抛开威士忌产地的繁文缛节 以口味划分更简单

人们在喝酒时,常常津津乐道于酒的产地,因为对地理环境的依赖是农作物最大的特性。因而在品酒过程中,对不同地理环境的分析,往往是人们喝酒乐趣的构成因素。在那些通过酒的味道来推测产地的小游戏中,胜出者会获得相当的尊重。如果只会闷头喝酒,而不会对杯中物说上几句有见地的意见,会被嘲笑为“没文化”。不光葡萄酒如此,属烈酒范围的苏格兰威士忌,也因产地的不同,被大家公认为带有明显的差异。传统认为,鲜明的地形差异与气候特性,让苏格兰四大产区生产的单一麦芽威士忌,经常会拥有截然不同的风味表现,来自苏格兰南部、高地,西部和北部的威士忌或柔和清甜,或质感丰富,或辛辣或醇厚。

尽管这种说法一直持续了几个世纪,据《经济观察报》介绍,一本名为《威士忌的分类:凭口味选择单一麦芽威士忌》的书,则颠覆了这种传统。书名直截了当地表明:威士忌的分类应以口味来区分,让地理分布的说法见鬼去吧。这本书的作者是苏格兰圣安德鲁斯大学管理学院的荣誉研究员大卫·维沙博士,维沙博士在品尝了各种酒样、走访酿酒厂、查阅大量文献以后,对94家苏格兰酿酒厂生产的麦芽威士忌酒进行了一项大规模调查,将以前不同产地的单一麦芽威士忌山重水复的特征进行梳理,得到了12种的口味,即:

体味、香甜味、烟熏味、药味、烟草味、蜂蜜味、辛辣味、酒香味、坚果味、麦芽味、水果味、花草味

也就是说,不管哪里产的苏格兰威士忌,其味道都逃不脱这12种口味的变化,产地特征其实并不如口味特征明显。这是全球首次以口味对单一麦芽威士忌分类所做的研究,适用于区分苏格兰产的所有麦芽威士忌,尤其在麦卡伦(Macallan)、格兰菲迪(Glenfiddich)和格兰杰 (Glenmorangie)等品牌威士忌中,其合理性得到了充分的显示。

我们来看看,在此之前,单一麦芽威士忌的种类通常是怎样按照四大产区来划分的吧:

苏格兰高地(high land):由于该区范围广大,蒸馏厂分布零星,要想明确地归纳出高地区威士忌的共同特色,其实不易。如果要说,质地确实,口味甘烈,带有一些泥炭与盐味,可能是大部分高地型威士忌都有的特质。

低地区(low land):此区域缺乏高地区的强风吹拂与严峻地形及气候,制造出来的威士忌普遍带有柔和的植物芳香,此外特性并不是很明确。

艾来岛(Isle of Islay):艾来岛盛产泥炭,此区的威士忌普遍拥有非常重的烟熏程度,由于大部分的酒厂都紧邻海岸线,因此海盐咸味也是此区威士忌的特色。

斯佩塞(Speyside):斯佩塞的山坡地区遍布石楠,再加上丰富的水源及农产,制造出来的威士忌普遍带有比较丰富的果香与花香,以及些许的泥炭烟熏。

以上说法流传了几个世纪,并非凭空捏造,但相互交叉和矛盾的地方不少,比如以前常认为泥炭味是艾来岛的典型味道,没想到在斯佩塞也有,在高地也依稀可闻。这种交叉的地理特征普通人掌握起来很困难,其实并不利于威士忌文化的传播。与复杂的产区特征相比起来,倒是维沙博士的调查结果更加简明了,便于人们欣赏单一麦芽威士忌。

维沙博士是苏格兰威士忌的狂热爱好者。还在圣安德鲁斯大学数学系学习时,他就对麦芽威士忌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至今还在用计算机进行 “威士忌分析系统”的应用。由于维沙博士是首个以口味作为威士忌分类依据的人,该行业的权威作家查尔斯·麦克莱恩将其戏称为威士忌行业的“卡尔·里纳斯 ”(瑞典科学家,首创自然物种分类命名法)。

维沙博士的作用除了建立一种更加简明的威士忌分类方法,对惯于在酒桌上炫耀丰富知识的“酒精原教旨主义”分子是个小小的打击。其实维沙博士的理论说明了酒文化的一个现象:如果只有酒时,人们会创造出文化,如果文化太复杂,人们又会回到酒本身。
1.jpg

合口味就算啦,还要研究出产地啊!!!

引用第1楼tanck于2008-12-24 00:39发表的 :
合口味就算啦,还要研究出产地啊!!!

可能喝到口烂都可能找不到适合的酒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