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財黑狗弟

祥哥祥嫂是日行萬步的擁護者,每天只要吃過晚飯就是散步時間。因為兩人喜愛的散步路線不同,所以出發前還要先玩一次剪刀、石頭、布的。祥哥贏,就走熱鬧的夜市路線,祥嫂贏,就走僻靜的公園路線。

毛皮發亮雙眼有神
一個飄雨的夜晚,他們只好走騎樓多可以避雨的第三種無奈路線。沿路很多店都打烊了,空蕩蕩的騎樓只剩一間麵包店還開著,麵包店的走廊,有一隻頸間繫著紅皮繩全身毛皮發亮的小黑狗,兩眼炯炯有神的撲向祥嫂,愛狗的祥嫂立刻蹲在地上和牠玩了起來,一邊問著祥哥說:「怎麼辦?怎麼辦?」祥哥說:「什麼怎麼辦?牠是有人養的,被放出來尿尿而已。」祥嫂卻認為小狗看起來很飢餓,像是剛剛走丟的。祥嫂堅持要去便利商店買些狗食餵小黑狗,可是再回頭時已不見小黑狗的蹤影。
更巧的就在幾天後,祥哥祥嫂到山腳下拜訪朋友時,看到大門口一張尋狗啟事,祥哥大叫起來:「這不是麵包店前的那隻小黑狗嗎?舊的紅皮繩一模一樣,出生才三個月。」祥嫂當場抄了狗主人的電話,從那天起他們散步路線不再用猜拳了,原來的第三種無奈路線變成尋狗路線。祥哥祥嫂就挨著商家一路問下去,他們先從麵包店問起。為了表示誠意就先買一堆麵包藉著結帳問,麵包店的外勞聽到「little black dog」就搖頭說:「no little no black no dog」

吸引客人前往消費
麵包店隔壁有家標榜兩折出清存貨的服飾店,老闆娘也說她不曾看過小黑狗,趁機推銷三件的外套給祥哥,兩件毛衣給祥嫂。轉角有家客家魷魚羹,夫妻各吃兩碗後,才開口問小黑狗的事。一整個禮拜過去,祥哥祥嫂把整條街的商店都照顧了,可就是沒人看過小黑狗。
祥哥看著吃不完的麵包和衣櫃裡多出來的幾件衣服,還有其他在尋狗路線買回來的那些有的沒的,終於有所頓悟說:「不用找了,小黑狗不會出現了。小黑狗其實是那條商店街的招財黑狗弟,目的是吸引我們去那裡消費。目的達到了牠就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