。不過與同性的微妙互動,卻使我更加理解男人的心態,只要換到他們的角度思考,更能明白女人該如何待人處事才最適切。如果大家都能試試回到人本的思考,不要只停留在男人或女人的單一領域,也許和異性溝通及相處會變得特別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