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祖国-您的路在何方?

谁才是政客?为了自身利益播下仇恨、及造成社会的不平等及歪见。。。

这不是做贼喊贼,强词夺理?

是啊!都是即得利益分子。私心作怪!

领袖风范何在?社会责任何在?

华裔子弟,我们错过了几次改革的良机,机会再出现时请适当行使你的权利!

别期待有什么就是英雄政治家的搭救,改善不平等的社会,人人有责。

转贴:独立新闻在线
希山演词种族宗教为主轴
巫青团霸气凌人坚拒开放

■日期/Nov 14, 2006 ■时间/12:59:04 pm
■新闻/家国风云 ■作者/本刊林宏祥 :

【本刊林宏祥撰述】巫统青年团团长希山慕丁(Hishammuddin Hussein)在题为《Sang Saka Bangsa 精神》(Sang Saka Bangsa为巫统党旗新名称)的政策演词中,以种族和宗教为两大主轴,对“阿都拉时代的开放”所带来的媒体、言论自由深感不安,甚至强烈抗拒。

虽然淡化“马来人主权”(ketuanan Melayu)论,以“马来人议程”(Agenda Melayu)取而代之,然而这个自称“为马来人权益斗争”的政党青年团臂膀,并没有展现“开放”姿态,反而沿着过去一贯“以情绪的语言动员己身族群”的作风;巫统署理主席纳吉昨夜的“推动马来人思维”(Memacu Minda Melayu)的呼吁,即成空话。

明显的,巫青团长与回教党青年团团长的宗教论述与姿态并无差异。希山慕丁(左图)促阿都拉展现更坚决的态度,禁止“跨宗教理事会”(Inter-Faith Commission,简称IFC)的成立,与昨夜纳吉“指称跨宗教理事会将威胁国家的和平”的演词前呼后应。

希山慕丁甚至暗讽国阵青年团领袖想要成为“自己族群的英雄”,并道:“我们认得他们是谁、我们知道他们在何方、我们知道他们说了什么!”,并放话将确保“这些人在国阵里没有地位”,巫统凌人的霸气咄咄逼人。

阿都拉时代的“开放”

希山慕丁对阿都拉时代的“开放”深感不安,并声称在宗教、言论、媒体上,“某方看来虎视眈眈,想乘虚而入,挑战政府的容忍界限”。

纳吉昨晚在演词中呼吁:“切勿将我们的开明视为弱点”,有代表过后对媒体的诠释却是,看来有人已经利用我们的“开放”空间。倘若这个所谓的“开放”是在暗示阿都拉的弱势领导,又或“阿都拉时代的开放”成为接下来的辩论主轴,这场巫统大会也许在为阿都拉铺路,在接下来的施政上采取更强硬的手段。【点击:纳吉再次否认华人遭边缘化 政府20亿基金助土著增持产业】

另外,希山慕丁也将重点放在第九马来西亚计划,重提早前巫青副团长凯里(Khairy Jamaluddin)“疏漏”(ketirisan)的概念,并搬出凯里“2004年,马来人收入1对1.64的数据,理直气壮质疑道:“若我们要将这个比例提升到1对1.5,何错之有?”

希山慕丁在陈述“财富资源分配”时引述数据,显得他的“用心”。但是对于马来人的文化的传承,他虽口口声声要提升“马来文的地位”,却只字不提“数理科教学英化政策”对自己族群所带来的问题。

希山慕丁继续视“邻国新加坡”为敌人,因此他可以不提“印尼的烟霾”问题,却情绪激动地批评新加坡政府,并引述十月刊的《远东经济评论》(Far Eastern Economic Review),来说明“新加坡边缘化非华人”。

民主政治、肃贪政策并没有出现在希山慕丁的演词内,反映巫青团对阿都拉的“肃贪”不感兴趣。希山慕丁并没有施压要求更开放的空间,反而是诉求一种“自我保护”的封闭。

算了吧!我们华社不是好欺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