捨不得

女孩與男孩在同一公司工作,她比他遲半年入職。
最初,女孩没注意男孩,只感到彼此有距離感。
日子久了,兩人接觸漸多,女孩發現男孩的個性滿好,
最初的距離感只緣於陌生。
兩人漸漸熟稔,無所不談,雖然每次也是女孩主動向男孩打開話題。
緃管如此,女孩開心男孩會仔細聆聽詳細回應。
女孩樂於和男孩調笑,和他分享生活的瑣碎事,
因為男孩的回應總讓女孩期待亦不會讓女孩失望。
男孩的表情及說話挺有趣,對女孩也没有介心或防避。
女孩喜歡男孩,且深深明白兩人最多只可以是好朋友。
感情世界中,没有人是無知,兩人是否互相喜歡,
有心的那方會知道的。
男孩的存在令女孩感到不可多得,不能相見的日子,
女孩會思念男孩。
為了和男孩多相處多見面,女孩約會他。
約會有時有其他同事,也有一次單獨兩人的。
日子看似過得愉快,女孩也以為真的。

一個週末,半天的工作完了。
下班後,女孩跟男孩還有一女同事唱KTV,
整整半天,女孩無心工作,心裡有莫明的忐忑,
女孩知道這感覺和男孩有關的,可是她猜不透有什麼不妥。
在KTV裡,女孩逗男孩說笑,
聽到男孩說別間KTV的會員卡更漂亮,
女孩好奇要看,把卡拿到手後還淘氣的收起。
女孩歡愉得忘了些什麼。
直至各自要回家時,女孩感到不安了。
女孩示意男孩有話要跟他說,兩人走進了較寧靜的小街。
女孩問男孩如果她再約會他,他可會應邀。
男孩爽快回應會,女孩再問為什麼。
男孩笑笑的反問為什麼不會。
女孩直說不要應她約了。男孩笑問怎麼了。
女孩說不出話來。看男孩微笑的臉,女孩不知該怎麼說。
我不能啊!難以開口怎辦,女孩心急了。
女孩唯有請求男孩不要望她,不然她開不了口。
然後兩人並肩站,
女孩沉重的心情,男孩絲毫不覺,女孩傷心。
終於她開口了:我知道我們最多只是朋友,
我一直以為能當你的朋友滿好的,你人品真的不錯,
可是我太任性也自私,没控制自己別對你想太多,
我竟然可以晚上下班後不回家陪你加班,
又在你工作時出其不意地打擾你,甚至…不怕害羞的約會你。
女孩從褲袋中拿出男孩被她收起的卡遞向他,
女孩心想這一定是最後一次跟男孩胡鬧了。
女孩低頭說:不會有下次的,對不起。
完了,真的完了,女孩終於中斷和男孩的友好。
女孩轉身走向大街,不顧別人目光及耳語,
橫衝直撞走,撞向路人也被路人碰到,
直至累了,才轉入小路停下來。
女孩哭不出來,也許她還不知自己失去了什麼。

回家的車程上,女孩反覆想"甚至不怕害羞的約會你"。
對,從來只是女孩走近男孩身邊說笑,
雖然男孩永遠是細心聽女孩的話、笑跟她說話、
耐心看女孩向他展示喜愛的小飾物…
兩人相見總是愉快的,令女孩期待的。
但從來只有她在意他,男孩没主動關心過女孩。
這是對女孩最致命的傷害,因此女孩要放棄男孩。
女孩覺得一切應該完了,他們不能再當朋友。
她要走出他的影子。
女孩難過流淚了,她決堤的哭了。

過了兩天,女孩要和男孩碰面了。
早上回到辦公室,男孩不在。
男孩偶爾要外出工作,女孩没猜想其他。
女孩兩天没睡穩,神經不足達到前所未有的程度。
整天早上,她對外間的聲音只是模糊地似懂非懂的回應了。
到了接近中午,同事和老板致電男孩均找不著。
女孩害怕了,發生什麼事了。害怕讓女孩想哭,但她不能。
女孩暗自急,欲強裝鎮定。
整個辦公室只有女孩心虛的胡想,但她不能告訴別人,只能自己承受。
失神的坐工作,差點被自己弄傷。
不足睡眠和繃緊的心情,女孩幾乎昏倒,
她只能躲在廁所讓自己冷靜下來。
我對他說什麼了,他無辜的,不該受氣啊。
女孩失控大哭了。

中午時份,男孩回到辦公室,
他向女孩微笑打招呼了,女孩没放心下來反倒有一種若有所失的感覺。
半天的時間,女孩和男孩没半句說話,没半點眼神交流。
兩人稔熟以後,相處從没如此平靜。
那天她不是下定決心不黏著他了,不要再在乎他的嗎?
眼前的景況該是女孩要的,但她不快樂。
女孩不時偷望男孩,故意在他身旁經過,
期望男生的注視,望一眼也好。
女孩心痛兩人形同陌路。她以後也要被他當透明嗎?
以前男友另結新歡,女孩縱使心碎,
但也可以不回頭的立即放手。
這次她竟然後悔了,女孩苦惱這該是她要的選擇啊!
但她可以怎麼辦了,她忍不過去了!
女孩不動聲色的經過男孩的辦公桌貼上紙條:
對不起,是我無風起浪,讓自己難過了,
卻對你發神經,對不起。
男孩没反應,他真是不理我了嗎,我不要啊,女孩想難過了。
等了個多小時,女孩終於因工作要和男孩說話了,
男孩微笑望向女孩,兩人的對話如從前般輕鬆。
女孩没好過一點,她輕聲向男孩道歉了,男孩笑說她傻。
第二天晚上,其他同事均下班了。
女孩坐在男孩身旁認真的問,那天她走了,路人可有對他投以怪異目光。
男孩回答没有,女孩疑惑:真的嗎!還是你没注意吧!
男孩笑答:可能吧!我一向不在乎不關事的人的目光。
女孩不減內疚:氣我嗎?
男孩從容回答没有。
女孩不放心:真的嗎?
為什麼要氣你?男孩依然不解笑問。
女孩知道男孩可能不要她難過,或要告訴她她對他不重要。
其實那天女孩雖不敢望男孩說話,但她有偷看他的。
男孩當時不知所惜的神情,幾乎讓女孩不能說下去。
那晚兩人在鬧笑中度過,兩人的友誼重燃。
看男孩眼神洩露孩子氣,女孩偷偷下定不要讓他難堪的決定。
以後有什麼不妥,不能讓男孩知道。
女孩心痛男孩無辜,但誰要關心女孩了?
那天女孩走了,男孩真的不曾擔心過她嗎?

觉得自己就是那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