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成全女友和一个患绝症的男人

爱情发生在两男一女之间,但这并不是一个简单的三角恋爱。在给女友戴上订婚戒指后,他不战而败,输给了一个身患脑瘤的男人。他们被自己悲壮的爱情激动着,只为成全这个也许来日不多的男人。

三人行?看了这个标题,你一定会眉头皱皱,脱口而出:“哦,三角关系嘛!”那天我接听木森(化名)电话时,也是这种感觉。等我听他和前女友一起讲完了故事,才知道自己颇有些武断。现在,等你慢慢看完他们的故事,你也许会摇摇头,轻轻叹一声:爱情啊……

“狗尾巴草”撩动了我的心

木森瘦高瘦高的,戴着黑框近视眼镜,斯斯文文的,但讲话的语速却很快。当他讲起他和若葵的相识时,总会含情脉脉望着身边的若葵。

我和她是在网上认识的,那是2003年夏天。当“狗尾巴草”这个网名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我想起以前看过的一部电影里的情景:夕阳西下,大片的狗尾草在风中摇摆,带着太阳的金光……那是多么动人的景象啊!于是,我们开始聊天。

一年的时间就这样过去了,我提出见面,她同意了。约定当天,我等了她足足3个钟头,直到我意识到自己被耍了,才怏怏回到家中。

又在网上碰见“狗尾巴草”时,我本来打算狠狠骂她一顿的,但她说那天有很急的事情,没办法赴约,我一点都没怀疑她,还很关心地问她事情解决得怎么样。也许是被我的这份宽容打动了,去年12月初,我们终于见面了。

傍晚的天气已有寒意,看她傻傻地朝我笑,我牵着她的手,到附近夜市去吃东西,想让她暖和一点。

火车上,我邂逅了另一个他

眼前的若葵即使不用苛刻的标准来看,也说不上漂亮,很普通的一个女孩。不过她身上有一种慵懒的女人味。她说话慢吞吞的,不时亲昵地拍拍木森的肩,木森一副很享受的表情。

高中毕业后,我从北方一个小城只身来到武汉打工。和木森交往后,他很包容我,让我感到很温暖。

因为工作的烦恼,我想去南昌散散心。木森给我买了火车票,在火车上,我邂逅了洛书(化名)。

那天我选了一首老歌,用手机外放出来,闭目凝听。洛书正好坐我对面。一曲完毕,他朝我会心一笑,就这样我们认识了。

洛书文质彬彬,我们聊得很投机。他说他是上海人,父母都在中科院工作,目前他在武汉攻读博士学位,此次是去南昌参加学术活动。他还说我和他身边的女孩不一样,给人平和的感觉。

在南昌的日子里,我每天都和洛书互发短信,我们几乎到了无话不谈的地步,但是,关于木森的存在,我对洛书只字未提。在我看来,我和洛书只是精神层面的朋友,有些事不必告诉他。

虽不是一见钟情,但我的爱情之花还是开了

木森接过若葵的话。

若葵从南昌回来的那天早上,我去火车站接她,她的脸色很苍白,完全没有久别重逢的兴奋。我无法克制自己对她的怜爱,向她表白了。若葵没有明确表示什么。

有一次聊天,若葵跟我谈到她在火车上认识的朋友洛书。提起洛书,她眉飞色舞,甚至把他的短信也给我看了。这样的短信我看多了后,还真对那个没见过面的家伙产生了一丝嫉妒。

今年春节,若葵带我一起去看望了她的家人。二老对我非常满意。回武汉后,若葵对我的态度明显亲近了一些。我的爱情之花在乍暖还寒的二月开放了。

戴着他的订婚戒指,我接受了另一个他的求爱

若葵笑了笑,接过了木森的话。

父母都很喜欢木森,他们告诫我:能找到这么好的人踏踏实实过日子,已经很不错了。我和木森的关系有了很大的进展。我一直都想圆大学梦,春节后,木森便给我报了几个培训班,让我不要工作了,好好复习参加考试。

但我和洛书的联系还在继续。有一天,洛书突然告诉我,他患了脑瘤。我吓坏了,不断给他发短信,安慰他,鼓励他。木森都看在眼里,可他表现得那么宽容,他只是让我保持分寸,别让洛书误会。

2月25日,洛书打来电话,说他已经爱上了我。我顿时手足无措,问木森该怎么办,他用一贯的宽容,鼓励我面对自己的内心。

2月26日,我决定和木森去买订婚戒指。为了不刺激洛书,我隐瞒了订婚之事。他回上海老家去治疗之前,我们见了两次面。他把贴身带了20多年的护身符送给我。分手时,感觉就像生离死别。

3月7日,进手术室之前,洛书从上海给我打了电话。他说:“如果我能醒来,会第一个打电话给你;如果我醒不来了,我妈妈会找到你,我的五份保险中,有一份的受益人是你。”他还发短信说:“若若,你一定要收下,用那些钱,买一套房子在武汉住下,不要再像一片叶子到处飘了。”我抱着手机哭了一晚上。

此后几天,我疯狂打他手机,都是关机。到第7天,终于听到了他虚弱的声音,我像疯了般大叫一声,然后哭了。

我含泪对木森说:“对不起,我们分手吧!”

洛书的手术很成功,目前虽然脱离了危险。但是,他能支撑多久,谁也没有把握。不过,我已经做好了准备,在他有生的日子里,我会一直陪着他。

我的苦涩,她的幸福

当若葵说到这里,木森表情忧郁地将话接了过去。

在这样短的时间里,经历这么大的感情波折,真让我有些受不了。自从买了结婚戒指以后,我就发现若葵有些不对劲。果然,还不到半个月,她就后悔了。我不顾若葵的反对给洛书打了电话,洛书的父母知情后极力反对他和若葵交往,我的努力似乎奏效了,若葵也渐渐有了回头的意思。她给我买了一个袋鼠手机挂饰,送给我的时候说:“袋鼠是养老婆的,好好养自己的老婆吧。”她还说要换掉手机号码,把和洛书的过去都忘掉。

还没容我在这虚幻的幸福中享受片刻,昨夜洛书的一个电话,让我所有的努力付之东流。我默默地看着若葵坐在沙发上和他通话,他们一起描述未来的生活,足足有一个半小时!

不久,洛书就会回武汉了,所以,我决定离开这座我最喜欢的城市。

我跟若葵说,5年之内,如果她愿意,随时可以找我。

木森问我:“今晚同学们要给我送行,他们都觉得我疯了,你是不是也觉得我疯了?”

看着貌似恋人却又已经确定分手的木森与若葵,我不知道该说什么。

编辑手记

善意欺骗有时很残忍

若葵对洛书的感情,严格说来不是爱情,而是怜悯。当洛书接受这份感情时,他并不能享受到恋爱的喜悦。

无法得知若葵心意的洛书,现在沉醉在恋爱的幻觉中。一旦他们朝夕相处,洛书很快便能感知真相。在自己喜欢的人面前,再木讷的人,神经都会变得敏感千百倍,不管是否身患脑瘤。对方心里有没有自己,一个眼神,一个拥抱,便一清二楚。

若葵的心里装着木森,强颜欢笑和洛书探讨未来,其实是一种残忍的善意欺骗。虽然若葵和木森的动机看起来很悲壮,但等洛书察觉出若葵对他的怜悯时,洛书受的伤害会更大。

如果若葵打定主意,陪洛书走完余生,那么,请不要让自己与木森之间的情感牵绊伤害到洛书。洛书有自己的尊严,尽管在若葵和木森面前,他是爱情的弱者。若葵也不要让两个男人都对自己抱有幻想,洛书也许还有很漫长的人生路可以走,让木森为此等到四五十岁也是不现实的。

善良的出发点,不一定能得到皆大欢喜的结局。身处在两个男人之间的若葵,请一定把握好自己感情的方向和分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