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警促查三美涉滥用200万义款 前国大党员工:全家活在恐惧中!

报警促查三美涉滥用200万义款
前国大党员工:全家活在恐惧中!

一名国大党教育臂膀的前首席执行员,今日指控其前上司,即国大党主席三美威鲁,涉嫌滥用一笔总值200万令吉,计划用来充作斯里兰卡海啸难民的义款。

4584bf382293e4b250cfb525e6f8041a.jpg 现年38岁的智迪拉(P Chithirakala Vasu,左图)已在上周六,报警要求警方彻查此事。她今午被金马律警局传召,录取口供,揭露出更多内情。

她在报警后到国会召开记者会指出,时任工程部长的三美威鲁,是在去年2月期间把该笔款项,移交给国大党的慈善基金YPS。

智迪拉也是前YPS的前首席执行员,她声称,三美当时要求她把这笔款项,通过YPS存入定期存款户头中。

率先报警以防再遭诬赖

曾在国大党教育臂膀MIED首席执行员的智迪拉,在今年年初被国大党报警,指责她涉嫌滥权。

她表示,为免再遭三美诬赖,把所有罪名推在她的身上,她唯有针对YPS的200万令吉善款去向,率先报警以防万一。

她说,当她在1月2日离职时,该笔款项还在YPS的户头中,未移交给斯里兰看的海啸难民。

“在三美于去年把款项交给我时,我曾问他为何不把钱交给难民。他的回答是,难民在2004年的海啸后,已回复过往的生活,还有很多间屋子,所以不需要这些钱。”

指控三美派人跟踪窃听

智迪拉也指控,她近日来受到三美派人跟踪,甚至与警方通电时也遭窃听,令其生活受到极大困扰。

“三美可以做一切,他有钱这么做。不过,就让他去做吧!我没有什么好隐藏的。”

“他要看我去那里,要了解我跟谁讲话,要知道我说些什么,如果他有时间的话,就让他去做个够!”

不满警方采取双重标准

她也申诉,自从国大党报警指她滥权后,她的银行户口已全遭冻结,但警方却没有对三美采取相同的措施。

“为何他报警,我的银行户口就全被冻结?而我报警,警方是否敢对三美这么做?我不知道”

“就因为我们是一个小人物,就遇到这种遭遇。我现在向记者说这么多,可能还会因此被人带走。”

“现在我全家就活在恐惧中,没有人跟我一起。”

怀疑国大党封杀其新闻

智迪拉说,就连她上周六报警的新闻,也遭到媒体包括国家新闻社《马新社》的封杀。她怀疑这是出自国大党的指示。

3.jpg 针对三美(左图)日前抨击她为盗匪的说法,她反称,本身不会去评论三美的言论,“到底是谁没有品德,让人民去评论”。

“我认为人们已看了三美30年,他们可以决定到底谁没有品德。”

三美反指“绝望女人”

智迪拉是在去年12月遭国大党指控,涉嫌在发出亚洲医药、科学和工艺大学(AIMST)的维修合约时涉嫌滥权。她随后在今年初受促休假,以方便展开调查。

不过,智迪拉在上周六做出反击,报案要求警方调查国大党属下的YPS账目,以避免工程部的一笔义款遭到三美威鲁滥用。

对此,三美在昨日发表文告做出反击,形容这是一名遭到警方调查滥用属于印裔社会公款的“绝望女人”,所作出的报案。

“进步教育发展机构职员不曾犯下这么严重的失信案,她根本是一个盗匪,违反了任何的道德和良好的标准。”

才一单滥权~不只吧: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