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权好坏有无客观标准?

政权的好与坏有没有客观标准?政治学者黄进发和政治评论人唐南发又有一番争论。

黄进发昨晚在《独立新闻在线》和隆雪华堂民权委员会联合主办的“霹雳变天:谈民主转型危机”的讲座会上,即席作了一个民调。他先问,谁认为霹雳州变天侵犯了民主,在场逾八成听众都举手,可是问道谁认为国阵掌权的森美兰州政权以同一剧本变天,践踏了民主,举手的听众只有区区三成。

因此,他说,变天一事“幸亏发生在霹雳州”,因为如果变天的是国阵掌权的森美兰州,那么恐怕现在痛心的群众,将心里暗喜,且暗骂“巫统该死”,以及赞扬跳槽的议员“投向光明”,到了民联掌权的霹雳变天时,我们就无法以民主的价值判断批评巫统篡夺政权的行为。他说:“我们会失去所有正当性。”

如果你回应,“森美兰的是个烂政权,霹雳州的是一个好政权”,黄进发会说:“好与坏有一个客观的标准吗?没有。”

他说:“你看过一个坏人跟你说,我就是坏人,我就是天下最大的坏人吗?没有,就像喝醉的人不会承认他喝醉一样,没有一个政客会承认他是被收买的。每个人都有伟大的理想,纳沙鲁丁跳槽的时候也没有跟你说,我等着一个州行政议员的位子,他会跟你说,我跳槽是因为我要支持安华的改革,我相信安华的新政策。”

他进一步指出,就连当年拉拢沙巴州议员跳槽到国阵的安华,也在演说时宣称自己当年没有收买议员,如果我们能接受安华这番论述,我们有什么资格说纳吉的做法是错的?

民主是“自作自受”

黄进发说,虽说有的巫统人士“弃暗投明”,可是“你可以把一个人从乡下带出来,可是要把他乡巴佬的本性拿掉并不容易”,就算巫统人士已经退党,可是他身上可能还带着巫统的本质。

他认为,巫统的问题也是我们的问题,我们的问题在于没有一套规范,而民主转型该从建立规范开始。他随之剖析,在国家有大议题时,选民皆“选党不选人”,当中选议员表示要“弃暗投明”时,我们怎能得知其选民是否也想要“弃暗投明”?

他直问:“如果你的选民选择黑暗,你有资格逼他们走向光明吗?没有。”

他说,民主的用意并非区分善恶,而是在政治上让我们“成为成人”,即“为自己做决定,为自己负责”,换言之,“自作自受”。如果选民要接受贪污,那是选民的选择,我们可以尝试说服他放弃,可是不可以把良好的价值强加在他身上。

他说:“你要区分,选民到底是老板还是猪仔,猪仔是给人卖的,没有办法做决定。跳槽的问题在于,你不让选民做决定。”

唐南发:好坏有客观标准

可是,唐南发认为,好坏善恶是有客观标准的。他也在讲座会现场即席作了一个民调,他问在座听众,“《内安法令》是好是坏”,全场皆认为《内安法令》是坏的,只有一个人唱反调;问道“你认为用马来主权捞取政治选票是好是坏”,结果全场一面倒认为是坏的。

因此他说:“有的东西是你赤裸裸看得到的。”

他指向纳吉的图像:“我并非污蔑他作为一个人,而是他所拥有的权力,他这些年来所作所为,他将来可能所做的,他做在我朋友身上的事情,我觉得我们没有办法再容忍。”

他表示,巫统在308大选丧失五州议席之后,不择手段夺回政权,包括用不正当的手段对付雪兰莪州行政议员黄洁冰,人民正因巫统没有意愿改革,因而才想要打倒巫统。他说:“我们要如何尊重巫统的正当性?我没有办法尊重,我真的没有办法。”

同意通过议员跳槽换政府的他且说:“我们需要学习在哪里斩线,在非常时期,要用非常的手段。”

黄进发回应时,以刘镇东提出的民调结果为例指出,华人和马来人的想法有一定的落差,同样的一个问题,“你认为用马来主权捞取政治选票是好是坏”,抛向马来群众,可能他们都会说“好”,民主该是“跟讨厌的人共存”,并非单凭正义感就能做到这一点。

他说:“纳吉反民主是确定的,不确定的是如何应对,还是我们要无所不为。什么是务实,什么是权谋,不起诉苏丹是务实,可是你一直顺应苏丹,企盼他的宠爱,就是权谋。”

他最后抛下一句:“民主化的出路不是修辞学,而是政治社会学。”

国人应接受不稳定性

唐南发在讲座会上重申,他可以接受的变天的途径,是在议会里通过不信任动议,或是在安华通过议会取得政权以后,民众施压他解散议会重新选举。他说:“你怎样跑到尼查的官邸声援尼查、给国阵压力,将来如果安华没有兑现他的选举承诺时,你也要这样去对付他!”

他指出,人民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在“916变天计划”期间,曾尝试遵循程序,致函首相要求召开国会,以提呈不信任动议,可是“阿都拉当然不要”。他说:“这就像让火鸡投票选择要圣诞节,这是不可能的事情。他尝试走各种途径,可是巫统就是不掉入你这个陷阱。”

他认为,跳槽是应该被允许的,马来西亚人该学习接受因跳槽而起的不稳定政局,因为这种不确定性是民主选举的结果;台湾人天天被各种政治新闻轰炸,肯定觉得烦不胜烦,可是要让他们回到以前专制的时代,他们肯定说不,意大利和日本,政权更迭的情况更是司空见惯,可是,它们都没有因而制定《反跳槽法令》。

“许月凤要跳槽让她跳,纳沙鲁丁要跳回去,让他跳,但是至少你要把整套戏(在议会发动不信任投票)做完,你连这个都不做的话,你根本就是在强暴民意。”

“你说跳槽不道德,那么如果说真的有一天,议员真的非常不满意执政党的领袖,而他眼看下一届大选一定完蛋,而选择跳槽明志,你觉得这个可能吗?”

我国变泰国,怎么办?

唐南发表示,当年撒切尔夫人在执政十年后莫名其妙下台,正因为其独裁作风引起党内的不满,以致保守党议员逐个跳到自由民主党和工党,任内五、六个素质好的国会议员都选择跳槽,最终促使党内人士把她拉下马。

他认为,我们该学会应对政治的不确定性,待下届大选才来教训跳槽的人,没有必要制定《反跳槽法令》,也没有必要把所有跳槽的人都认定是遭收买的。

无论如何,黄进解释,其他国家没有制定《反跳槽法令》,原因是它们有健全的政党体系;在两党立场互异、支持者对半的情况下,跳槽是较少见的;政党体系不健全的我国,还需仰赖法律禁止跳槽的议员,直接把议席带入新的政党,剥夺了人民表态的权利。

他认为,较之意大利和日本,我国的情况较接近泰国。如果我国出现泰国的情况,一群人拉倒了一个政权之后,另一群人又来拉倒另一个政权,国家将终无宁日。

他说,“剃人头者,人亦剃其头”,如果我们没有设定规范,那么我们的心态就是亡命之徒,我们该相信,转型是有未来的,而非赌一次,就完了。

黄进发说,虽说有的巫统人士“弃暗投明”,可是“你可以把一个人从乡下带出来,可是要把他乡巴佬的本性拿掉并不容易”,就算巫统人士已经退党,可是他身上可能还带着巫统的本质。

good~

引用第1楼bobololo于2009-02-21 01:44发表的 :
黄进发说,虽说有的巫统人士“弃暗投明”,可是“你可以把一个人从乡下带出来,可是要把他乡巴佬的本性拿掉并不容易”,就算巫统人士已经退党,可是他身上可能还带着巫统的本质。

good~

公正党用这一招成功成为国内最多议席的反对党,但所冒的风险也是最大。。。

引用第2楼john790515于2009-02-21 20:06发表的 :

公正党用这一招成功成为国内最多议席的反对党,但所冒的风险也是最大。。。

少许赛选也有吧。

不过公正党里面的确有不少害群之马,都是为了$$,而在国阵没有好处而跳去公正党。
而公正党急着增加党员人数,巩固自己的实力。
老实说,公证党的未来在我的眼内,不明朗化。

引用第3楼bobololo于2009-02-22 00:24发表的 :

少许赛选也有吧。

不过公正党里面的确有不少害群之马,都是为了$$,而在国阵没有好处而跳去公正党。
而公正党急着增加党员人数,巩固自己的实力。

至少,现在安华已经取代林吉祥,成为反对党的领袖了。。。

引用第4楼john790515于2009-02-22 00:28发表的 :

至少,现在安华已经取代林吉祥,成为反对党的领袖了。。。

哈哈,无所谓。
其实领袖根挂名没有什么差别。
领袖不能主张代表全体人员发表任何事情。
即使发表了,都是自己的言论而以。
其他人员可以出面否认自己的立场。

就如首相大臣,谁当又如何?
会议最后还不是需要2/3议员通过,还有议长。

引用第5楼bobololo于2009-02-22 00:37发表的 :

哈哈,无所谓。
其实领袖根挂名没有什么差别。
领袖不能主张代表全体人员发表任何事情。
即使发表了,都是自己的言论而以。
其他人员可以出面否认自己的立场。

就如首相大臣,谁当又如何?
会议最后还不是需要2/3议员通过,还有议长。

在政治利益下,有多少人真的肯出面否认一个领导人的立场呢?

你能干,但与我立场不同,我是你的领导人,我有权把你从一直守着的安全区调去攻打危险区,赢了是我眼光独到,输了是你实力不够强,你被逼从打好了基础的地区调去另一个地方当拓荒牛,你甘愿吗?十年八年后,看到你好像还不服气,又把你调走,逼你退出,有本事的你就跳槽咯。。。

引用第6楼john790515于2009-02-22 14:53发表的 :

在政治利益下,有多少人真的肯出面否认一个领导人的立场呢?

你能干,但与我立场不同,我是你的领导人,我有权把你从一直守着的安全区调去攻打危险区,赢了是我眼光独到,输了是你实力不够强,你被逼从打好了基础的地区调去另一个地方当拓荒牛,你甘愿吗?十年八年后,看到你好像还不服气,又把你调走,逼你退出,有本事的你就跳槽咯。。。

所以需要政变:P:P
你也赞成吧?

只有政变,从新开始,才能够改变目前的情况。
打造一个对事不对人,即使老大的决定是错误的,也必须纠正他。
这样,非常好吧?

如此一来,每个人民都非常理智思考事情,不会被蒙蔽。

引用第7楼bobololo于2009-02-23 02:23发表的 :

所以需要政变:P:P
你也赞成吧?

只有政变,从新开始,才能够改变目前的情况。
打造一个对事不对人,即使老大的决定是错误的,也必须纠正他。
这样,非常好吧?

如此一来,每个人民都非常理智思考事情,不会被蒙蔽。

我不反对换人做,但看到那些政客的面具和手段,我又不舒服了。。。

引用第8楼john790515于2009-02-24 00:19发表的 :

我不反对换人做,但看到那些政客的面具和手段,我又不舒服了。。。

又是你说的,政客本事如此。

没有谁是好,只有比较好-.-
除非现在的我是政客,就不会如此了:P
可是现在的我,只有被排除~哈哈~

引用第9楼bobololo于2009-02-24 00:23发表的 :

又是你说的,政客本事如此。

没有谁是好,只有比较好-.-
除非现在的我是政客,就不会如此了:P
可是现在的我,只有被排除~哈哈~

与政客之间的关系,还是在互相利用的阶段吧。。。

等着你参加竞选。。。

引用第10楼john790515于2009-02-24 23:46发表的 :

与政客之间的关系,还是在互相利用的阶段吧。。。

等着你参加竞选。。。

不可能,参加了,我会变黑@@