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乞義山綠意盎然 委員會系統化管理


拿乞義山墳墓看來排列井然有序,環境明亮開陽,為前來掃墓的孝子賢孫提供方便。


拿乞義山四週已種上扁柏樹,為義山增添美化和綠意效果。


吳建庭指拿乞義山其中一座古墳,墓碑上注明立於光緒二十六年,即1900年,已有112年的歷史。


拿乞義山本身設有一總墳──“華族總墳”,拿乞列聖宮義山保管委員會委員會將無人認領的屍骨安葬在這總墳內。左起馮秀英、副主席丘鍚金、吳建庭及盧志榮。


委員會另設一新拿乞總墳,以繼續處理無人拜祭的孤墳,待“執金”工作展開後,這總墳的範圍將擴大。


拿乞列聖宮義山保管委員會委員會自購割草機及聘請工人天天割草,為拿乞義山打造綠意盎然的環境。


拿乞義山有多達10座姓氏及社團組織的總墳,這是其中一座馮氏總墳,立於1930年。

成立背景

礦家贈地安葬礦工

拿乞義山設立至今,相信已有160年的歷史;目前其中一座古墳墓碑上注明立於光緒二十六年,即1900年,顯示它存在了112年。

根據當地老前輩說,拿乞義山這塊地,最初是由一位礦家贈送,並由拿乞列聖宮成立義山保管委員會負責管理。

結合上百年前華裔祖宗南來移民的歷史,相信是礦工來到這裡謀生,死後沒有安葬之地屍骨外露荒野,一名好心的礦家於心不忍,於是購地好好安葬這些死後無法歸國的人。

地理位置

與花園住宅區為鄰

拿乞義山最初的面積是28英畝,原位於鄉鎮隱密處,隨著拿乞四週社區發展,義山逐漸立於拿乞中心,目前已和花園住宅區為鄰。

這義山的墳墓逐漸爆滿,委員會另外向霹靂州政府申請土地而獲批准,使到義山的總面積達到約34英畝。

義山設備

設有10姓氏社團總墳

●有一座福德祠,清明節孝子賢孫前來掃墓時,會先到福德祠祭拜大伯公,感謝大伯公庇祐義山安寧。

●設有涼亭供民眾祭祖後休息和開餐用途。

●拿乞義山本身設有一個總墳,名為“華族總墳”,委員會將無人認領的屍骨安葬在這總墳內。委員會近年增設另一個拿乞總墳,以便再處理無人拜祭的孤墳。

●拿乞義山有多達10個姓氏和社團組織的總墳,包括古岡州、赤溪公會、劉關張趙、惠州、胡氏、吳氏、陳氏、馮氏、嘉應州公會及東安,散佈在義山各處,每到春祭和秋祭,這義山顯得熱鬧。

義山環境

填土解決積水問題

拿乞義山地勢呈山坡狀,一些低洼地區存在積水問題,多年來委員會努力進行填土,花了數萬令吉填土後,讓義山告別“水淹墓地”問題。

此外,委員會也在義山做暗溝設備,以疏通排水。

義山四週已種上扁柏樹及美化植物,並由吳建庭親自修枝打理,待植物長高後,義山將出現如花園般的清新景象。

悉心照顧掃除陰森恐怖

座落在紅土坎大道旁的拿乞義山,經過約160年的歲月洗禮,在拿乞列聖宮義山保管委員會悉心照顧下,不但沒有老態,放眼望去一片綠油油景色,一改過去義山給人陰森的印象。

義山最費工夫的工作是清除雜草,拿乞義山迎合環保趨勢,從今年開始,棄用過去噴射除草劑方式,改用割草機除草,成為義山管理的一項改革。

委員會本身購買數架“飛機翼”割草機,另聘工人每天執行割草工作,使義山維持綠草如茵的怡人景色,也讓前來掃墓的孝子賢孫感覺更方便。

列聖宮盡責管理不鬆懈

拿乞列聖宮已創立了123年,該廟成立的義山保管委員會挑起管理義山使命擔子,一挑就挑了超過百年,也不知改選了多少屆理事會,但盡責去管理義山的理念一脈相傳,不曾鬆懈。

當屆委員會主席吳建庭表示,目前委員會注重規劃義山墓地、改善設備及美化環境工作。

他說,華人義山本是安葬親人的地方,委員會希望把義山得井井有條,讓民眾不畏懼進入或經過義山,並對先人抱有感恩之心,也是傳承華人慎終追遠美德的方式。

吳建庭:環境遼闊風水好

吳建庭表示,拿乞義山四週環境遼闊開陽,前方可見群山圍繞,讓人覺得風水很好,因此來自拿乞一帶如萬里望、紅坭山、孟加蘭及九洞等地居民多選擇在此購買墓地。

他說,委員會設立的墓地收費優惠鄰近地區居民,如來自拿乞、白麗沙花園和萬里望的居民,一塊雙位墓地收費2千令吉;其他地區的居民則是8千令吉,預訂的生基地則是1萬令吉。

他表示,委員會將出售墓地的費用,用在管理義山上,包括除草、美化和提昇排水設備等。

“拿乞義山每年耗費超過1萬5千令吉,單單每月付給工人的除草工資,便達到1千500令吉。”

馮秀英:清明節每車收10令吉

委員會署理主席馮秀英說,拿乞義山採用系統化管理方式提昇管理效率,如安排委員在清明節掃墓日子,駐守在義山入口,向每輛駛入的車子徵收10令吉管理費。

她說,以每輛車子10令吉計算,收費合理,因此民眾都合作繳交,有者甚至多給一些,感謝委員會長期打理其祖先的墳墓。

她表示,該義山本身有12個社團組織的總墳,往年這些總墳組織會自動樂捐給委員會,作為清理雜草費用。

“為了系統化管理,委員會今年開始向這些總墳徵收清理雜草費,並希望所有社團組織合作。”

盧志榮:噴射農業除草負擔重

委員會財政盧志榮表示,拿乞義山以往使用噴射農藥除草方式,整個義山的草變成枯黃,在烈日當空下常發生火燒枯草,放眼望去一片燒焦和死氣沈沈的景象。

他說,噴射農藥耗費昂貴,一次數千令吉,長期下來負擔沈重,因此委員會決定自購割草機聘請工人每天割草,這樣一來可維持義山綠意盎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