擇日店號新生兒取名幫手 檳金吊桶寓代代傳

老檳城有這麼一間相命館,相士在樓上深居簡出,前來算命的人見不到他的廬山真面目,只是把八字投入一個金色的桶子裡,由一名書僮吊上樓,過後相士把批命的結果吊下樓。

這便是中國海內外鼎鼎大名的金吊桶相命館,為以八字批命的流派。除了檳城,新加坡和香港亦曾經出現過金吊桶相命館。

檳城的金吊桶已傳到第3代,第一代為廣東省惠州人蔡明時,第二代傳人是蔡瑞傳,第3代為蔡瑞傳的姪兒蔡喜標。

蔡喜標已把金吊桶束之高閣,他沒有為人批命,只是以他的所學為人擇日,和為新生兒取名。

易名為金吊桶大日館

今日的金吊桶寓,已易名為金吊桶大日館,它仍在熱鬧的車水路,許多人為了入新屋、新店開張、為店號取名,或為孩子改名而上門。

由於金吊桶是一個亮晶晶的金字招牌,為了避免別人冒用,蔡喜標特別為金吊桶之名註冊商標。這個行業擁有註冊商標者,它是絕無僅有的一個。

懂得看通書又會編寫
金吊桶行業歷久不衰

為何金吊桶即使不再為人批命,仍然能夠歷久不衰,金吊桶寓天天顧客盈門?文盲越來越少,喜歡命理的人,翻一翻通書便能夠選一個良辰吉日,何須金吊桶?

其中的道理,是懂得看通書未必懂得編寫通書,如果最新的通書尚未出版,就失去了參考的根據。

“怕輸”的香港人稱通書為通勝。本庚寅年的香港通勝於去年9月才出版,如果要提前擇日結婚,以便早日到餐館訂酒席,想要自己看通書擇日就行不通了。

以八字批命的金吊桶傳人,在最新的通書出版之前,早已自己編寫了最新的通書。任何人上門,翻開自編的通書便可以侃侃而談。

常在祖父身旁“偷師”
蔡喜標喜獲祖父傳衣缽

檳城金吊桶祖師蔡明時於1926年到檳城時,起初當教師,兩年後正式創立金吊桶相命館,地點是現址同排的角頭間。

目前的金吊桶傳人蔡喜標自小耳濡目染,對命理充滿興趣,經常在祖父為人批命時在一旁“偷師”。祖父看他興趣濃厚,終於決定把金吊桶之學傳授予他。

由於平時跟隨祖父已有一定的基礎,學起來得心應手。過後,當他的伯父蔡瑞傳不在時,他遂成為檳城金吊桶的第3代傳人,繼續服務檳城的民眾。

組送嫁娘隊到處服務

除了為人擇日,人們也喜歡找金吊桶為新生兒取名。華人相信金木水火土五行的相生相剋,和生肖相沖之說。一些新生兒經常哭鬧不停,需要金吊桶查花根,解釋各種禁忌的問題。

人們談婚論嫁,便找金吊桶擇日。蔡喜標的姐姐蔡莉莎遂在金吊桶大日館成立了送嫁娘服務隊,共有12名各籍貫送嫁娘,協助傳統婚禮儀式。

他們的送嫁娘服務不局限在檳城,外州的服務照接。曾經有人要他們到浮羅交怡,承接的送嫁娘享受到乘飛機的優待。

你知道嗎?

金吊桶源於乾隆微服算命

金吊桶源於古老的中國京城。據說,清朝乾隆皇一次微服出遊,來到京城的一條老胡同,發現一名坐高樓吊木桶批命的清高相士,一時興起把八字投入相士的木桶之中。

樓上的相士接獲乾隆皇的八字,急忙下樓跪倒在地拜見皇上。乾隆皇龍顏大悅,御賜一座相命樓,和一個漆金的金吊桶給他。

自此之後,金吊桶相士名聲大躁,不但慕名前來相命的人絡繹不絕,還有許多人拜師學藝。
1.jpg
2.jpg
3.jpg
4.jpg
5.jpg
6.jpg
7.jpg
8.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