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要有活著的實感

繭子的老爹每天把喝的瓶裝牛奶紙蓋保存起來,已經好幾箱,他還擔心死後會被子女丟掉,甚至想立下遺囑,打算只發遺產給願意保管他的寶貝紙蓋的兒女,非常認真,為何要保存,他說:「這樣才有活著的實感!」活著的實感在哪裡能找到很難說,有些男人覺得跟女人做愛才有活著的實感,卻又說射完精後一片空虛!
看來要有活著的實感不大容易,月子說她去歐洲旅行,在古老街道可以感受到過去與現在的歷史連續性,湧出活著的實感,繭子說:「月子活著的實感未免太高級,我只要買東西就有活著的實感!」繭子把買的衣服的牌子、收據等都留著,浪費的罪證的確能讓人實感活著無誤;許多歐吉桑都說:「我只要每天喝到味噌湯,就有活著的實感!」吃東西最能實感活著,月子說:「像妳這種24小時都在叫餓的人,一定不曾懷疑自己是否活著!」是啊,像我神經這麼粗的人,只要吃大碗麵或只是把手貼在自己的心臟,就有活著的實感!

不斷做愛確認活著
鄉愁、懷舊也都是在追求活著的實感,日本有許多人把從小學起自己用過的書包、教科書保存得好好的,深怕忘懷自己走過的路;都會人太疏離了,常無法證明自己是存在的,好像是《駭客任務》(The Matrix)的世界般,許多日本人會打電話,問朋友說:「我是不是活著?」手機的通訊錄要填得滿滿的,才有活著的實感,覺得自己跟別人是連著的,世界不是只有自己一個人;我喜歡在深夜孤寂的世界打稿,但結果還是不時回到網路上尋求跟別人連接的感覺,這就是人的矛盾吧!
許多女人會想跟老情人、老同學等某種程度原本認識的男人上床,發生回收性愛的關係,是覺得不管有沒有男友,跟男人做愛本身,便會讓自己有活著的實感。食色性也,孔子說的就是這種活著的實感吧!也有許多男女真的覺得只有不斷做愛才有辦法確認自己是活著,或是活著本身的虛無與苦澀,實感與虛無原本就是一體兩面,山本說:「男人做愛時額頭會滴汗,那讓我有活著的實感!」或許是吧,現代人若不是在健身房內要流汗不容易,只有做愛會如生物般使盡全身的力量吧!

thank for sharing!

不斷做愛確認活著。。。
这句话很没有道理哦。。。
怪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